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学伟《人工智能会毁掉西方的橄榄形社会吗》一文楔子与尾声:费米悖论和大过滤理论/数据主义概述

楔子:费米悖论和大过滤理论

“”费米悖论的基本含义是:宇宙中有无数银河系,每一个银河系都有数以万亿计的恒星系行星系。我们的地球在我们的银河系中地址中庸,年龄中庸。从一切角度计算,宇宙中如地球的智慧生命都应当数量巨大,其中一部分铁定会比地球上的生命发展程度更高才对。如果考虑到科学技术指数性发展,到一定程度后的智能爆炸,宇宙早就应当被地球在最多数百年后就可以发展起来的那类超级智能淹没。因为仅仅我们的地球所在的银河系的核心部分的寿命,就比我们这里早好多亿年。但是事实上,这个有几十亿年年龄的宇宙极为安静,地球上的智慧生命极为孤独寂寞,迄今未有发现任何其它智慧生命存在的确凿证据。我们地球上的生命就是宇宙中唯一的生命,或最先进的生命?这就好像说我是地球上最聪明的人,心里还是有点底气不足吧?

法广(FRI)采访刘学伟谈法国大选:马克隆不可掉以轻心(原名:寄望马克隆再创奇迹)

如果说马克隆最终会胜选法国总统不存悬念的话,接下来的立法选举的前景将不会简单明了。估计政治根基浅薄的马克隆在执政路上将会困难重重。为什么这次选举会如此诡异?各派力量间此消彼长背后的原因是什么?立法选举以及政府组阁前景如何?法国政治未来何去何从?推荐阅读老同学刘学伟的分析。 -鲁鲁提要

刘学伟谈法国大选:马克隆不可掉以轻心

(原名:寄望马克隆再创奇迹)

作者 流芳

播放日期 27-04-2017 更改时间 28-04-2017 发表时间 14:30

人工智能会毁掉西方的橄榄形社会吗?

科学技术的发展,为人类带来了巨大的利益。这个正作用的存在,太过彰明较著,人类少有争议,也不是本文的主题。但是科技的发展,也给人类带来很多的困扰。对于其中的一部分,好些也有基本共识,比如:资源损耗过剧、造成环境污染、引起气候变化……这些较有共识的东西,都不是本文要讨论的对象。 本文计划讨论的,是极富争议的一个新的困扰,那就是:所有现代科技中,最热门时髦的部分,信息科技(IT-Information Technology)发展的当下一轮中最抢眼的部分,人工智能(AI-Artificiel Intelligence)的发展,可能给人类社会提出哪些新的难题。

法国大选丨华人选民刘学伟期待的大结局:“中道而行,不走极端”

“中道而行,不走极端”,还是刘学伟眼中的华裔族群特质,也是他对这次法国大选最后结果的期待。 四月的巴黎,春光正好,(中国上海《解放报》)记者走访了华裔学者刘学伟的家,听他谈谈一位华人眼中的法国大选。 “我一贯投中右,这次选举就投共和党的菲永。”在法国住了30余年的刘学伟开门见山,直接给出了自己的选择。对此,他这样解释:“首先,我一直主张中道而行,不走极端,所以也不会选极左极右。其次,我以为,法国乃至整个欧洲大陆,过于偏左已经很长时间。所以,欧陆的经济几乎总是不及更右的英美。而经济困难,是西方走衰的第一原因。”

刘学伟:法国大选之前三天结果预测

极右派的国民阵线的小勒庞秉承父业。这个家族,这个政党数十年如一日,为他们的“法国人第一”的理念奋斗。长期以来,这个理念在法国处于完全的边缘。但是自老勒庞的女儿马丽娜·勒庞当上主席以来,她竭力让国民阵线的立场和形象温和化。加上整个经济和安全局势的持续恶化,这个党已经逐步摆脱边缘地位。近年的好多次重要选举,该党都得到最多的法国人的支持。只是由于一直以来存在的其它政党的联合抵制(保卫共和联盟),它才一直翻不了身。

法兰西民主被彻底玩坏的风险已经迫在眉睫

这个标题是不是耸人听闻?诸君听我道来。上周末的几个民调显示,一直领先的勒庞和马克隆虽然依然领先,但得分都有明显下降,从已经持续了 相当时间的25-26%降到相当平庸的22%。而一直在17-18%之间徘徊的菲勇得到了一点回升,达到19-20%。更惊人的发展当然是梅朗雄的得分近一个月来一路飙升,从10%一直升到与菲勇平齐甚至超越的20%!当然阿蒙出局已经无可挽回。

法国总统大选专题讨论(五)看看哪位是总统-2017-04-15 欧洲三人网

主持:周建防 嘉宾:刘学伟、朱人来 离2017年法国总统大选第一轮只有一个星期之际,极左派候选人梅兰雄的民调指数一路飙升,达到20%,进入前三名。这个走势出乎人们的意料,让大选结果更加难以预料。三人网的观察员就此为大家介绍当下的选情和展望可能出现的结果。

刘学伟:亚裔/华裔维权,汪达尔路线不可取

【学伟论道】亚裔/华裔维权,汪达尔路线不可取

发布时间: 2017-04-05 14:00:04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刘学伟 浏览次数:154 评论:2

4月3号,法国的亚裔/华裔在巴黎共和国广场举行了有6000人参加的大规模集会,表达对遇难的刘少尧先生的哀悼,对法国当局提出了“真相、公正、尊严”三大诉求,对部分媒体的抹黑,部分官员的不公允言论提出有力指责。亚裔/华人社群要求“所有人的安全”,并不企望任何“优先”的态度,得到广泛赞誉。

但是本文中心意思不是这些,而是想要指出,一周以来,部分亚裔/华裔青年,出于义愤,出于多年和平抗争效果不彰的事实,已经提出了一条与亚裔/华裔长期以来坚持的“和平、理性、非暴力”路线不同的更加激烈的抗争路线。笔者姑且称之为汪达尔路线。

先解释一下汪达尔。汪达尔是在公元五世纪,罗马帝国衰亡时,突入帝国境内的许多游牧族群之一。他们因在罗马城大肆劫掠破坏而闻名于世,留下汪达尔主义这个历史名词来形容暴力破坏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