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人的情爱 : 清心寡欲守贞牌?浪漫开放随便来?

引言 : 情爱论战三部曲 : 超级出格诱惑泛滥成灾,反性骚扰运动风起云涌,矫枉过正重挺诱惑的媚力。 1)女权主义者心理变态吗? 2)大男子主义式的情爱反社会吗? 3)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 五种情爱似永恒。 后语 :法国人的情爱有纠结吗?

西方学者观点 | 中华帝国的消失与崛起之谜

中国现代的崛起可以说是中华帝国从1840到1980年从世界的消失有关。中华帝国1840年以前虽然是世界第一强国,但其消失的根本原因是英国工业革命以后的强大彻底的打败了没有进行工业革命的中华帝国。中国在文化大革命结束和改革开放前期成了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 自从第一次鸦片战争(1842年)失败以来,中国都在寻求强国之道。邓小平主张的改革开放可说是找到了一条非常正确的道路。自1980年以来,中国经济实现了飞跃发展,2010年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按照现在的发展速度,2030年完全有可能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由于中国人口是美国的四倍,那时虽然人均国民产值离美国水平还差很多,但到2050年,这个差距会大大的缩小,到那时中国会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世界第一强国,中国强国梦才能真正实现。当然这个乐观美好的前景肯定不是一帆风顺的,中国尤其不能再次回到文革和文革以前的时代,那会对中国发展以致命的打击。 中国需要继续保持改革开放,自由环境,创业精神,公平和公正,成功实现城市化,经济转型和美丽国土及迷人乡村的建设。在未来,乡村的富裕与发达, 才是中国真正的富裕与发达,广大国土变美了中国梦才有实质和载体。

旅法学者刘学伟在RFI谈法国总统中国行

法广:法国总统马克龙访华已结束多日。各方面评论已经很多。你个人对法国总统本次的中国行有什么独到的看法? 刘学伟:马克龙遵循他的几位前辈的路线,从西安开始他的中国之行。他在西安大明宫发表了在中国的第一场演说。他的演说长达73分钟,内容很多。他用现炒现卖的中文说出“让地球再次伟大”大概是这个演说的一个高潮。我这里要特别提到的是,除了那些捧场好听的话,马克龙还说到一些不那么顺耳的话,比如:“一带一路”的概念应该得到支持,但是,这条路“不应该是一条新的霸权之路,让所经过的国家都成为附庸,那样会使它们跨越的国家陷入困境。”他亦指出,古丝绸路从来不是清一色中国人,“这些通路必须共享,而且不可以成为单行道”。这些话,我用百度搜了一下,国内都找不到。

马克龙访华回顾

宋鲁郑:马克龙送马和学中文的愿望都表现出许多积极的信号。但这次访华还是没有达到最佳的期望,主要表现在两点:贸易平衡没有得到有效的解决;两国的关系没有上升至特殊大国关系。中法关系在后续的发展中,还会受到许多变数的左右,如英国的举措,德国政治格局等。马克龙是否参加明年的一带一路会议是重要的参考点。 刘学伟:马克龙的访华很友好,但还是表现出一定的自信气质,毕竟法国还是有许多底牌在握。不管在一带一路的参与和法国向中国企业投资开放,都表现出自己的主见和底线的设立。刘学位认为,法国作为欧盟的领导国,在许多行动上需要从欧盟全局考虑,如申根协定让法国无法独自做出中国游客入境免签证的决定。 朱人来:贸易赤字是中法经贸关系发展的重大障碍,这种结构性的问题由来已久,而且逆差还在继续扩大,这种问题不能通过一次访问就能得到解决,贵在找到解决方案。马克龙送马是这次访问的一个亮点,引发了许多人的点评。他注意到一个细节,就是在这次两国领导人见证下成立的中法企业家委员会,法方企业名单中有一家叫PMU的赛马公司。送马是否意味着赛马活动将在中国兴起。

马克龙的家族背景、个人财产和贴身团队

马克龙于2018年1月8日抵达中国,开始他上任法国总统后的首次访华行程。借此,我们发表此文章,介绍他的家族背景、个人财富和贴身团队,让读者对马克龙有更多的了解。 该文章内容摘自由法国政府高级公务员朱元发撰写的新书《五月爱丽舍宫——马克龙政权和法国政治生态》,巴黎太平洋通出版社,2017年12月28日出版。

法兰西不朽的文化耕耘者和摇滚法国英雄走了,'我真爱你' (Que je t'aime)

真有天人感应之说? 无独有偶 !12月4日月圆之后,法兰西文化的两颗巨星陨落。 法国不朽的一代文豪,睿智哲人端木松 (Jean d'Ormesson)于2017年12月5日仙逝了…… 法国一代“艺术英雄”,摇滚巨星,哈里戴(Johnny Hallyday)于2017年12月6日留下其名歌《我真爱你》,离开了人世…… 法国右翼意识形态阵营痛失两位大将。但文化泰斗的思想和颇受法国人爱戴的歌星歌声却留给了整个法兰西……

试读穆加贝下台的背后故事

津巴布韦93岁,执政37年的穆加贝总统在歹戏拖棚达一个星期之后,终于和平下台。全世界人民都算是松了一口气,因为毕竟那里没有为此真的打起来。在一个那么落后的非洲内陆国家,宪法秩序居然没有受到什么破坏,就和平地完成了那么一次艰难的政权更迭。笔者真的要为莫桑比克叫好,为非洲叫好!执政党中央合法集会,投票罢免了他们的主席。人民上街和平示威,要求总统辞职。就是军队也只是温柔地“谏劝”老总统去职,没有放一枪一炮,更没有杀一个人。(简直都赶得上1989年,捷克斯洛伐克的“天鹅绒革命”的斯文水平了。)他在软禁之中,还能参加大学毕业典礼,还能在电视台上,在逼宫军方在座的情况下,誓言不打算辞职。最后,在该国国会动用宪法权力准备正式弹劾他的情况下,他才终于辞职。除了军车上街,处处都体现合法,在在都让本人惊羡。
是中国人都不会忘记,1976年,中国经历过类似的继承危机。那还是在老的领袖过世以后,未经合法的党内程序,“英明领袖华主席(在军方叶帅的协助下,动用汪东兴的中央警卫团,)一举粉碎四人帮。”人民也有游行(庆祝),但那是在事后。事前其实也有,那又不方便说。还有一点相象,就是大家都说,穆加贝的妻子就是津巴布韦的江青。

刘学伟:《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秘》相关链接

【本摘要公布缘起】本人有一部书稿名为《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秘》,完成于2015年,甚至已经与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签署了出版合同。但是在出版社高层最后集体审查时,还是未能过关。给出的结论很简单:“暂不宜在本社出版”。责任编辑许琳博士告诉我的原因则更仔细。概略如下:“在中国出版学术图书,有别于做研究,也有别于在网络、报纸、杂志上发表文章。在我看来,出版学术图书必须同时满足五个维度上的要求,一是政治性,二是思想性,三是科学性,四是规范性,五是可读性。而学术研究和发表网络文章则不一定要五条全部具备。学术研究侧重思想性、科学性和规范性,网络文章更侧重思想性和可读性。出学术书难就在于五个条件都需要,出学术书容易在于只要五个条件都及格,而对五个方面的高水准并不深究。所以,可以在学术图书市场上看到思想性平平、科学性欠佳、无创新、四平八稳的图书。这些书的价值不高,但在现有的要求下是可以出版的。具体到您的书稿,从上述五个维度来审视,则会发现一个很奇怪的图谱,如果以1-5星来评价,1-2星算不及格、3星算及格、4-5星算良好,那么您的书稿的评分应该是政治性1分、思想性5分、科学性4分、规范性2分、可读性3分,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打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