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路防线协同作战,法国目前抗疫举措解读

avion tGV tonneure

六路防线协同作战,法国目前抗疫举措解读

〖法国〗朱元发 博士


法国新冠状病毒肺炎流行病疫情(4月01日20h) :
累计确诊 :56989
累计治愈 :10935
累计死亡 :4032
流行病抗疫阶段 :3


温馨提示只会诘问法国政府“既有今日,何必当初?”者请别继续阅读本文


今,Covid-19在法国领士蔓延之快,来势之猛恐怕是一般的法国老百姓,悲观的政治决策者和大胆假设的传染病专家没有想像到的。

国医疗卫生系统的结构也没有为面对如此灾难而设计和建设。更不用淡西方发达国家的医疗卫生系统同时遭受措手不及的碰撞检验,史无前例!

来之,则安之,迎战吧!事在人为!

前法国政府的策略是六路防线协同作战 :

策略之一,在政治上,疫情透明公布的同时,安抚民心,避免社会动荡。

策略之二,法制国家,政府行为必须具有合法性,通过公共卫生应急法,出台相应的应急政令,确保国家组织正常运转,举债维护国民的生命正常开支。

策略之三,全国继续禁足,防止Covid-19见缝插针,导致医疗卫生系统绝对无法收治重证患者。

策略之四,紧急采购救人必需的口罩呼吸机等医疗物资。

策略之五,全国医疗系统互相支持,海陆空转移重症患者,合理空出床位,以待高峰到达之时,收治患者。

策略之六,抗疫的具体操作工具按既定方案运作。

临阵摸枪?还是运筹帷幄?让历史去评判吧!

过有一点必须明白 :政府必须全盘考虑,将疫情灾难控制在尽可能小的范围之内,而个人则期待政府的措施保护到每一个人。整体利益与个人期待的矛盾之处在此,人民的吐槽缘由亦在此。


策略之一 :疫情透明,安抚民情,避免社会动荡

所周知,民主制下的政府取信于民的唯一办法是透明。是否完全绝对透明肯定得就事论事了,比如说,事关国防安全和国家利益之事绝对不可能透明的,各国都一样。

统统马克龙和总理爱德华·菲力普频频致辞,向国民交代。卫生部长面对各种诘问和诉求,一一答复,签发一批政令。

晚卫生部的卫生总局局长萨洛姆《J. Salomon》一报,公布解释一切数据,回答医疗技术问题。不管怎么说,他绝不是那种一问三不知的职业官僚,这位教授局长对情况了如指掌。细心的电视听众一定记得他明言新冠状病毒感染死亡者的数据只包括在医院的死亡者,而在医院之外因新冠状病毒感染的死亡者暂时不在公布的数据之内。下星期可见统计数据公布。

抗疫战争中,是否能安抚民心,一国首脑的行动举足轻重。国家元首可以藏身爱丽舍宫的安全室,运筹帷幄,发号施令是一种不违法的做法。一国元首的龙体理应得保护,可以理解啊!

是法国总统选择了走出爱丽舍宫,直奔前线,前住医院看望医护人员,前往退休院(EHPAD)看望颇受Covid-19肆虐致死的高危人群,前往新冠状病毒感染重灾区的大东区的密卢斯市(Mulhouse), 在收治重病者的野战医院与其卫生官兵们(总统是三军统帅)一起,就地发表致辞,不过这次戴了口罩。

疫情肆虐之际,总统的贪生怕死和唯保自安是无法安抚国民,给于国民团结一致抗疫的信心。

抚民心,避免民众恐慌。 作为生产者的国民宅家了,社会财富的生产自然少了。通常,企业靠出产品和服务来支付各种费用,人民需要收入来生活。经济生活减慢,或者嘠然而止,一切优化的管理如阳光下的雪熔化了,一切的一切倾向倒闭与破产。怎么办!国家的社会福利政策挺身而出。据今天的媒体披露,法国政府拿出450亿欧元来援助企业。其实国家也没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绝的银子,唯一的办法举债救国救民救企业。


Macron hopital militaire

策略之二 :《紧急处理Covid-19疫情法》出台,政府依法频发政令,调制经济与社会的运转

国经过两院(国民议会和参议院)紧急动员讨论后,第2020-290号关于《紧急处理Covid-19疫情法》由总统签字后于2020年3月23日在《政府公报》(Journal Officiel)发表实施。

法律在抗疫中非常重要 :原因有若干 :1, 民主国家,哪怕是在大难当前,疫情肆虐当下,也得依法治国抗疫。

府行为的合法性是公信力的首要条件。讲讲话批批条在民主制下行不通。2.在该法第三条,启用了宪法第38条授权法 :

- “府为执行其施政纲领,可以要求议会授权自己在一定期限内以法令的方式采取通常属于法律范围内的措施。法令经征询行政法院的意见后,在内阁会议上制定。法令自公布之日起生效,但如果未能在授权法所规定的日期以前将请求追认的法律草案提交议会时,该法令即属无效。在本条第一款所规定的期限届满后,上述法令属于立法范围内的事项,只能由法律加以修改。"

府在启用宪法第38条,获得授权法(Habilitation),然而用政令法(Ordonnance)方式来修改法律和立法。而调节国家经济命脉的运转都是常法律来完成的。但是这些法令只限制在疫情期间适应有效。

3月26日第0074号政府公报(Journal Officiel)一下子就发表了28条政令花。而修改这些法律是需要花时间和精力的,更不用说专业知识。看来政府里的公务员也在紧张工作。

是这些法令只限制在疫情期间适应有效。


策略之三 :你我不出门,能救数千人,全国继续禁足,防止Covid-19见缝插针,导致导致医疗卫生系统绝对无法收治重症患者

面抗疫是个简单的数学问题。权威的传染学家们的共识是 :在不保持社会距离的情况下,一个携带病毒者很容易传染三个人,接下来三个人传染九个人,九个人传染二七人,指数增长之快是可以想象的。


schema de contamination

此禁足,保持社会距离是唯一扑火新冠状病毒大面积传染的有效方式。

足和保持社会距离无法解决已被传染者的收治问题,但是至少可以刹住病毒感染高峰,使永远有限的医疗卫生设施收治重症者,否则结果就是成千上万的患者不治而死。

2020年3月16日,由总理,卫生部长和内政部长共同签署的2020-260号关于《抗击Covid 19病毒蔓延情况下的外出走动》政令如下 :为了防止covid19病毒的传播,从即日起至3日31日止,全国人民无特允宅在住所,禁止外出。

足十多天,疫情不断高张,COVID-19 病毒传播曲线未被拉平。于是, 政府于2020年3月27日发表政《第2020-293号关于在公共卫生紧急状态下防范Covid-19流行病的若干必要总措施》。该政令将禁足措施延长至4月15日。

然酷爱自由的一少部分法国人不会老老实实地尊纪守法的,另加一部分人因需要照常上班工作,因此全国人民禁足宅居是不可能的。毋庸置疑,禁足定会刹住传染的涨势。


策略之四 : 紧急采购口罩及其他抗疫物质

世界经济全球化下,各国已无完全满足国内各种需求的全套生产线。如前如述,此次疫情危机是前所未有的。各国当然首先满足自已的需要,不能独立生产的国家就捉襟见肘了。

1. 修改《公共市场法》,确保应急采购必需医疗物资

国为了能够及时解决国家采购问题,3月25日发表了政令《2020 - 319号关于公共市场》,旨在对国家和公共机构采购法规松绑,但此修改令只适用于疫情阶段。君不知,法国为了防范国家采购中的行贿受贿现象,对投标与中标定有极其严格的操作原则,可认这样说,在法国公共投标中,常行贿中标的可能性极小。

2. 颁布国家征用口罩政令,免增口罩进口税

对新冠状病毒感染在法国国士蔓延,口罩匮乏,医疗卫生系统之需追在眉睫 ,法国政府举措于2020年3月13日发表2020 - 247号政令《抗击Covid-19 病毒感染的必要征用》。签于此政令的实施导致了一系列的实际问题,于是乎,法国政府于2020年3月20日公布的2020 - 281号修改令。

据两项政令,国家征用任何公私法人库存的“ 符合EN 14683 标准“ 〖修改政令增补〗的呼吸防护口罩,其类型是 :FFP2、FFP3、N95、N99、N100、P95、P99、P100、R95、R99、R100。另外国家征用生产和营销的同类型口罩。

是,根据负责卫生的部长的政令,直到5月31日止,进口而来的口罩库存可能全部或部分被国家征用,每个(公私机构)法人每季度允许存用而不被征用的数量是500万套的门槛。

后,法国海关给进口商的答复中表示暂时放松一贯的CE认证标准要求,并且减免进口税。

3. 开通从中国采购运输的“法中空运通道”

们安排好了货机飞往中国专运口罩。计划己落实,包租已准备,我们不难想象起“空运通道“(pont aérien)的景象,这就是将要实施的事了宜”(总理爱德华·菲利普在3月25日参议院宣布)。


masque arrivee de chine

 


之易,办之难。事先两大难题必纺解决 :一是运输飞机,因为世界上绝大多数航空公司的飞机趴在机场了。二是口罩可以当今世界的紧俏商品。

国财政与公共会计部下属的国家采购司(DAE)于3月22-23日签订了紧急运输部际行政合同,中标者是Geodis公司。

国卫生部辖管的专业行政操作者法国国家公共卫生署(Agence National Santé Publique)负责采购口罩及其医院物质。

中国采购的物质 :10亿个口罩,其中7千4百万FFP3型口罩,最先进的呼吸机。

一次运输将从中国南部的深圳起飞,数量为1千万口罩。

计“法中空运通道”会持续14个星期,如此以来,法国缺乏口罩的问题应该得以解决。

外,法国政府还订购了一千台呼吸机。


策略之五 : 全国医院资源互助,救治重症

毒传染永远出乎意料,医院的急救能力总是有限的。众所周知,意大利和武汉的医院爆满,无法收治所有新冠状病毒感染者。其实,作为九省通衢的武汉交通方便,当时也可以将大批非特别严重的患者转运到附近省份的医院治疗。

1。军机转移新冠状病毒感染患者

3月18日,在2020年抗疫中,法国政府首次使用军机转移新冠状病毒感染者。一架装备医疗器械的A330名为凤凰军机(Phenix)从法国最严重的灾区“大东区”(la Regipn Grand Est)的密户斯市(Mulhouse)将6位患者转移到马赛市和土伦市(Toulon)市的医院继续治疗。

3月24日,同架军队从法国最严重的灾区“大东区”(la Regipn Grand Est)的密户斯市(Mulhouse)和科尔马市(Colmar)的医院里将6位患者转处于法国西部的布雷斯特市(Brest)和坎佩尔市(Quimper)的医院继续治疗。

外,3月22日,法国军队的卫生部拿出战时抢救伤员的医疗装备,在重灾区的密户斯市医院停车场搭好了战地医院,一百多位军队医护人员,床位,氧气瓶和一切先进的抢救装备准备就绪,总共可收治30位新冠状病毒感染者,已有10位患者入住。

2. “迅雷”号般母 (Le porte-hélicoptères amphibie Tonnerre)转移患者

法国抗疫鏖战中,“讯雷号航母于3月22日从地中海上的科西嘉的医院通过海域将12位新冠状病毒感染者转移到法国南部马赛市的医院继续治疗。航母上装有两台手术台,69个床位,服务海员200多人。是高射炮打蚊子,大才小用?还是国家不惜一些代价救死扶伤?历史自有定论。

3. 高铁改装医疗设备,转移新冠状病毒感染者

3月26日,一辆特殊的高铁(TGV)满载救护医疗设备,车上有20名新冠状病毒感染重病者,从重灾大东区的斯特拉斯堡市(Strasbourg)出发,到达法国西部的南特市(Nantes)。至今为止,法国西部感染者甚少,该地区的医疗卫生机构可以支援重灾区。

3月27日,48名重病患者用同样医疗高铁从大东区转移到法国西南的新阿基坦大区(Nouvelle Aquitaine)的医院继续治疗。


策略之六,抗疫的具体操作工具按既定方案运作

2011年制定的大型流行病抗疫计划便派上用场,纲举目张,面对汹涌而至的疫情,法国政府决策者胸有成竹,启动国家防疫抗疫机制。

 1. 法国卫生部的危机中心指挥作战

生部的卫生与社会紧急事务接报与调度指挥操作中心(CORRUS),四十多位各方专家周一到周日二十四小时轮流值班,分析不断变化的疫情,为政府提供各种决策信息。


Salomon devent le centre CORRuS

 2. 大区卫生部(ARS)坚守前沿

生部在大区的直辖单位大区卫生局(ARS)全力以赴,坚守疫战的前线阵地。大区卫生局既是防疫的哨兵,向卫生部上报疫情,同时按照卫生部的指令,就地执行。

线阵营指挥所依法启用”回应特殊卫生状况的卫生系统组织(ORSAN)”,白衣计划(Plan blanc), 和蓝色计划(Plan Bleu),调兵谴将,征用人力与物力。


ARS IDF

世界没有翻不过的山,没有扑不灭的火灾。我们坚信法国定能在六路防线上协同作战,打赢这场抗疫战!

拿破仑 :不可能莫属法语表达(Impossible n'est pas français)!


(本文系原创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若欲转载,联系 zhu.yuanfa@gmail.com)


作者介绍 : 朱元发,1983年毕业于武汉大学,同年考取留法博士研究生。1992年以《战后法国社会学发展》博士论文获得巴黎索邦大学社会学博士。1999年考取法国政府公务员,进入法国里尔地区行政学院深造。2001年毕业后进入法国政府任职,曾任巴黎七大学兼职教师。
著作:《涂尔干社会学引论》,《韦伯恩思想概论》,《五月爱丽舍宫》, 《丈量巴黎》(2020年,主编)。文章发表于《读书》、《法国研究》和《法国国家科研中心学术杂志》等,最新学术文章: Une transformation sociale inévitable vers une identité commune et un partage de valeurs improbables, in Hermès, C.N.R.S.Editions n° 79, 2017。


livrezhu

同一作者的其它文章

- 法国抗疫智嚢团 :献智者从不买单

法国最佳100所高中,2020年公立与私立学校混合排名

- 抗疫鏖战在即,适度禁闭,法国政府抗疫举措解读

鼎国力抗疫:法国抗新冠病毒流行病的政策与操作解读

法国公共疫情监测,预警和抗疫管理 :立法制度化,管理程序化,行政责任制

-〖时事〗蜡炬成灰泪始干!法国反退休改革大罢工将偃旗息鼓

- 法国的社会福利政策:理想之光与现实之路的交汇博弈

- 加拿大也有黄马甲游行?你先要知道法国黄马甲背后的真相!

-【爱恨交加谈欧盟】: (欧盟个人隐私)数据保护总则(RGPD): 欧盟的装甲车开动了

- 法国公立与私立中学的优劣排名,社会分层初见端倪

- 从黄瓜理论探究法国的衰败和崛起

- 法兰西不朽的文化耕耘者和摇滚法国英雄走了,'我真爱你' (Que je t'aime)

_ 法国《世界报 - 中国特刊》的另一种冷静和理智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