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

西方学者观点 | 中华帝国的消失与崛起之谜

中国现代的崛起可以说是中华帝国从1840到1980年从世界的消失有关。中华帝国1840年以前虽然是世界第一强国,但其消失的根本原因是英国工业革命以后的强大彻底的打败了没有进行工业革命的中华帝国。中国在文化大革命结束和改革开放前期成了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 自从第一次鸦片战争(1842年)失败以来,中国都在寻求强国之道。邓小平主张的改革开放可说是找到了一条非常正确的道路。自1980年以来,中国经济实现了飞跃发展,2010年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按照现在的发展速度,2030年完全有可能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由于中国人口是美国的四倍,那时虽然人均国民产值离美国水平还差很多,但到2050年,这个差距会大大的缩小,到那时中国会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世界第一强国,中国强国梦才能真正实现。当然这个乐观美好的前景肯定不是一帆风顺的,中国尤其不能再次回到文革和文革以前的时代,那会对中国发展以致命的打击。 中国需要继续保持改革开放,自由环境,创业精神,公平和公正,成功实现城市化,经济转型和美丽国土及迷人乡村的建设。在未来,乡村的富裕与发达, 才是中国真正的富裕与发达,广大国土变美了中国梦才有实质和载体。

旅法学者刘学伟在RFI谈法国总统中国行

法广:法国总统马克龙访华已结束多日。各方面评论已经很多。你个人对法国总统本次的中国行有什么独到的看法? 刘学伟:马克龙遵循他的几位前辈的路线,从西安开始他的中国之行。他在西安大明宫发表了在中国的第一场演说。他的演说长达73分钟,内容很多。他用现炒现卖的中文说出“让地球再次伟大”大概是这个演说的一个高潮。我这里要特别提到的是,除了那些捧场好听的话,马克龙还说到一些不那么顺耳的话,比如:“一带一路”的概念应该得到支持,但是,这条路“不应该是一条新的霸权之路,让所经过的国家都成为附庸,那样会使它们跨越的国家陷入困境。”他亦指出,古丝绸路从来不是清一色中国人,“这些通路必须共享,而且不可以成为单行道”。这些话,我用百度搜了一下,国内都找不到。

马克龙访华回顾

宋鲁郑:马克龙送马和学中文的愿望都表现出许多积极的信号。但这次访华还是没有达到最佳的期望,主要表现在两点:贸易平衡没有得到有效的解决;两国的关系没有上升至特殊大国关系。中法关系在后续的发展中,还会受到许多变数的左右,如英国的举措,德国政治格局等。马克龙是否参加明年的一带一路会议是重要的参考点。 刘学伟:马克龙的访华很友好,但还是表现出一定的自信气质,毕竟法国还是有许多底牌在握。不管在一带一路的参与和法国向中国企业投资开放,都表现出自己的主见和底线的设立。刘学位认为,法国作为欧盟的领导国,在许多行动上需要从欧盟全局考虑,如申根协定让法国无法独自做出中国游客入境免签证的决定。 朱人来:贸易赤字是中法经贸关系发展的重大障碍,这种结构性的问题由来已久,而且逆差还在继续扩大,这种问题不能通过一次访问就能得到解决,贵在找到解决方案。马克龙送马是这次访问的一个亮点,引发了许多人的点评。他注意到一个细节,就是在这次两国领导人见证下成立的中法企业家委员会,法方企业名单中有一家叫PMU的赛马公司。送马是否意味着赛马活动将在中国兴起。

马克龙的家族背景、个人财产和贴身团队

马克龙于2018年1月8日抵达中国,开始他上任法国总统后的首次访华行程。借此,我们发表此文章,介绍他的家族背景、个人财富和贴身团队,让读者对马克龙有更多的了解。 该文章内容摘自由法国政府高级公务员朱元发撰写的新书《五月爱丽舍宫——马克龙政权和法国政治生态》,巴黎太平洋通出版社,2017年12月28日出版。

法国《世界报 - 中国特刊》的另一种冷静和理智解读

10月15日,法国报亭上架的《世界报》的确特别醒目 : 特大号的中文字'中国,强国掘起'映入眼帘,绝不会让人熟视无睹,况且,编辑方针严肃,政治倾向靠近中左翼意识形态的《世界报》出个中国专刋,本身就是一个值得大书特书的'传媒事件',至于内容吧,必须得冷静下来好好阅读,研究研究才能发表一点浅薄的理解和评论,因为《世界报》忠实的读者群毕竟是法国社会的中上层人士,特别是那些读过书的文化人。春秋笔法是其记者们和专栏作家们的惯用手法。

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 (之二)

在前言中,笔者已经说明,本书以新的三个世界的划分为基本的架构。论述则以(经济)发展和(政治)西式民主为两个主要的议题。这些概念,前言中已有明确概述。但在本书中将要大量使用的,还有两个重要的概念,就是文明和国民综合素质,前言中未有详述。本章的核心内容,就是对这两个概念加以明确的描述。

温州人在巴黎如何致富?

出国之前,我甚至没有听说过有温州这么个地方。现在当然知道它在中国浙江省的南部,一直是中国沿海地区发展最迟缓的地区之一。比如这里直到文革结束,居然还没有通火车。然而这种迟缓在这个改革开放的三十年中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刘学伟:《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 一书摘要之摘要

这部长达300页的书稿本人花了三年时间撰写,已经完成两年,甚至已经与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签署了出版合同。但是在出版社高层最后集体审查时,还是未能过关。给出的结论很简单:“暂不宜在本社出版”。责任编辑许琳女士告诉我的原因则更仔细。概略如下:“在中国出版学术图书,有别于做研究,也有别于在网络、报纸、杂志上发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