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

法国2020年市镇选举 :绿派与接地气亲民派割韮菜

2020年法国市镇选举陡然是史无前例 :因新冠状病毒肆虐法兰西,第一轮选举与第二轮相差3月有余,自然是史无前例。 法国绿党(EELV)春风得意,横扫一切劲敌,- 跃成为法国政坛的重要党派。 执政党 - 马克龙总统的前进共和党(LREM)攻城无果,空手而归。 传统党派 - 共和党(Les Républicains)和社会党(PS)亲民候选人气抱残守缺,火中取栗,保守半壁江山。极右派国民联盟(RN)巧取中型城市,士气大增。法国共产党(PCF)每况日下,失守历史根据地,梅朗雄的不屈服法兰西党(LFI)消声匿迹,不见经传。政治现实真残酷!

【崔丽军】 五十五天—巴黎封城第八周

从今天开始,开始了“隔离”第八周。如果一切按政府预定计划,这将是巴黎“禁足”的最后一周。近50天过去了,突然发现,生活其实可以非常简单,那些奢侈消费,那些娱乐动作,那些社交行为,…,都是这个社会极其冗余的花哨动作。疫情抽象了这个世界,也简化了这个社会。

【智子的星空】 56日星星物语

这是一个不寻常的春天,地球上一片寂静,从大街到小巷,从城市到乡村,从东方到西方,人类变安静了,杏仁树照常盛开,成千上万的鸟儿在歌唱,晴朗的天空属于它们,河里的水变清澈了,鱼儿欢畅,在它们的家园里,春机盎然,柳绿桃红。而禁足的人们离开喧闹,走进上帝安排的一场集体的恐惧中,在各自完美的孤独里。也许人类共同的危机感能成为团结人们的一个纽带。

〖思慧的色彩〗铃兰花,圣母玛丽亚的眼泪

五月一日劳动节也是法国的铃兰节。在这一天,大街小巷里处处有铃兰卖,人人有铃兰送。亲朋好友间都互赠铃兰,因为大家深信铃兰会让爱神眷顾、会让幸福与希望终年伴随在身边。是的,为你祝福,如果真的能为他人带来福爱,甚至能帮他人摆脱苦痛的困扰,那是我们每个人的莫大的渴望与欣慰。

法国抗疫当前,Covid-19统计,民调等等123解读

抗疫期间,知晓和掌握数据似乎胜于一切,而得到最新数据似乎成了王道。首先,法国人对统计数据自有想其特殊想法与偏见,一方面,统计数据与奶酪乳制品一样,需要一定的时间和年轮才有意思和味道,另一方面,统计宛若超短裙:吸眼球,藏核心,晒皮毛 。其次,法国历史对捎带政治色彩的统计数均特怀疑态度,当然这与民主制度下言论自由和舆论自是一脉相承的。面对疫情,法国居民的焦虑加剧 〖周日报民意测验结果〗

〖法媒世界报〗:吸烟者感染Covid-19的比例很低

皮蒂埃-萨尔佩特里埃(AP-HP)的一个研究小组的研究表明,吸烟者受Covid-19感染病人的比率约为5%。一项临床试验即将开始。其他研究正朝着同一方向发展。在法国,根据巴黎医疗 - 公共救援医疗集团(AP-HP)的数据,自疫情开始以来,4月初入住医院的大约11000名Covid患者中,自疫情开始以来,只有8.5%的患者是吸烟者,而全国的每日吸烟率为25.4%。

供养国民和扶持企业,法国欧盟美国放巨款抗疫,IMF预测世界经济“大萧条”

写在文首之言, 第一章 法国不惜任何经济成本,鼎力抗疫,总放款1100亿欧元供养国民扶助企业, 第二章 欧盟组织首次快刀斩乱麻,爽快解囊5400亿欧元抗疫赈灾, 第三章 在美国,特朗普挥笔签下2万亿美元的历史性救助计划协议, 第四章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全球将出现历史性衰退,2020年增长收缩3%, 没有结尾的结论 : 血的教训与未来的陷阱。

Ehpad 【失能老人休养院】是什么?Covid-19肆虐袭击长者令各界担忧

Covid-19蔓延法兰西的六角菱形生存的芸芸众生。而生活在失能老人休养院的老弱病残者属于极易被新冠状病毒感染的高危人物,在法国7400多家Ehpad里寄住着728 000老人,他们的平均年龄是85岁5个月,绝大多数寄住者生活不能自理,基础病和并发症接二连三,一旦感染成重症,凶多吉少,他们的命运令人万分担心,如何保护他们成为法国各界格外关注的问题。

“一床难求”没发生,传染指数R<1,解封禁足之路如履薄冰 - 法国疫情现状解读

( 温馨提示 :民主制下,吐槽政府是每个公民的基本权利,督促政府做得更好之求合情合理!)。 4月7日,法国卫生部长Olivier VERAN宣布,法国COVID-19流行病状数据汇总显示 :专业和业余的传染病专家皆晓的著名传染指数R>1。换句说,新冠状病毒在法兰西领土上传染的势头被遏制住了。三个星期的禁足宅居显然展现出了成果。首先,法国疫情趋于稳定,最可怕的灾难性情况没有出现,即“一床难求”现象没有出现。其次,新冠状病毒感染致死人数过万,令人惊愕,痛心!最后,禁足之后的明天何去何从?解封禁足之路如履薄冰。

羟氯奎宁治疗COVID-19,法国谨慎犹豫之措解读

在法国,首批Covid-19患者进住医院之后,马赛的一位医学院教授迪迪埃·劳尔特(Didier Raoult)率先使用羟氯奎宁治疗新冠状肺炎,并将试验治疗26名患者的满意结果公布于世。公共與论可以总结分为两大阵营 :第一种态度,坚决支持劳尔特教授,羟氯奎宁治疗新冠状肺炎应该被提倡和推广;第二种态度,在没有实现大规模的临床随机测试之前,保持谨慎态度为上策,谨慎使用是良策。末了,医学界和媒体把锅抛给公共卫生官方拿主意,做决定。卫生部长签发的谨慎使用的政令。此事看起来似乎有点令大众费解,居不知历史的阴影总在决策者的智慧之光里若隐若现,宛若挥之不出的幽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