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2018 涅槃重生法兰西

从大学开始,丽娃河畔足球场上,无论是春花烂漫还是夏日炎炎,只要有系级比赛,凡场必到。尽管那时的宿舍还没有电视,那时的我还不知道欧冠或Platini。大学毕业条件好一些有了电视,也开始了半夜3,4点起床的追球生涯。那时开始追巴西队,意大利队,即便眼盲,即便叫不出谁是谁。突然某一年某一天记住了法国队的齐祖,从此深陷不能自拔,年轻的激情不需要理由。1998, 2000, 2002, 2004, 2006,岁月如梭。世界杯,欧冠,一次次的比赛,有齐祖的岁月里也多了些期盼,即便也会失望。这难道也是冥冥之中我来法国的原因吗?

【雨的絮语】: 时空里的相遇 - 法国南运河

运河,你能想到什么?你能遇到什么? 那年春天,快乐的 ‘’米 ‘’用古老的邮递马车给我发来了一封发烧般的信。我一边读,一边羡慕地两眼发直。她是幸运儿,在90年代中期拿到公派名额到意大利学习。末了,她说,快来吧,爱做梦的小姑娘。落名 : 运河米。 春天的运河绿如翡翠。我抬头看天上飘舞的雪花,问她,运河会在哪个时空等我?

三大卷《留法四十年》: 你我的梦想,你我的风采

留法四十年 : 3 卷构成丛书首辑“上、中、下” 6大部分 “综述篇、发展篇、求学篇、影集篇、社团篇、名册录” 200多位留法学人撰稿 156幅珍贵历史图片 13个在法学人社团组织 13889人的留法学生名录 977页、114.6万字

【智子的星空】: 法国冰山香颂女神 – Françoise Hardy

«友情» : 我有许多来自云彩的朋友, 他们心中铭记着无限的柔情。以崭新的微笑,面对世人, 你会温柔相待,让你的壁炉来溫暖我的心。 « 私人絮语 » : 我孤自一人,寂寞难耐,我知道你在哪, 我要来了,请等着我, 我们就要认识对方, 请空出你的时间,给我我空出所有的时间,给你。

【高云的云天外】: 你,何去何从——缘聚缘散法兰西 (之三): 绿毛水怪, 抑郁是个什么鬼?

经历过乡下生活的人都对溺水身亡的惨剧有深切的感受。能够很快打捞上来的已经死去的人手里嘴里都是水草,把所有的挣扎的惨烈与绝望展示给活着的世界看。 有的抑郁自杀,有的抑郁杀他,也有的抑郁既不想杀人,也不想自杀,只盼望老天爷收了她去,亦是解脱。

咖啡哲学之阿兰·巴迪欧:《青年:哲学,政治,诗歌》

在哲学、政治、诗歌之间,青年享受咖啡。 青年意味着什么?当代的青年意味着什么? 享受咖啡,是在享受“真正的生活”(la vraie vie),还是思想受到腐蚀的迹象? 青年内心有两个敌人。 第一个敌人,活在当下的激情:对一次愚蠢的游戏、肉体享乐、当前、一首音乐、一口毒品……的激情。 第二个敌人,对未来成就的激情:对未来的成功、成名、成家、富有、高人一等……的激情。

【高云的云天外】: 你,何去何从——缘聚缘散法兰西 (之四): 绿毛水怪(二)

法国人说,不要朝面前的汤碗吐痰, 意思是说,应该满足于已有的东西,不要抱怨。可是有个悖论,法国人牢骚满腹,动则怨声载道,还真就跑到大街上游行示威,高兴了打砸烧,不高兴了打砸烧,每年的圣诞夜新年夜过后的第二天一早打开电视,无一例外的都是哪个城市又被纵火焚烧了多少辆车。同性恋者游行,要求同性婚姻合法化游行,直到奥朗德总统任期内通过法律为止。 生理的病痛和这有什么关系?我弱弱地抗拒,不想被人揭开面纱,无处躲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