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2018

人生路上喜相逢|我的定制旅行

我的个人经历有些特殊 : 我四十多岁从汽车行业转到了艺术史讲座、博物馆讲解这一领域,人生转悠了一大圈终于找回了年轻时的最爱, 以人文艺术为主的有主题的定制旅行。做这一行转眼也三年了。从未正式宣传过,全是口碑相传,合作伙伴或客人几乎都是朋友推荐找上门来的。

【高云的云天外】: 你,何去何从——缘聚缘散法兰西 (之二): 儿奔生,娘奔死

不是因为缺乏想象力,而是感情落实到日子里,总是一地鸡毛,满目疮痍,不忍卒睹。善始善终的少,相爱相杀的多。年轻时我们自以为是,觉得满腔热情可以移山填海。等到了一定年龄,知道有所不为时,才发现幸亏年轻时的蛮干胆大,都像中老年人的保守不作为,少栽很多跟头,也少了很多惊喜吧。

【巴黎燕的世界】: 我的邻居: 约翰彼

作者  巴黎燕

近20年前,我们结束“租房时代“,夫妇俩在欧洲革命最彻底的”圣地“法国,历史性成为家族第一代“有产阶级”,搬进小巴黎东南部刚刚落成的新大楼里,楼高6层。

房主陆续入住,一个星期后,我在门厅取信时,碰到一个身材高佻,看上去不到30岁的法国年轻人,他问我,楼梯钥匙和地下室的是不是同一把。

他的头发梳理得很细致,服装绅士,干净整齐,不同于我在街上地铁里常看到的那些巴黎年轻人。跟我说话时,他用词优雅,声音细微,极有耐心地重复我没听清的词语意思。他,就是约翰彼,和我们比邻而居,同在5楼。

约翰彼是我对约翰彼得JEAN-PIERRE的简称。作为法国人,约翰彼这么年轻的“有房族”是少见的,简直可以说某种异类吧!

很多老派的法国人喜欢给自己的孩子取两个合成的名字,可能是为了显得高雅古典吧。比如男孩子有JEAN-LUC,JEAN-MICHEL,JEAN-CHRISTOPHE,女孩子有MARIE-ANGE,MARIE-CLAIRE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