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的絮语】顺着日落的方向走 - 生活在法国的苗族人

有一道风景,叫它乡的美丽; 有一种情结,叫故乡的思念; 还有一种等待,叫遥遥无期..... 顺着日落的方向走 - 生活在法国的苗族人 : 呜呼呜呼呼……纠内九挂啊滩吾, 昂首几加八昂图,昂闹相蒙八几午, 欧侯欧侯侯…… 纠虐久挂阿从苟, 昂首几猛八吉柔,昂闹相蒙八几篓

看懂法国黄马甲社会风暴:十问十答

看懂法国黄马甲社会风暴:十问十答 / 第一问 :关于黄马甲的新闻报道和专题评论铺天盖地,观点大相径庭,如何鉴别真伪?/第二问 :黄马甲(Gilets jaunes )是什么东西?/第三问 :黄马甲运动的深层政治背景是什么?/第四问 :黄马甲运动为何一夜之间风起云涌?/第五问 :香谢丽舍大街游行时发生的打砸抢是史无前例吗? 对于已经数次出现暴力的游行,政府没有权力不予批准吗? 法兰西的光芒由此褪色了吗?/ 第六问 :黄马甲运动有组织吗?黄马甲为什么不与工会和党派联合来产生更大的影响?黄马甲的诉愿合理吗?

【巴黎燕的世界】 我在法国学校教中文 :飞翔的爱也要有航道

钢琴就是遵循了严格的节奏,乐理规则,才能弹奏美妙的乐曲,飞机在浩瀚的天空平稳运行,没有和其他飞机相撞或跌或地面,就是因为飞行员在规定的航线上规则飞行。 即使是我们的孩子,也要去尊重他们,而不是代替他们的选择。他们不是我们身体的一部分,而是有自己的情感,意志,权力,乃至属于他们自己的身体感知,是有独立人格的个体。有了健康的界限里,无论是亲情还是友谊,才能有真正的亲密,才能让爱的翅膀在健康的航道上飞得更远。

法前总统奥朗德重返政坛?一场回到未来的好梦难圆!

“ 我将返回政坛”(Je vais revenir),这是法国前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 俗称荷兰豆)在2018年11月9 - 11日在布里夫市图书展(Foire du livre de Brive)上宣佈的。 曾几何时,与其他被迫离开政坛的政客一样,奥朗德手拍胸堂,信誓旦旦 :远离政治舞台, 过点清静的生活。 君不知,在法国,那些业已执掌治国大权,而政绩平平者皆被认是has-been (过时者)。

【思慧的色彩】柏拉图式的爱魂 不朽的雕塑家飞若沙

“雕塑是人类文明的骨石,一切都会销声匿迹,但雕塑却是永恒的;如果说建筑是应用艺术,那雕塑则是纯艺术;如果说房屋是为了人类居住,那雕塑则为了人类本身。文明的骨石是不会死亡的。” 法国当代雕塑大师飞若沙曾这样畅言。

山不转水转,女政治家罗娅尔跃跃欲试,欲东山再起

塞格伦娜·罗娅尔(Ségolène Royal),一位法国政坛上的曾经的超级明星,社会党出身的曾经的左翼希望之星,法国政治史首位进入第二轮总统大选的巾帼英雄。步履蹒跚走沙漠,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高云的云天外】我和犹太人珍娜不得不说的故事之三

昨天黄昏,从海里游泳回来的路上,海边离她家,穿过海岸线的铁路地下通道,穿过一家私立医院,过一条马路就是,不过300米。我说,走走,我们去偷无花果!她欢呼雀跃,我们沿着山坡,走到城堡酒店的对面,有一块山间盆地,戛纳市租给愿意种一小块地的市民,每家几平米,纯粹是过家家的游戏,那么小的一块地,被种上了各种蔬菜,最多的是西红柿四季豆,地边有两棵无花果树,熟透的无花果掉在地上无人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