【高云的云天外】我和犹太人珍娜不得不说的故事之三

昨天黄昏,从海里游泳回来的路上,海边离她家,穿过海岸线的铁路地下通道,穿过一家私立医院,过一条马路就是,不过300米。我说,走走,我们去偷无花果!她欢呼雀跃,我们沿着山坡,走到城堡酒店的对面,有一块山间盆地,戛纳市租给愿意种一小块地的市民,每家几平米,纯粹是过家家的游戏,那么小的一块地,被种上了各种蔬菜,最多的是西红柿四季豆,地边有两棵无花果树,熟透的无花果掉在地上无人捡。

特朗普继续锁定选民芳心,美国中期选举的另一种解读

018年11月6日美国中期选举结果。打开美国政治力量彩色对比图 :特朗普的枫(疯)叶红于二月花。如今风尘喧嚣已去,不妨写下几行貌似冷静的思辩之言。政治上的峰回路转是一条永恒的规律。法国谚语曰 :我们绝不能侮辱未来(il ne faut pas insulter l'avenir)。

刘学伟法广(FRI)音频:美国中期选举,什么故事?怎么解读?

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投票活动已经落下帷幕。这次选举由于总统特朗普本人的全力投入,更由于特朗普上台两年来在美国舆论中引发的种种争议与对立,而呈现出比以往历次中期选举都更广泛的选民动员和舆论关注。从目前的检票结果来看,共和党守住了在国会参议院的多数地位,而民主党则得以夺回了在众议院的多数控制权,在435个议席中赢得了229席。如何解读这次选举结果?他对特朗普后两年任期有何影响?美国对华政策是否会在选举之后出现适当调整?法国历史学博士刘学伟先生向我们谈了他的看法。

【智子的星空】 梦幻时空隧道 - 巴黎拱廊街

巴黎,是一座神秘的迷宫,在你不经意的时候,它会給你一份惊喜,让你心甘情愿地为它迷失自己。巴黎,有一个秘密的时间隧道,连接着过去和现在,带你走入19世纪世界摩登之都 - 巴黎,它, 就是巴黎拱廊街。

美国中期选举,风在往哪边吹?

美国的中期选举将于11月6日举行。今年中期选举的最大看点,当然是聚焦在特朗普身上,他的一举一动都是头条新闻。影响中期选举选情的最大因素,当然是特朗普这两年来执政的政绩。必须客观地说,至少对美国国内而言,他的两年执政有成绩,起码比两年前民主党预期的好太多。

为什么不谈谈死亡?

每年这个季节,我都会翻出这篇旧文章,仔细再读一遍,看当年的想法有无改变?看今日又长一岁,对生死的观念是否又进一步。 巴黎的墓地很安静祥和,一点儿也不阴森凄凉,尤其在温暖的阳光下。有人给花浇水,有人坐在长椅上沉思或阅读, 也有人安静地抹眼泪。墓碑上的美丽雕塑静静地守护着那些寂静的灵魂。这些人有运气在巴黎这一风水宝地安歇, 倒也是一种欣慰。

【高彬的译园 - 古诗法译】【唐】李白 早发白帝城

李白(701年-762年),字太白,号青莲居士,唐朝浪漫主义诗人,被后人誉为“诗仙”。祖籍陇西成纪(待考),出生于西域碎叶城,4岁再随父迁至剑南道绵州。李白存世诗文千余篇,有《李太白集》传世。762年病逝,享年61岁。其墓在今安徽当涂,四川江油、湖北安陆有纪念馆。朝辞白帝彩云间, 千里江陵一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 轻舟已过万重山。

【巴黎燕的世界】深秋里的蒙马特高地

王安石的秋天是“空庭得秋长漫漫,寒露入暮愁衣单。” 没有其他诗人记录的肃杀悲凉之气,但也是有点不经意的秋凉和秋愁了:怕着凉要去找棉袄或毛衣了(不知那时有没有?) 我们则沿着教堂前的丘陵缓坡,随着高度,在眼前不同的风景中,到达教堂前,也就是踏上了据称有130米高的山丘:蒙马特高地。 1886至1888年,带着同样的梦想,凡高曾来到蒙马特高地,但是,巴黎没有看到他,除了弟弟提奥,没有人关注他,他要等到20多年后,世界才向他投注眼光,名誉金钱蜂拥而至,但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