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艺术

【思慧的色彩】光与火的交融 - 法国超现实主义先驱 安德烈·马松

在本世纪所有与光和火擦肩而过的画家中,安德烈·马松(André MASSON, 1896-1987) 是最执着将目光投向太阳的一位。马松把阳光带进了其艺术,太阳照射进了人的面部上,照在树枝上,照在岩石上。他画着秘密的心灵的颤动,可怕的战争烙印。

我们会在另一个世界里醒来相见!

一个才华横溢的男子和两个女人的命运,在法国灿烂辉煌的雕塑艺术天地交轨了。罗丹与卡米耶的无与伦比的天才雕塑创作记录了他俩与天地日月共存的,执手相爱泪沾襟的人生悲剧:一场轰轰烈烈的爱,一场令人凄然的无果之爱,一场烙印法国雕塑艺术史的灵感与创作之爱。 罗丹和卡米耶用他们天才雕塑家的, 善于捕捉质感的两双情感之手, 雕塑一片爱情的天地,执手相爱, 昏天黑地情满怀, 珠联璧合中的灵与肉的消魂,注定铸就了激情满怀的艺术共鸣和亲密无间的创作灵感的渗透!

【高彬的译园 - 古诗法译】唐 · 王维 【鹿柴】

【高彬的译园 - 古诗法译】唐 · 王维 【鹿柴】: 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Lu Zhai WANG Wei - Dynastie des Tang : Dans cette montagne déserte on ne voit personne, Seulement des voix se font entendre. Le reflet du soleil couchant pénètre au fond de la forêt, Se projette encore sur les mousses vert tendre.

【思慧的色彩】柏拉图式的爱魂 不朽的雕塑家飞若沙

“雕塑是人类文明的骨石,一切都会销声匿迹,但雕塑却是永恒的;如果说建筑是应用艺术,那雕塑则是纯艺术;如果说房屋是为了人类居住,那雕塑则为了人类本身。文明的骨石是不会死亡的。” 法国当代雕塑大师飞若沙曾这样畅言。

【智子的星空】 梦幻时空隧道 - 巴黎拱廊街

巴黎,是一座神秘的迷宫,在你不经意的时候,它会給你一份惊喜,让你心甘情愿地为它迷失自己。巴黎,有一个秘密的时间隧道,连接着过去和现在,带你走入19世纪世界摩登之都 - 巴黎,它, 就是巴黎拱廊街。

【巴黎燕的世界】深秋里的蒙马特高地

王安石的秋天是“空庭得秋长漫漫,寒露入暮愁衣单。” 没有其他诗人记录的肃杀悲凉之气,但也是有点不经意的秋凉和秋愁了:怕着凉要去找棉袄或毛衣了(不知那时有没有?) 我们则沿着教堂前的丘陵缓坡,随着高度,在眼前不同的风景中,到达教堂前,也就是踏上了据称有130米高的山丘:蒙马特高地。 1886至1888年,带着同样的梦想,凡高曾来到蒙马特高地,但是,巴黎没有看到他,除了弟弟提奥,没有人关注他,他要等到20多年后,世界才向他投注眼光,名誉金钱蜂拥而至,但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了!

从难民之子到法国歌坛泰斗的路有多远?缅怀查理·阿兹纳弗(Charles Aznavour)

2018月10月1日星期一,94岁的法国一代娱乐圈明星 : 法国之音大使,混合音乐的先驱者,娱乐圈里名副其实的大帝,才华横溢的演员,法国乃至世界上不可多得的歌曲作家,作曲家和歌唱大师, 查理·阿兹纳弗 (Charles Aznavour,1924年5月22日 - 2018年10月1日)陨落,留下他的歌声,笑容,荧屏形象和他的慈爱之怀,去追随另一个美妙的世界了。

【思慧的色彩】杜比菲的缤纷世界 - 从酒商到艺术大师

杜比菲出生在诺曼底勒伊尔港富有的酒商家中,17岁入巴黎出安学院画画,仅仅出于消遣和爱好,还泛泛涉猎于文学,音乐哲学,语言等领域,并活跃于巴黎灯红酒绿的社交场上,与Fernand LEGER, André MASSON等结为长友。24岁时,杜比菲从父亲手中接过了经营葡萄酒买卖的生意,一做即20来年,直到1943年,杜比菲又重新决定彻底地投入绘画艺术,从此便不懈地追求一种能“瞬际反映真实生活”的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