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朵的诗意】我们的乡村 何纵的世界

【梅朵的诗意】我们的乡村 何纵的世界. 在我们不断听闻到来自中国农村的悲惨消息时,在这些痛断肝肠的真实故事和别的故事一样很快被新闻的潮水淹没时,我们不得不想到画家何纵的那些描摹中国乡村生活的油画作品,它们温暖的色泽、柔和的线条、清晰而坚定的层次和韵律照拂着我们沉重的心,犹如传统的乡村社会射来的缓慢温和的光斑安慰着迷茫却坚硬的现代人,仿佛在呼唤日常里翻滚的我们稍稍停歇下来,喘口气,吸吸山空中雨雾的芳香(而非雾霾),触摸真实的泥土和草木。

韬光养晦 ,和谐务实!马克龙二度访问中国的另一种解读

韬光养晦 ,和谐务实!马克龙二度访问中国的另一种解读 : 法国总统马克龙于2019年11月4日至6日对中国进行了三天的国事访问。1. 中文媒体溢美之词,令法国媒体汗颜; 2. 放眼欧盟,势在必行,希望唯存; 3. 务实外交,步步为营,选民得益; 4. “多边主义”口号无法取代西方文化与政治中的普世价值; 5。踌躇满志,明年再会。

【思慧的色彩】盛开在超扁平世界里的花卉, 御宅大叔村上隆的‘幼稚’与挑衅

盛开在超扁平世界里的花卉 - 御宅大叔村上隆的‘幼稚’与挑衅 : Takashi MURAKAMI村上隆 (1962- ) : ‘未来的世界或许会像今天的日本一样超扁平’。 这是超扁平运动 (Superflat) 创始人村上隆的理论及其在充满先知的 « 超扁平宣言1996 »里的预言。在他看来,“超扁平代表被压缩的平面,电脑工作环境,平面的显示器,同时他也认为,‘将来的社会、风俗、艺术、文化,都会像日本一样,都变得极度平面(two-dimensional)…今天,日本电玩和卡通动画最能表现这种特质,而这些又在世界文化中具有强大的力量。”,在这个超扁平的世界里,那些看似不适应环境,心理失衡的局外人,也即所谓的‘宅男’,他们常常沉醉在漫画的细节里,痴迷于游戏以及其他各种极客文化中 (Geek Culture),还试图把未实现的愿望及未解决的痛苦统统塞入卡通人物里。可正是他们,实实在在地可以成为当代文化的真正领航者。

【巴黎燕的世界】 巴黎,谢谢你这样安慰了我

巴黎,谢谢你这样安慰了我 ! 在乔治五世站出了地铁,站在香榭丽舍大街,迎来送往的人,大部分操着外语(非法语),也都跟我没关系。可能有好几年没来吧。我摸索着,终于从凯旋门左边,过香榭丽舍大街,转到右边,踏进对我来说很陌生却相当有名的乔治五世林荫大道,在那儿步行的500多米,让我有点沮丧的心情,变得秋高气爽。即使从领事馆出来,事儿没办完,情绪也很不错。

〖曲悦〗:警察先生,我不是黄马甲啊!我是​丈量巴黎的老师!

2019年9月21日,天气晴朗,约好了下午两点半,带着丈量巴黎的丈友去巴黎地下采石场参观。然而,出了地铁站,我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黄马甲不是都在香街?不管怎么样,继续走吧!两边的路口都被防暴警察封死,只能沿着圣米歇尔大街往下走。凭着在凡尔赛宫人挤人的带团生涯里练出的本事,我在人群中穿梭。突然,前方传来爆炸的声音,紧接着烟雾弥漫,那熟悉的味道瞬间唤醒了我沉睡的记忆,十几年前学生运动的经历涌上心头:MMP, 催泪弹!

【巴黎燕的世界】巴黎大罢工中的惊喜 : 西蒙的法国笔墨韵中华

【巴黎燕的世界】巴黎全线大罢工中的惊喜 : 西蒙的法国笔墨韵中华. 西蒙从13岁开始的绘画尝试,到20年前与夫人中法爱情长跑,38岁跋涉【汉字大山】,绘画,写作,吟诗,中国大地及其文化,如越来越缤纷的色彩,充盈在西蒙的生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