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s professeurs français 我的法语老师 !

mes profs

Mes professeurs français 我的法语老师 :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忆我们的两位外教

fu hong


1977年中国恢复高考,听到消息后,我突击复习了一下文革期间学过的碎片式知识。幸好文革中,高瞻远瞩的妈妈一直鼓励我自学英语,这次可以在英语考试上拿好分。自知总分很难上理科大学,便报考了外国语学院,正好实现小时候想当外交官,飞向世界的梦想。尊重大人们的提示,填了神秘的法语专业。

法国—欧洲文化、艺术、建筑、法律法规之摇篮。这个传奇的国家在我们眼中魅力十足,令人神往:巴黎公社,悲惨世界,基督山伯爵,红与黑,茶花女…,

菲尔铁塔,卢浮宫,凡尔赛宫,巴黎圣母院,奥斯曼大道……

易十四,拿破仑,维克多.雨果,巴尔扎克,戴高乐……。伟人,名著,名胜古迹,数不胜数。

语是法兰西文明文化的璀璨结晶。 法国作家和文学批评家阿纳托尔·法朗士 (Anatole France)写道 :" 法语是一位女子, 这位女子标致如画,骄傲如神,温润如玉,执着如月,妩媚如花,丰满如梦,清白如冰,高雅如翡,亲善如故,疯狂如火,文静如水,我们倾情爱恋,承诺永远忠诚。" (La langue française est une femme. Et cette femme est si belle, si fière, si modeste, si hardie, si touchante, si voluptueuse, si chaste, si noble, si famillière, si folle, si sage, qu’on l’aime de tout son âme, et qu’on n’est jamais tenté de lui être infidèle.) (摘自朱元发编译《法国闪亮智慧 - 名人名言800句》,第119)

语准确严谨:国际文件中必不可少的文字副本。

音优美动听:法语是爱情的语言,英语是商务的语言,德语是战争的语言,意大利语是对上帝的语言。

命运女神的青睐,矮子里面充高人,众多考生中脱颖而出,我考上了四川外国语学院,78年如愿以偿进入法德系法语专业。

语优美动听的旋律在于小舌抖动发音,为了避免粗俗的非洲大舌音,每天晨起,同学们趁漱口刷牙之时,含口水,伸长脖子,头上揚,两眼翻白,集全身之精气通过喉头转动小舌,发出“儿…儿…”的天籁之音,盥洗间里此起彼伏。

们两个班一共四十来人,法语水平差异巨大,好几个同学已经在外语学校学习法语多年,每次考试驾轻就熟。大多数同学,同我一样从零起步。法语的听、说、读、写、译,耗尽了我们所有精力。

主任老师和蔼可亲,教学有方。他们的法语只需轻碰双唇更弹奏出一串串优美的音符,同学们好生敬佩,受益匪浅。

1979年,中外文化交流,历经10年文革封锁后第一次解禁。法语系先后聘请来两位40多岁的瑞士外教,担任高年级学生授课和培育师资工作。

士玛丽.约瑟-米诺Marie-José MICHAUD 瑞士洛桑中学教师,身材高大健壮,亚麻色的长发一丝不苟地拢在头顶扎出一条马尾,走路时摇来晃去。时常穿着亚麻色没有腰身的长袍,与她的体型很般配。一高兴就教我们唱“ La Suisse est belle …瑞士真美好,为她而歌唱…。”

丽.约瑟很美,皮肤白皙,高鼻子大眼睛,很像巴黎建筑装饰中的希腊女像柱。她从瑞士带来了大量的法语书籍,把一间办公室变成图书馆。大概是异性相吸的原理,她的身边总是围着一大群男生。图书馆的钥匙由她喜欢的男生掌握。

士沃尔夫.希大地Rolf sie GENTHALER研究教育法的老师,身材瘦小,精力充沛,亚麻色短发,长鼻子,两眼炯炯有神,最喜欢穿中山装。他非常满意自己的中国名字“希大地”,既“希望在大地”。一高兴就教我们唱:“ la Suisse est belle …瑞士真美好,为她而歌唱…”。

身边常常围着一大群女生。他办公室墙上挂着一副横幅“ Pierre ne fume pas 皮埃尔不要吸烟!“,是他来中国任教之前,母亲亲切的嘱咐。


prof

教的到来打开了我们的眼界,法语书籍、法国影视,法语诗歌等等,让我们这群井底之蛙,跳上了大陆,看见了诗和远方。

王子petit prince “,”无家可归sans famille “,”悲惨世纪les Misérables “,印象最深的是那部吉娜.蒙露Jeanne Moreau 主演的电影“Jules et Jim 余勒与吉姆”,和那首“生活漩涡la Tourbillon de la vie “之歌。

们青春芳华中的第一部法语原版电影,黑白片,虽然那时还听不太懂电影台词,却留下了终生难忘的记忆。

个外教备课都很认真负责,对同学有问必答。但教学方法完全不同,玛丽.约瑟比较照本宣科,像教小孩,要求严格,喜欢学生跟她的思路一致。希大地喜欢启发式教学,每次上课,他就是个喜剧演员,把课文讲的有声有色,时而严肃,时而像小偷般地躲在课桌后,用不同的语调锻炼我们的听力,课堂中常常哄堂大笑。

位外教各有千秋,大家都很喜欢他们。没想到他们之间因为教学方法不一致,渐渐有了点小小矛盾。

曾经是他们冲突的“受害者”,一次,玛丽.约瑟发给我们一篇文章,要求用法语写出感想。看完文章,我洋洋洒洒写完自己的感想,还有点小得意。没想到她给我的批语;“白写了,离题太远,是受了希大地影响”。我好纳闷,从此循规蹈矩紧跟她的思维行事。“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

时除了上课同外教接触外,私下来往很少。有些同学经常在他们身边。希大地对我的印象可能不错,有个同学告诉我,他很袒护我,在他面前不能说我的怪话,那怕是开玩笑,他都会严肃地说:“fu hong 是个好学生,我很喜欢她”。

实我认为这是外国教师的一种崇高师德。

大地平时很幽默,考试时六亲不认。有一次听音小测验,每人一个隔离座位。中途我的笔掉地上,弯腰寻找,一抬头遇见他那虎视眈眈的眼睛紧盯着我,好像抓着了作弊的学生,我赶快举笔示意,他才转身离去。

了提高学生们的法语水平,玛丽.约瑟给我们每人一个瑞士中学生的通信地址,让我们附上个人照片写封自我介绍信,同瑞士朋友建立通信联系。

收到瑞士小朋友的回信和照片,一个15-6岁的小帅哥,典型瑞士人,高鼻子,蓝眼,亚麻色短发,脸上还有长着青春痘。小帅哥很热情,圣诞节还给我寄来瑞士巧克力。可惜通信并没有维持多久,那个年月国际信件走得太慢,还有不少清规戒律。而且国际邮费对我们大学生来说也是非常昂贵。


image3

1982年大学毕业后,我很快进入中国合资企业翻译行列。第一次陪同中国建设部技术培训团赴法国里昂学习,法国人打趣说我的法语像唱歌。后来得知我的外教是瑞士人,他们哈哈大笑:怪不得!有什么样的老师就有什么样的学生!可见外教的重要性不可忽视,所有的认知都在潜移默化,不以人的意识为转移。…以后在巴黎呆久了,瑞士口音自然变成巴黎口音。

少年后,同学聚会才知道:玛丽.约瑟和希大地老师,完成了6年的中国任教,返回了瑞士。玛丽约瑟在一次车祸中不幸身亡,英年早逝,令人唏嘘。希大地同一个中国女士结为伉俪,在瑞士美好的山湖中过着幸福的晚年。

当想起外教,想起班主任老师,想起那些教过我们的老师们,想起四年同窗的同学们,耳畔就会响起吉娜.蒙露Jeanne Moreau 唱的那首歌— “生活漩涡La Tourbillon de la vie ”。优美清雅的主旋律,带着淡淡忧伤。相思的词语萦绕在脑海,久久不能忘怀:

们相逢

们相识

们分手

线模糊失去了联系。

们再相遇

们再相聚

新点燃曾经的激情。

们再分手

个人

失在各自生活的漩涡里。

一天

们会再次重逢

们会再次相聚

互紧紧拥抱在一起……,


image3

同一作者的其它作品 :

- 打疫苗的奇怪经历 : 打疫苗竟然被冒名顶替

- 法国护士女士 : 成熟温柔能干

- 我在巴黎做手术

圣女(剩女)行动

- 难忘的“年味”永远的回忆

- L’ange gardien 守护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