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会在另一个世界里醒来相见!

Sculpture Valse

〖法〗朱元发


引言

1864年年12月8日, 法国东北部的一个古朴安静的乡村-费尔昂塔德努瓦镇(Fère-en-Tardenois), 在一个家境殷实的家庭里(父亲是一位房地产抵押登记官, 母亲则是一名医生的女儿),  一个小女孩悄悄地来到了人世, 谁都没有想到她日后会成为一名才华横溢流芳百世的雕塑家, 更没有想到她的名字会跟另外一名举世闻名的雕塑家连在一起, 在他们百年之后的今天, 我们还在为他们暴风骤雨般的旷世之恋而颤栗, 唏嘘不已。她,  就是卡米耶•克洛岱尔。


Famille claudel

 右一为卡米耶


巧不成书!同年, 在离费尔昂塔德努瓦镇一百二十公里之外的, 在作为法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乃至“世界文化之都”的全巴黎(Tout Paris), 有一位才华横溢, 年仅二十四岁的天才艺术家正在像一颗新星, 在艺术届崭露头角, 为人们瞩目。他, 就是奥古斯特·罗丹(Auguste Rodin,1840年11月12日-1917年11月17日)。

一年罗丹与年芳二十岁的女裁缝萝丝·伯雷(Rose Beuret,1844年-1917年2月16日)邂逅相遇相爱, 在之后的漫长的人生日子里, 萝丝一直作为罗丹的人生的伴侣, 却未得到罗丹夫人的称号, 直到罗丹离世前才明媒正娶了萝丝。

个才华横溢,风流多情的男子和他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两个女人,一个是与他同甘共苦,給他一个家庭的女人,一个是給他无穷激情和灵感的美貌绝伦的女子。道德与禁忌,责任与自由,理智与情感,幸福与尊严,是臣服社会道德规范还是追求内心向往的幸福?被冻结的情感可以在生命的长河里慢慢流淌,而熊熊烈火的爱情也可以焚烧一切。

总是爱, 那怕是短暂的激情”。(朱元发《五月爱丽舍宫》, 第115页)


Camille et Rodin

1883-1886:雕塑才子与才女邂逅相遇

古斯特·罗丹出生于1840年, 年幼就喜爱艺术。14岁时, 他进入了国立装饰艺术学校, 正是在这所艺术学校里萌发了对雕塑艺术的热情。罗丹的父亲支持儿子的艺术美好, 让罗丹15岁就进了当时著名的艺术“小学校”(la Petite École, 今国立装饰艺术学院)。

1864年, 24岁的罗丹爱上了他的第一个女人:萝丝·伯雷。在年轻的雕塑艺术家眼里:“他的模特虽无城里女士们的优雅, 但是她有农家女天生的体格健壮的丰满质感。其天真活泼、率真、果敢、颇似男性的刚强凭添她几份女人的姿色”(Hélène Pinet «Rodin,les mains du génie», 1988, P24))。

从遇到了萝丝, 罗丹不仅有了一个心爱的模特, 更有了一个在风风雨雨中相依相守的人生伴侣, 只是他们等了50年才真正在法律上结成正式夫妻。

相识到结成连理为什么会有如此漫长的一段路呢?因为才女卡米耶的出现, 因为在罗丹的艺术创作中, 遇到了这位红颜知己:天生丽质,富有才气, 敢爱敢恨的卡米耶。

米耶年幼时就展现出雕塑的天赋, 六岁就开始喜欢玩泥塑。十三岁就爱上了雕塑, 并且初显天赋。十五岁那年,在户外玩耍时, 偶然在家附近的长满红色灌木的小山丘上发现了一种柔软沾性颇强的泥土, 弄回家随便捏捏便有形有状, 之后特别着迷, 常常强迫弟弟保罗去挖土回家, 做各种小雕塑。当时著名的雕塑家阿尔弗雷德·鲍歇(Alfred Boucher)很快就发现了卡米耶的艺术天份, 说服卡米耶的父亲路易-伯斯伯·克洛岱尔(Louis-Prosper Claudel)到巴黎定居, 以便卡米耶能够在艺术之都学习雕塑。

米耶到达巴黎后, 首先在名不经传的巴黎克罗拉罗美术专科学院学院(l'académie Colarossi,现称大茅屋美专)学院学习, 因为当时正规的名牌美术学院不接收女性入学。

1883年,卡米耶与三位年轻英国女雕塑家在圣母香街(Notre-Dame-des-Champs)共同租下一间工作室。工作间的指导老师是阿尔弗雷德·鲍歇。但鲍歇于1881年获得沙龙大奖之后, 获得去意大利深造的机会。于是乎, 阿尔弗雷德·鲍歇只好将指导年轻女雕塑家们的工作交给了罗丹先生。

缘千里来相会啊!罗丹作为老师,随即走入处于巴黎六区的的圣母香街上的卡米耶常在的雕塑艺术工作坊。才子与才女,一见钟情,二人四目,相投不分!

米耶向罗丹展示了现实主义风格的佳作《老海伦半身像》, 颇是创作功力成熟的作品《13岁的保罗》, 罗丹暗喜!

那年卡米耶19岁, 而罗丹43岁。

为老师的罗丹认为他的年轻合作者卡米耶是一位罕见的惊世骇俗的雕塑家, 并将自己所有的知识毫无保留地, 手把手地传授给了卡米耶。

时, 罗丹马上注意到了她的与众不同和艺术天赋, 并为其鲜明的个性而吸引。

丹更给予了卡米耶胜于黄金的教励:“卡米耶小姐,我告诉你黄金在何处?你欲挖掘的黄金就是你自已。”

丹得到的回报自然是至高无上的知音之感:被他人理解的幸福和两个灵魂共鸣的愉悦。看到他的创意初衷总是被卡米耶心领神会, 并能在其上加以升华, 这无疑是罗丹“艺术生活中最大的乐趣之一。

丹遇到了他生命中的绝世红颜知己!

卡米耶对才华横溢的罗丹与其说欲设置防御线, 还不如说让汹涌澎湃的炽热爱情之火直接燃烧。


Camille

发生的事发生了:罗丹和卡米耶用他们天才雕塑家的, 善于捕捉质感的两双情感之手, 雕塑一片爱情的天地, 执手相爱, 昏天黑地情满怀, 珠联璧合中的灵与肉的消魂, 注定铸就了激情满怀的艺术共鸣和亲密无间的创作灵感的渗透!


1886-1893:暴风骤雨般的爱情和充满激情的艺术对话

1886年, 卡米耶离开父母家外住,为了更好地和罗丹在一起。这是两个雕塑家走得最近的一段顶峰时期。

1886年的春天, 卡米聊去英国遊览, 住在位于彼得伯勒的雕塑家女友杰茜·利普斯科姆(Jessie Lipscomb,1861年6月13日-1952年1月12日)。8月份与杰茜和弟弟保罗去了怀特岛, 住在医生让先生的家里, 在那她制做木炭作品。热恋的人儿分开, 任何描写他们俩思念之情的诗句与他们俩的信件倾诉相比皆显得苍白无力。据说罗丹博物馆与卡米耶博物馆收藏有一千多封热情洋溢的情书。

米耶在1886年8份写給罗丹的情书中, 淋漓尽致地展示了她的思念和控制欲:

爱的朋友,

到你还在生病, 我很生气。我敢肯定你是在那该死的晚餐桌上与那些我讨厌的人在一起暴饮暴食了, 这会夺去你的健康, 却什么都不能给予你。但我不想说什么, 因为我知道我无力保护你, 让你免受我所看到的伤害。

没有模特的情况下你怎样能在你的模型上工作?告诉我,我很担心。你责备我给你写的信不够长。但是你自己给我寄出的也是不痛不痒的, 漠然的几行字, 让我提不起兴致来。

很清楚在这我不是很开心; 我觉得自己离你好远!以至于我于你来说是完全陌生的。我在这总感觉少了点什么东西, 这让我痛苦不堪。

我再看到你时, 我会更好地告诉你我在这做了什么。我将于下周四去见富塞特小姐, 我会在离开英格兰的那天给你写封信。在我们相会之前, 请你投入到工作中去, 把所有的欢愉留着給我。

拥抱你! 卡米耶”(Camille Claudel, CORRESPONDANCE,2003,P26-27)。

年, 雕情大师度日如年, 眠思梦想, 无心工作的情状更是跃然纸上, 可想而知, 卡米耶每每读信时, 幸福的羞涩与兴奋的热泪滚滚而出。

我残忍的朋友,

晚)我可怜的脑袋痛得很厉害, 早上都不能起床。今晚,我去了(走了几个小时)所有我们曾经留下足迹的地方, 徒然, 还是没有找到你。比起如此漫长的爱别离苦, 死亡都会甘之如饴!你为什么不在工作室等我?你要去哪儿?究竟是怎样的痛苦, 命中注定了我要去承受。只有偶尔在我健忘症发作的时刻, 我的痛苦才有所缓解, 但今天,刻骨的痛此起彼伏, 难以平息。卡米耶啊,我的至爱, 尽管如此, 尽管我意识到了这袭来是疯狂, 如果你继续这样下去, 这才是你伟大的绝作。为什么你不相信我, 我可放弃了我的沙龙和雕塑啊?如果我可以去一个地方, 一个让我忘却你的国度,该多好啊, 可是没有。有时我真的以为我会忘记你。但是在一瞬间, 我就感受到了来自于你的可怕的力量。狠心的人,求你可怜可怜我。我没法再忍受了, 没有你度日如年, 不见你一日三秋, 否则就会有一场残暴的疯狂。完了, 我不再工作了, 邪恶的神啊, 我是那样愤怒地爱着你。

的卡米耶, 请你放心, 我没有任何别的相悦的女人, 我的整个灵魂都属于你。

无法说服你, 因为我的理由是那么的苍白为力。我的痛苦, 你不相信, 我的眼泪, 你亦怀疑。我不再开怀大笑, 我也不再唱歌,一切对我来说都是平淡无奇, 可有可无的。与其说我活着, 不如说我其实已经死了, 我不明白为什么那些对我来说无关紧要的事情, 居然对我造成如此重的伤害。让我每天都看能到你吧, 这将是你对我的的一种善举, 也许我的一切将慢慢好起来, 因为只有你可以拯救我, 用你的宽容。

要慢慢地夺去我的智慧和我对你那热情而纯洁的爱, 我乞求你, 我亲爱的, 你会善人有善报的。
让我亲吻你的双手, 我的朋友。是你, 给予了我如此炽热的至高无上的欢乐。在你的身旁, 我的灵魂才坚强有力, 你的敬意永远凌驾于爱的愤怒之上, 我对你个性的尊重, 我的卡米耶, 是我狂热激情的一个来源。不要无情地对待我,我向你祈求的,是微不足道的。罗丹”(Camille Claudel,CORRESPONDANCE,2003,P37-39)。

米耶痴醉之余没有忘记罗丹身边有萝丝, 罗丹每晚回家栖息的伴侣, 还有那些潜在的对手:罗丹的学生们, 等等!

米耶从英国小住返回法国后, 聪颖过人的卡米耶想出万全之策锁定恋人罗丹的情怀。卡米耶尽情地玩情人之间的把戏, 软硬兼施, 撅嘴撤骄, 死搅蛮缠, 10月12日“死逼”罗丹签下趣味横生的艺术与爱情合同:

今日1886年10月12日起, 我只有卡米耶·克洛岱尔小姐作为我的学生。我将通过我可得到的所有朋友的关系, 尤其是那些有影响的朋友, 来保护卡米耶·克洛岱尔小姐, 并只保护她, 我的朋友亦将是她的朋友。我不再接受其他学生, 以防出现与其他才华抗衡的对手, 尽管我不认为会随意可碰到像她这样富有天赋的艺术家。我将在展览会上报纸上竭力推荐卡米耶的作品, 我不再以任何借口去……夫人的家,也不再教其他女人雕塑。明年5月份的展览结束以后, 我们将一起去意大利, 至少在那待六个月, 从那开始我们之间不可分离的关系, 之后卡米耶小姐将成为我的妻子。从现在开始到明年5月, 我绝不再和任何女人来往, 否则我们就一刀两断。我不再邀请其他女性当模特儿。从现在开始到明年5月, 卡米耶·克洛岱尔小姐必须保证每月在她的工作室接待我四次。罗丹”

来春去, 风开花落!罗丹与卡米耶的情爱与日俱增, 如痴如醉, 难舍难分。

了躲避世人的眼光和萝丝的耳目,卡米耶和罗丹常去法国西部图赖讷地区(Touraine)的伊斯莱特城堡(Château de l'Islette)相会, 罗丹租了几个房间, 大的作为工作室用于两人的艺术创作空间 , 四只手共同寻找灵感, 在那他们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 甜甜蜜蜜, 卿卿我我, 享受着被卡米耶称作如同天堂里的美景, 安宁和幸福。

是, 雕情大师白天与绝世的红颜知已执手创作, 心领神会, 恩恩爱你, 入夜回家栖息, 与萝丝入梦。

情烈女不干了。坚决要求与罗丹日夜相守, 不论去哪里, “对于卡米尔来说,没关系, 只要时间是最可能的长。他们俩又一起去了Touraine。在那里,他看到了富丽堂皇的城堡皇家和世界上最好的村庄。在卢瓦尔河畔和安德尔河畔, 他们度过了特别快乐的日子。他们住在图尔的一家酒店。城市的风光, 古老的街道, 乡村, 草地 ,阳光明媚的河流, 应有尽有。他沉浸在巴尔扎克小说中, 他与“伟人”生活在一起,无聊的图尔和百合。在山谷里。白天, 他画草图, 晚上, 在酒店, 他借蜡烛之光画卡米耶。”(Bernard Champigneuille,Rodin,1967,P174)。

复一日, 月复一月, 年复一年, 风风雨雨。卡米耶对罗丹的痴情与占有欲与日增长。卡米耶强列要求罗丹离开萝丝,  但是罗丹没有实际行动。

罗马与卡米尔在一起时, 炽热烫手的情和爱变得那么暴躁。卡米耶骤雨暴雨般的“打情骂俏”, 打碎了罗丹对宁静爱情的梦想, 直至他的无奈崩溃。一次又一次的争吵引发了暴力, 让罗丹感到骇然,尽管罗丹的天生柔和也无济于世。

反,当夜幕降临时,罗丹回到位于丘陵城市默东(Meudon)的别墅时,总是有碗热腾腾的法国传统汤等候着他,平静与温馨的生活让罗丹安逸入梦。

切的一切在漫漫地吞噬曾经的珠联璧合的心心相印!风雨欲来雨满楼!


valse

尔兹》是卡米耶在1889至1890年创作的,在1893年的沙龙上展出,是卡米耶·克洛岱尔最著名的作品之一。它表现了两个舞者在感性和令人眩晕的华尔兹旋转中飞舞着,年轻的女子的身体在男子的臂弯里向后倾斜,几乎失去平衡。在第一个版本中,卡米耶塑造的是两个裸体舞者,但这样大胆的表现方式在当时社会被认为是不可接受的,尤其创作是来自一个女人。在后来的版本上,卡米耶用一层帷幔温和掩饰了舞者的裸身,以便国家机构能够接受该作品。从这部作品开始,卡米耶也开始自己独立的风格,试图脱离罗丹的影响。


1893 -1908 : 孤独创作年代

丹先生, 你必须向我求婚……”

的卡米耶, 我爱你, 但我不娶你”。

米耶的心已死,心己碎……。
一向落拓不羁、激情如火, 骄傲霸道的克洛岱尔小姐心想:“好!奥古斯特,我离开, 只有我真正离你之后, 你才知道珍惜我, 珍惜我的爱, 我也有才, 我也有我的风格 , 离开罗丹大师的呵护和光环, 我一定能自成一派, 荣满天下, 走着膲吧!

1893年,在倾尽全力说服罗丹离开萝丝失败后,罗丹当然也就没有实现自己曾许下的承诺-与卡米耶结婚,卡米耶选择离开自己的老师和情人。离开了罗丹的卡米耶将自己与外界隔离,沉浸在创作里,而这段时间,罗丹的职业生涯如日中天,达到高峰期,他继续默默地在艺术界和经济方面支持卡米耶。罗丹接替达鲁担任国家美术学会雕塑部门主席,卡米耶是其成员。 她展出了两件主要作品:《华尔兹》(第37号)和《克洛索》(第38号)。

年,卡米耶的弟弟保罗·克洛岱尔开始了他的领事生涯,他远离法国,于4月前赴纽约担任副领事,12月在波士顿担任副领事。 保罗的远离恰好与卡米耶离开罗丹发生在同一年,让卡米耶在失去爱情的同时失去一个精神支柱。

爱情中, 女人既易痴情, 更善绝情!而“传奇式人物的行为都是不可想象的, 放荡不羁和独断专横。”(雨果)。

1892年6月, 卡米耶在给罗丹的信中写道:“罗丹先生, 别来我府上了, 我还给你写给我的信。还是避免烦恼之事。另外, 我好多了。谢!

1895年,卡米耶给罗丹写道:“中午,我去餐馆就餐。我跟你说的全是真的, 务请你注意不要接近的工作宝。”


Adieux

《告别》: 罗丹1898


别》这件雕塑是罗丹最后一次请卡米耶作模特,意味的是永远的“告别”。卡米耶的眼睛忧伤无奈,似乎在接受自己的命运。令人不解的是嘴旁边的那一双手,似乎是在抚摸卡米耶的脸庞,还是在为她抹去眼泪?

米耶一方面欲摆脱爱情上的痛楚, 另一方面, 试图摆脱奥古斯特罗丹的艺术影响。因为已厌烦人们将其艺术作品与罗丹的作品混为一团, 她要远离罗丹, 打出自己的作品风格。

九世纪的法国,文学艺术依然是男性领域,涉足文学艺术只能是某些闲暇贵妇人作为消遣的一种爱好,一旦一个女子将创作作为一门职业,与男性平起平坐,社会还是会向她们投来不解以及反对的眼光。特别雕塑领城, 一个女子创作裸体艺术品更不为社会所接受, 她不得不面对道理偏见, 性别的限制, 以及由男性统领的艺术部与评审团。这也是卡米耶的艺术创作没有得到社会的肯定和支持的一个原因。

米耶的艺术天赋过人, 饱含才华横溢的作品有目共睹, 但是, 去卡米耶座落于波旁码头大道的两个雕塑工作室门可罗雀, 登门造访下订单者寥寥无几。情景实在不妙!

绘画艺术不一样,雕塑艺术耗资巨大,定向服务的艺术, 没有达官贵人的订单, 没有政府机构的订单, 生存的可能性极小。从卡米耶的大量信件可以看出她不遗余力,  寻求订单,给政界人物写信,  促请朋友们到处游说,  虽然已决定与罗丹一刀两断了, 还请罗丹利用其影响去追尾款 , 请罗丹找关系下订单, 甚至通过罗丹认识当时的总统等, 剪不断,理还乱!藕断丝连!

反, 罗丹的名声大振, 红得发紫, 统领三大雕塑工作室。慕名而至的名媛们搔首弄姿, 献心献身!罗丹来之不拒!英国女艺术家格温·约翰(Gwen John,1876年6月22日-1939年7月18日)先做罗丹的模特, 然后成为罗丹的情人, 据说她给罗丹写有一千封情书。罗丹的最后一任模特与情人是舒瓦瑟尔公爵夫人(Duchesse de Choiseul, 美国富家名门出生Claire Coudert,1864-1919)。罗丹的风流韵事极多, 据说与仆人和上流社会的名媛皆有染。

1895年,卡米耶收到两份订单:《克洛索》和《成 年》。


克洛索成 年

 卡米耶·克洛岱尔雕塑作品《成年》(巴黎罗丹博物)


年》是一幅非常令人感动心酸的雕塑,是卡米耶1895年制作的,1899年6月,青铜的订单被起草,然后由美术总监Henry Roujon在模棱两可的条件下取消。卡米耶认为罗丹要对此负责。最后在1903年在法国艺术沙龙以石膏版本展出,现在在奥赛博物馆的作品是1902年制作的铜塑版本。

年》本意是想展现成年的无奈,背叛离弃青春,而与衰老死神同路。雕塑也体现了萝丝罗丹卡米耶三者的关系。雕塑上的三个人物,攫住着成年男子是一个面目狰狞的老妪,长着一双翅膀, 代表死神,她丑陋却强大,是萝丝的化身。被死神揪住的是一个头颅低垂,紧闭双眼,面容无奈的成年男子,代表着软弱无力的罗丹,他接受了死神的威逼,而那只伸向后方的手,也暴露了他的恋恋不舍。跪在地上,向男子伸去双臂的是美丽的青春,是卡米耶本人,她的身子几乎要向男子倒下,而双脚却因为跪着而无法前行,她的面容凄楚却还带着一丝希望,在倾尽最后一丝力气挽留爱人。

位赤身裸体的年轻姑娘,她是我的姐姐,我的姐姐卡米耶。一位那样美好,那样骄傲的姑娘,却跪在地上,忍受侮辱,苦苦祈求!你们知道吗? 她被撕扯挣扎的是,此刻展现在你们眼前的,是她的灵魂。" 卡米耶的弟弟保罗·克洛岱尔这样解释自己姐姐的创作意图。

1899年1月,卡米耶搬到了位于Quai Bourbon的Ile 圣路易岛,这是她最后一间工作室公寓,她在那隐居创作,她的艺术技巧日益臻于完善。这段时间她展出了以下作品:Count de M ...(Maigret)肖像,Clotho,成年,珀尔修斯。

1900年巴黎的世界博览会上,卡米耶展示了沉思,火灾之梦,奥菲莉亚(哈马德里亚)。

1905年12月,Eugène Blot在他的画廊里为卡米耶举办了一个展览,展示她的11件青铜雕塑,这些青铜器在画廊里持续展览,并将定期在团体活动中展出。可是在开幕典礼的晚上,卡米耶的举止行为欠雅,不合场合。她的粗鲁言行令人震惊,使她的亲朋好友渐渐与她保持距离。

1906年,这一年卡米耶的兄弟保罗离开法国去中国就职,卡米耶停止了所有的创作活动,并开始对自己的雕塑进行了破坏。卡米耶的失望与绝望到了登峰造极, 其忘想症一发不可收拾:是她的前恋人罗丹故意搞阴谋, 拆她的台。她无法成名和缺乏人气全是罗丹的原因, 全是罗丹捣的鬼。


1909-1943 : 三十年的精神病院禁闭

着岁月的流逝,卡米耶的偏执狂(paranoïa)有增无减,无法控制了。 事态发展严重, 卡米耶邻居纷纷告警:为什么底层的套间的窗户总是关着?干瘪如材的妇人仅在清晨轻手轻脚出门,  搜寻发霉的食物。卡米耶的母亲决定将卡米耶送到艾伏亚市精神病院(asile Ville-Evrard)。一天, 医院的员工通过后门进入了套间, 抓住一个恐惧万分的居民。其实, 她站在石膏与晒干的沾土等待已久。室里的脏乱无法形容。

1913年,最疼爱卡米耶的父亲去世了。卡米耶没有被通知这一噩耗,也没有能参加最亲爱的父亲的葬礼。父亲的离去,让卡米耶失去了人间最后一份永恒的保护和支持。几天之后,卡米耶的母亲就把她送进精神病院,这一走,就是三十年。

米耶的母亲从未去探视过她。罗丹也从未去疯人院探视过她。她于1943年10月19日与世长辞。


疯人院

丹终于在1917年给了萝丝·伯雷一个名份, 成为罗丹夫人。不过两周后, 罗丹夫人就离开了人世。而几个月后, 罗丹自己于1917年11月17日去世,享年77岁。

说卡米耶塑造的罗丹半身像是罗丹唯一喜欢的作品。罗丹一辈子真正爱慕的是卡米耶, 罗丹从未喜欢其他女子, 永远不会喜欢其他女子。

一天,当罗丹来看我时,我突然看到他停在这张肖像前面,久久地看着他,轻轻地抚摸着铜像,然后痛哭了起来。 是的,放声恸哭。 像个孩子一样。 现在他去世已经十五年了。 事实上,他一辈子只爱过你,卡米尔,我今天可以说出来了。 所有其他的风流韵事 ,荒谬的世俗生活,都不值得一提。罗丹本质上还是非常质朴的,他的某些表现仅仅只是一种极端个性的释放。哦! 卡米尔,我很清楚,是他抛弃了你,我并不寻求为他辩护。 (Camille Claudel, CORRESPONDANCE, 2003, P306, 1932年9月3日,Eugène Blot至Camille Claudel)。

在1899年, 挪威诗人悲剧家(HenrikIbsen, 1828年3月20日 -1906年5月23日)为卡米耶与罗丹的爱情悲剧所感, 写成戏剧《我们会在另一个世界里醒来相见》。

这不是我要活着的地方,我要离开。在这里生活14年之后,我要为我的自由高声呐喊。 我的梦想就是立刻回维伦纽夫城(Villeneuve)去,再也不离开。如果我能回去,我该是如何的幸福! 我的美丽的维伦纽夫城,在这个地球上是独一无二的!卡米耶 至保罗 (1927年3月27日)。


没有结论的结论

先,时值三八妇女节,从宏观上,大家一起反思一下女子的情爱权力乃是理所应当之事。纵观历史的演变,若女性想要在情爱和婚姻中获得个人人格的彻底表现和完整的幸福,其充要条件是男女在社会生话中的根本平等,而女性的解放与平等权力的根本在于女性的经济与社会的独立。仅靠社会观念的自身改变是不够的,权力是靠争取而来的。

次,细心与好奇的读者一定会问 :为什雕情大师与痴情才女终究是有情人未成眷属?

者满怀同样的好奇心浏览了法文的绝大部分书刊,发现罗丹与卡米耶的执手相爱永远是剪不乱,理还乱,没有人能讲清楚!

一点可以肯定 :在法文的论述中,权威的研究者和传记作者没有用价值观念与道德绑架的立论与推理,如罗丹风流成性,玩弄女性,根本不爱卡米耶,或者说罗丹就是陈世美之类定论。

史的明镜告诉世人 :在情感领城,男性天才文学艺术家皆是暴君,而天赋过人的女性文学艺术家敏感细腻超人皆是痴情烈女。情爱景君与痴情烈女执手相恋必定是昏天黑地,要死不活,暴风骤雨,寸步不让。

果说雕塑大师罗丹是天生我才我情必有用的话,那么卡蜜尔则是天生丽质丽才难自弃。轰轰烈烈的疯狂相恋中理智没有丝毫的位置,那怕是细微柔软的沙子也不能揉进两双含情脉脉的对视眼睛。

的喜悦与幸福只有当事者才知其中之味,而爱情中的撕心裂肺与痛不欲生的爱恨交加之意只存在于当事人的泪水之中。



卡米耶的主要作品


 

 

Paul

Jeune Romain ou Mon Frère (1882-1883) par CLAUDEL Camille (1864-1943)


Camille CLAUDEL, La Petite Châtelaine, 1895-1896

Camille CLAUDEL, La Petite Châtelaine, 1895-1896


CLAUDEL Camille, Les Causeuses (1893)

CLAUDEL Camille, Les Causeuses (1893)


Camille Claudel , Profonde pensée (1900 )

Camille Claudel , Profonde pensée (1900 )


camille Claudel : ' Clotho" - 1893

camille Claudel : ' Clotho" - 1893 Claudel : ' Clotho" - 1893



同一作者的其它文章

- 法国的社会福利政策:理想之光与现实之路的交汇博弈

- 加拿大也有黄马甲游行?你先要知道法国黄马甲背后的真相!

看懂法国黄马甲社会风暴:十问十答

- 法前总统奥朗德重返政坛?一场回到未来的好梦难圆!

- 山不转水转,女政治家罗娅尔跃跃欲试,欲东山再起

- 特朗普继续锁定选民芳心,美国中期选举的另一种解读

- 法国极右派父女为钱打破头,生姜仍是老的辣

- 法国左右政客能言善辩!谩辞哗说,脸不变色心不跳

- 法国新选国民议会议长 :拜宜霍(Bayrou)孤注一掷,民主运动党(Modem)自取其辱

- 从难民之子到法国歌坛泰斗的路有多远?缅怀查理·阿兹纳弗(Charles Aznavour)

阿Q式少见多怪并不可笑,可笑的是不欲多见 ( - 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阿Q:中国国家话剧院话剧《人生天地间》法国巡演)

- 歌星介绍(朱元发): 法国歌坛传奇大师恩里科·马西亚斯 :歌声情怀诉恳凄婉,性感迷人,浪漫至极  --  法国歌坛大师恩里科·马西亚斯 : 爱无所求 (L’amour, c’est pour rien )

《五月爱丽舍宫》的读者,听众和支持者,je vous aime (我真爱你们)!

三大卷《留法四十年》: 你我的梦想,你我的风采

- Une femme amoureuse : 《卿心为君倾» (【塞纳丽人行俏译名歌】: Une femme amoureuse)

- 只为与你相见 - 古雍石畔(La Roche-Guyon)千年雅丽古村行

-【爱恨交加谈欧盟】: (欧盟个人隐私)数据保护总则(RGPD): 欧盟的装甲车开动了

- 法国公立与私立中学的优劣排名,社会分层初见端倪

- 从黄瓜理论探究法国的衰败和崛起

- 法国人的情爱 : 清心寡欲守贞牌?浪漫开放随便来?- 法兰西不朽的文化耕耘者和摇滚法国英雄走了,'我真爱你' (Que je t'aime)

_ 法国《世界报 - 中国特刊》的另一种冷静和理智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