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极右派父女为钱打破头,生姜仍是老的辣

LEPEN PERE et Fille

文/【法】朱元发


前奏曲:历史上,父亲勒庞(Jean-Marie Le Pen,1928年6月20日出生)独闯政治江湖,自立山头,1972年创立国民阵线(Front national - FN),自任党魁39年之久(1972年 - 2011年)明知无法执政,尽耍流氓政治手段,冒天下之大不韪,篡改历史史实,反犹,排外,唯恐天下不乱,尘土飞扬。在法国政坛上,父亲勒庞的政治影响和政治行动的局限性早已定格。

政治沙场上,女儿马琳娜·勒庞(Marine Le Pen,1968年8月5日)野心勃勃,窃想弘扬家业,但其父编织的家族梦太小。将父亲摇旗呐喊,鼓吹的极右意识形态付诸实施,执掌治国大权才是她的奋斗目标。于是乎,马琳娜身着雅装,笑对选民,换汤不换药,挂羊头卖狗肉,政治态度比父亲略显温和,此为马琳娜的政治狗皮膏药,这就是她蛊惑人心的口号卖点。籍此,她在国民阵线内笼络人心,2011年成功地搞了小政变,挤出了生她的老爹,做了国民阵线党的主席。并于2018年,摇身一变,改变行头,换了家化妆品的品牌,高举貌似新鲜的国民联盟党(rassemblement national)大旗,狼子野心昭然于天下。

西方民主政坛上,政治家心甘情愿的死永远不存在。死灰复燃,重还政治江湖乃是家常便饭。父辈勒庞虽然被迫让出党主席的交椅,但是百尺之虫 ,死而不僵。躲在阴暗处,玩玩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把戏。聊以狞笑自慰!


女儿马琳娜财务危机身陷囹圄

如果说金钱是战争的中枢神经的话,那么募资成功与否则是政治活动的敲门砖。国民阵线里业已反目的勒庞父女则深有体会。

搞政治需要钱。极右派攻击其它党派徇私舞弊时振振有辞,其实自己的屁股并不干净。马琳娜领导的欧洲议会团组虚设岗位,大摇大摆地领去了公共补助巨款。东窗事发后,官司打去打来,一审的结果,马琳娜控制的国民联盟党从国家领取的二百万欧元将被保全扣押或冻结(saisie conservatoire )。律师出身的马琳娜深知法律是不讲情面的。没钱了。她慌了,党的阵脚全乱了,于是乎逢人就拿党内的普通工作人员当人质:九月底就无钱支付党的工作人员了。以此换取公共舆论的同情和法官的宽容。

9月26日,刑事预审上诉法庭裁定 :国家还是要收回一百万欧元。马琳娜急中生智,到最高法庭申诉,以此拖延兑现时期。死马当作活马医吧!


父亲勒庞伤口上撒盐,趁火打劫,火中取栗

为什么马琳娜挺而走险,而又财务身陷囹圄吗?

原来,马琳娜伤脑筋的钱财烦恼背后则隐藏着不可告人的家丑,父女的明争暗斗和无情的争权夺利。悬念小说里的情节,血淋淋的荒唐无稽!

1988年,时任国民阵线主席的让-马里·勒庞(Jean-Marie Le Pen), 老奸巨滑,心怀鬼胎,创立微型党Cotelec, 其使命与方针十分明确 : 从党的拥护者手袋里按一定的利率借钱,然后将借到的钱以高于借款利率转借给党用,比如用于竞选活动。这种做法既合法,又赚钱。如在2015年的大区选举之际,父亲掌控的Cotelec借给“心爱”的女儿掌控的国民阵线党八百万欧元。

无情的岁月和政治打斗冲淡了父女之情,机尽心猿伏,神闲意马行。女儿马琳娜的心腹们也心怀鬼胎创立微型党,取名贞妮(Jeanne),模仿老家伙,以同样的伎俩筹资。可惜事与愿违。 2014年贞妮党惨遭司法调查,筹资大计流产了。

2016年,国民阵线的野心勃勃的年轻秘书长尼古拉·拜(Nicolas BAY)试图除掉心头之恨Cotelec,诚请国民阵线的捐赠者,借款者直接捐款给国民阵线本身。老家伙让-马里,不干了,义愤填鹰,怒火万丈,大叫 :狼子野心,真没风度。老家伙的信徒言听计从。女儿的阴谋算计又流产了。

搞政治需要钱,银行都怕借钱给极右派,公共舆论群起而攻之。身为党主席和议员的女儿只好向与她反目的父亲求助,希望老爹掌控的Cotelec能够网开一面,放债。老头子一箭双雕 :一凭血脉之情,借钱给女儿搞政治,二赚一大笔中间利息费 :总统选举6百万欧元,立法选举一百万欧元。多么可笑的游戏!

马琳娜·勒庞手头紧张,急需国家的大把票子,其实是为了偿还老爹的债务,共四百多万欧元,一笔不少的数目。
父女一家人,不过亲弟兄还得明算帐啊!3月8日,父女签署一个书面的君子协定 :Cotelec直接从国库领走国家给国民阵线党竞选总统和参与立法选举的报销费用。

老家伙害怕夜长梦多,亲自雇佣法警于7月11日去内政部提款。但是黄梁美梦一场空,内政部的财金稽查官不批,道理十分简单,法律规定,除了银行和光明正大,名正言顺的党之外,其它人无权成为国库的债权人。

本来肥水不会外流啊!都是遗产 :政治遗产和物质遗产。据说老家伙身价好几百万欧元,死后其家产还不是留给三个宝贝女儿,马琳娜也有一份,何必如此斤斤计较,尔诈我虞,家丑外传呢?荒唐无稽,可笑可悲!

清官难断家务事啊!父女的怨仇何时了!荒唐无稽!继续窝里死掐吧!好!于国于民有利!
(根据2018年10月3日的《canard enchainé》的资讯编译)


同一作者的其它文章

- 法国左右政客能言善辩!谩辞哗说,脸不变色心不跳

- 法国新选国民议会议长 :拜宜霍(Bayrou)孤注一掷,民主运动党(Modem)自取其辱

- 从难民之子到法国歌坛泰斗的路有多远?缅怀查理·阿兹纳弗(Charles Aznavour)

阿Q式少见多怪并不可笑,可笑的是不欲多见 ( - 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阿Q:中国国家话剧院话剧《人生天地间》法国巡演)

- 歌星介绍(朱元发): 法国歌坛传奇大师恩里科·马西亚斯 :歌声情怀诉恳凄婉,性感迷人,浪漫至极  --  法国歌坛大师恩里科·马西亚斯 : 爱无所求 (L’amour, c’est pour rien )

《五月爱丽舍宫》的读者,听众和支持者,je vous aime (我真爱你们)!

三大卷《留法四十年》: 你我的梦想,你我的风采

- Une femme amoureuse : 《卿心为君倾» (【塞纳丽人行俏译名歌】: Une femme amoureuse)

- 只为与你相见 - 古雍石畔(La Roche-Guyon)千年雅丽古村行

-【爱恨交加谈欧盟】: (欧盟个人隐私)数据保护总则(RGPD): 欧盟的装甲车开动了

- 法国公立与私立中学的优劣排名,社会分层初见端倪

- 从黄瓜理论探究法国的衰败和崛起

- 法国人的情爱 : 清心寡欲守贞牌?浪漫开放随便来?

- 法兰西不朽的文化耕耘者和摇滚法国英雄走了,'我真爱你' (Que je t'aime)

_ 法国《世界报 - 中国特刊》的另一种冷静和理智解读


Elysee en mai A
Livrezh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