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政坛风云

刘学伟:欧盟选举总观感:岁月难言静好,生计尚可延续

欧盟议会选举已经结束。“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今天似乎是:“没有大新闻,就是好新闻”。其实从这个看似平淡的结局中,还是可以看出大消息的。这次选举的第一个可置评之处是投票率大增。整个欧盟的平均数和法国类似,从41%增长到51%。这是很长时间以来没有的新现象。它让欧盟议会的合法性大增,让人们对西式民主的前景又多了一分信心。欧盟国家大型选举投票率长期缓慢低落一直遭人诟病。因为如果投票率继续下降直至可悲的水平,这个制度也就很难正常玩下去了。相交各国的内部重要选举,这个一贯关注率更低的大型选举的投票率都可以普遍大增,说明欧洲人还是有了危机意识。

【欧盟议会选举】 图穷匕首见, 法国穆斯林群族政治凝聚力知多少?

5月26日的欧盟议会选举尘埃落定了,各种有理有据的评论已是白纸黑字定调了。还有那些铺天盖地的不着边际的立论,推理,简单地说就是那些胡说八道的引伸就如骄阳下的雪花 :融化了!仔细研究研究法国报刊杂志,冷静思考一下,写出几点感想,也许毫无独到之处。1. 图穷匕首见。民主制度下,选举结果是为政党与政客定制的测谎器; 2. 管中窥豹 - 法国穆斯林群族政治凝聚力知多少?

挽救法国沉疴的第二计:税民院

现在接着阐述本人为法国国是大讨论献出的第二计。

为了论述完整,我先给我下面要讨论的公众贪欲下一个明确的定义:在西式普选民主制度下,公众通过选票表达出来的,对多多益善的社会福利的无厌追求。

古语云: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自私自利,的确是人的天性的一部分。但如果没有普选制度,这种欲望,并不可能在左派的旗帜下集结起来,并不可能对一个国家的政治发展,产生无法抗拒的压迫力。

一直以来,左派的正统人士,或者由他们掌控的主流意识形态,都不相信西方国家的公民和政治精英会如此短视,认为民主制度一定可以及时地察觉并纠正这个错误。

当然自2008年世界金融海啸和2011年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以来的众多事态发展,已经让这个信念大大动摇。人们已经开始认真地讨论,如何还可能挽狂澜于既倒。

现在法国的黄马甲们,马克隆总统都提出,要展开大讨论,看如何能解决法国公民购买力长期不增长甚至日益萎缩的大问题。黄马甲们倒是没有提出要讨论如何解决法国入不敷出的问题。本人上一篇文章已经说了:“(黄马甲)们关注的真的几乎就仅限于各种索取。有没有黄马甲在要求做更多的贡献呢?”大概是没有吧?本人反正没有看见。“因为他们没有神经病。”

公益劳动法:能不能是挽救法国沉疴的一剂妙药?

马克隆总统发起的为期两月的法国国是大辩论已经接近尾声。如果有什么想法再不发言就来不及了。本人想出两个主意。今天先行奉献一个,名称叫做:公益劳动法。 笔者这个方案的最大特点就是它自带资源,不用或基本不用花钱。就像豆科植物,无需施肥,而且可以使土壤越种越肥沃。

法国的社会福利政策:理想之光与现实之路的交汇博弈

法国的社会福利政策:理想之光与现实之路的交汇博弈 : 导言 : 从借钱治病现象探究法国的社会福利政策之理念与现实/ 1 国家的王权性(pouvoirs régalien)与社会福利性(的État-providence)共存共享, /2 社会政策的基本概念与含义是什么?/ 3 法国社会福利制度的历史和作用, /4 法国社会福利政策的具体实施内容与高额的财政开支, /5. 法国社会福利大厦的倾斜 :八面埋伏, /前噡:黄马甲啊!黄马甲!法国的社会福利政策的困惑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公民论坛 旅法学者刘学伟谈法国黄马甲运动

去年11月17日,为抗议政府加征燃油税措施,法国发起黄马甲运动。此后,此一运动一波接一波,每周六在全国各地展开,已连续举行了十次,对法国经济造成重创。为平息社会不满情绪,当局做出几项承诺并发起一场全国大讨论活动,以回应民众诉求。然而至今,黄马甲运动似乎没有出现偃旗息鼓之势。如何看待这场运动?总统发起的“全国大辩论”是否可以为步出危机寻得出路?对此,旅法学者、历史学博士刘学伟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看懂法国黄马甲社会风暴:十问十答

看懂法国黄马甲社会风暴:十问十答 / 第一问 :关于黄马甲的新闻报道和专题评论铺天盖地,观点大相径庭,如何鉴别真伪?/第二问 :黄马甲(Gilets jaunes )是什么东西?/第三问 :黄马甲运动的深层政治背景是什么?/第四问 :黄马甲运动为何一夜之间风起云涌?/第五问 :香谢丽舍大街游行时发生的打砸抢是史无前例吗? 对于已经数次出现暴力的游行,政府没有权力不予批准吗? 法兰西的光芒由此褪色了吗?/ 第六问 :黄马甲运动有组织吗?黄马甲为什么不与工会和党派联合来产生更大的影响?黄马甲的诉愿合理吗?

法前总统奥朗德重返政坛?一场回到未来的好梦难圆!

“ 我将返回政坛”(Je vais revenir),这是法国前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 俗称荷兰豆)在2018年11月9 - 11日在布里夫市图书展(Foire du livre de Brive)上宣佈的。 曾几何时,与其他被迫离开政坛的政客一样,奥朗德手拍胸堂,信誓旦旦 :远离政治舞台, 过点清静的生活。 君不知,在法国,那些业已执掌治国大权,而政绩平平者皆被认是has-been (过时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