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三人网,一个欧洲华语论坛

立足欧洲,本网站的宗旨是通过讨论,互动,认识,为深入了解欧洲提供交流平台。
欢迎大家参与,发表文章和参加视频讨论。要成为网站的参与者,请事先创建账号。

联系邮箱:info3ren@gmail.com

 

试读穆加贝下台的背后故事

“”
“”
“”
“”
“”

津巴布韦93岁,执政37年的穆加贝总统在歹戏拖棚达一个星期之后,终于和平下台。全世界人民都算是松了一口气,因为毕竟那里没有为此真的打起来。在一个那么落后的非洲内陆国家,宪法秩序居然没有受到什么破坏,就和平地完成了那么一次艰难的政权更迭。笔者真的要为莫桑比克叫好,为非洲叫好!执政党中央合法集会,投票罢免了他们的主席。人民上街和平示威,要求总统辞职。就是军队也只是温柔地“谏劝”老总统去职,没有放一枪一炮,更没有杀一个人。(简直都赶得上1989年,捷克斯洛伐克的“天鹅绒革命”的斯文水平了。)他在软禁之中,还能参加大学毕业典礼,还能在电视台上,在逼宫军方在座的情况下,誓言不打算辞职。最后,在该国国会动用宪法权力准备正式弹劾他的情况下,他才终于辞职。除了军车上街,处处都体现合法,在在都让本人惊羡。
是中国人都不会忘记,1976年,中国经历过类似的继承危机。那还是在老的领袖过世以后,未经合法的党内程序,“英明领袖华主席(在军方叶帅的协助下,动用汪东兴的中央警卫团,)一举粉碎四人帮。”人民也有游行(庆祝),但那是在事后。事前其实也有,那又不方便说。还有一点相象,就是大家都说,穆加贝的妻子就是津巴布韦的江青。
不要忘记,那里是当今世界发展最后进的大陆。就在津巴布韦北面不过一千公里的卢旺达,不过二十多年前,还发生过50-100万人规模的种族屠杀。在更远一些的西非尼日利亚和东非的索马里,还有博科圣地和青年党等恐怖组织正在疯狂杀人。有太多非洲国家,在几乎每次选举之后,输家都不肯认输,认为有严重贿选等情事发生,而且这种指控通常都属实。
更不要说,在更北面的阿拉伯世界,刚刚和正在发生多场内战外战,恐怖主义伊斯兰国杀人如麻,超过百万的难民因战乱流亡欧洲。数个老独裁者被乱枪打死或法庭吊死。
还不要忘记,津巴布韦正面临严重的经济危机。他们现在甚至没有国币,美元、南非兰特、甚至中国的人民币,都是他们现在的法定货币。他们的国币,出过面值100兆的,最后大概可以买一个面包的巨钞,沦为世界的笑柄。在这样的经济形势下,那里的人民还如此心平气和,也真是让人惊羡他们的脾气温和。
请大家注意一个现象,就是讲英语的东非国家,比讲法语的西非国家,通常都更斯文。正如英国的历史比法国的历史更斯文。这不同宗主国的不同的文明精神,似乎也会通过殖民的历史,传递给殖民地的人民和精英。
这种情况在美洲的加勒比海殖民地也能观察到。比如海地和多米尼加在同一个岛上。西边是曾被法国殖民的海地,东边是曾被英国殖民的多米尼加。多米尼加就比海地发展得好得多。
现在开始读背后的故事。
第一个要读的,当然就是那里的土改。这个事大家都在谈,但我谈的会有一点不一样。那个土改有相当的正当性,但是显然操之过急,且太过简单粗暴,而且是在穆加贝选举遇到困境的2000年代初激化,明显有骗取选票的不当动机在内。但是这个土改粗暴的程度,其实还远不及中国的1950年。至少那里政府并没有故意杀人,只是剥夺土地。不过我想说的都不是这些。
我想说的第一点是,那里的土改与1950年代中国的或台湾的或东亚其它国家(日本、朝鲜、韩国、越南)土改的效果为什么会不同?根据一切资料,在东亚不同国家的土改之后,农民的劳动积极性都是大幅度提高,农业出产有升无降。土改的宗旨是“耕者有其田”。因此而造成农产下降在东亚是匪夷所思的。中国的农业出产后来有下降,那都是在合作化以后。
在非洲/津巴布韦的土改之后,出现生产力严重下降的原因,也有很多文章说到。主要原因是那里的农场基本都由白人经营的现代化大型外向经济。主要作物都是出口到国外的经济作物。而那里的非洲人都是农业工人,对一切现代化的经营、海外市场等可以说是一无所知。贸然接手之后,一时之间当然就玩不转了。
这些本人都同意。下面本人要说的其他人大概就没有说到过了。
在中国(其它东亚国家基本情况应当类似),土改时,农业基本上还是小农甚至自然(非商品的自给自足)经济,作物主要是粮食,就算有商业成分规模也有限,都有现成的渠道可以解决。而中国的地主并不参与土地的具体经营,只是收租。以前的佃户除了没有土地所有权,要交租之外,负责土地的一切具体经营,包括剩余产品的商业销售。于是,他们从地主手里取得土地所有权之后,只有利益,没有损失。在中国,地主和佃户之间,只有阶级差别,没有种族差别。
非洲不是这样,土地被白人大规模商品化经营。非洲人只是当雇工。例外情况非常少。
现在笔者的问题来了。为什么中国是这样,非洲是那样?下面是本人要提出大家都没有说的第一层答案了。
中国之所以是这样,那是因为中国还没有被彻底殖民化。中国只是一个半殖民地。西方殖民势力只在城市,在工商业。根本或极少有殖民者跑到农村去经营农场/农业。简单地说,在中国农村,就只有一个地主和佃农共有的农业文明,没有外来文明。
非洲之所以是那样,是因为那里已经被彻底地殖民化,有大量(在津巴布韦,独立初期,有5%的人口是白人,主要是英裔。现在被赶得只剩1%。)的欧洲殖民者在那里已经好多代居住。他们从母国英国,带来了现代化的一切,包括机器、耕作技术、国际商业渠道等等。
那里的土著人民,在西方殖民者到来之前,多数还在部落时代,还在采集/狩猎,至多是极简单的原始农耕状态,比中国的农民在西方人到来之前的发展程度,(看看中国哪怕是山区的一直修到山顶的梯田。)要差得多。他们不仅没有机器、没有现代化的农业管理技能,更没有国际商业的任何知识和渠道。简单地说,在那里有两个文明。一个比当时的中国更发达先进的西方文明,一个比当时的中国更原始落后的土著文明。在非洲,两个文明之间的拼接,既有限,也不成功。双边力量太过悬殊。一边是狼,一边是羊。除了任人宰割,在二次大战以前,非西方世界的人民,真还没有什么办法。
为什么会这样?说来话有点长。西方的文明肇始于古希腊。这个文明从一开始就与世界其它地方的所有文明有完全不同的味道。所有的古代文明一开始都是独立的,自给自足的农耕文明。碍于当时可能达到的生产力水平,手工商业都只是其中附属的有限的部分。而古希腊文明从一开始就不是一个独立的文明,是一个必须依赖工商业、依赖与周边的农耕文明贸易才能生存的城市/工商业外向文明。
有人把者两种文明概括为黄色/大陆文明和蓝色/海洋文明。笔者有一个更赤裸裸,更血淋林,但更接近事实的称呼,就是西方文明是一个“食肉的文明”,而非西方文明都是“食草的文明”。如同肉食动物必须吃掉草食动物才能生存一样,肉食文明必须掠夺草食文明才能发展壮大。
现在笔者想来解释第二层原因:在同样的“弱者肉强者食”的殖民时代,不同的食草文明的境遇,为什么还是有明显的区别?具体地说,就是为什么中国的文明,没有像非洲和美洲那样,被西方文明完全“吞没”?那是因为,中国是一个虽然“食草”,却极度发达的农耕文明,有辽阔的土地,庞大的人口,发达的农业,众多的城市,有效的中央集权的政府,强大的固有文化。中国不是靠强,而是靠庞大和无法分割,以致八国联军一起来也是瓜分不掉。于是才一直保有了自己的政府,仅仅成为半殖民地。
而非洲并不是这样。英国大历史学家汤因比把人类历史划分为二十几个文明。(可惜其中只有很少几个传承至今。)但是他却不认为非洲是一个独立的文明,他把非洲称作在古代、中世纪和近代分别隶属于埃及文明、阿拉伯文明和西方文明的附属文明。
可能大家听说过津巴布韦这个国名的来历。这个词在非洲当地语言的意思是“石头城”,来源于在非洲本土已属十分罕见的大体存在于11-15世纪古代文明遗址石头城。该遗址中发掘出的一件的国宝级文物是一只断代为14世纪(相当于中国元代)高约40公分的石头鸟。请大家看下面三张照片,就可以明白这个古代文明的发展水平。能垒那么高大规整的石墙,能制作那么精致的石鸟图腾,在撒南非洲那样的环境里,这应当是一个国家政权。但是,那个国家(和所有其它独立发展的撒南非洲古代文明一样)没有文字,没有数学,甚至没有任何轮状(比如车轮、陶轮、纺轮、碾子)的物品,没有犁耕,也没有烧制的陶器和砖瓦。也没有造起过任何一层楼以上的房屋。而且,这个文明,在西方人到来之前很久,已经自行崩溃。
当年的西方人,到了非洲,的确如入无人之境。以至于在1885年,欧洲列强在德国的柏林开会,用直尺就可以把非洲瓜分掉。
这种用直尺画的边界,在北美洲的美国和加拿大之间还有。在亚洲的印尼和巴布亚新几内亚之间也有。它们出现的原因与非洲类似。
概括一下,英国的瓦特发明蒸汽机是在1765年。在此之前,中国的文明整体而言并不比欧洲落后。因此中国人要追赶的文明跨度最宽的时候不到250年。而非洲人/津巴布韦人要追赶的文明的最宽跨度超过3000年!(中国有甲骨文距今超过3000年。)中国人/东亚人是以发达的农耕文明追赶工业文明。撒南非洲人是以原始文明的基础跨过农耕文明想要去追赶工业文明。这就是,大家好像都不愿意提到的,非洲的发展比其它地方都困难大很多的根本原因。
其实,在非洲搞暴力土改的好像也就津巴布韦一国。而白人种植园经济也就津巴布韦和肯尼亚最为发达。肯尼亚并没有搞暴力土改,经济发展也更为顺利。
笔者的第三个问题是:为什么非洲会那么落后?有人说,那是因为缺乏学校、医院、公路、铁路。本人接着的问题是:以前的亚洲,中国,也缺乏这些东西。但是现在为什么在亚洲,在中国,这些东西已经比非洲多得多?是因为西方人对亚洲人比对非洲人更仁慈?送来的援助更多?还是他们自己努力建设出来的?为什么会有这个差距?
笔者认为,上面说的250年和3000年的发展差距可以很好地解释其中的原因。如果这个解释是对的,从这里出发,应当可以找到一些更有效的帮助非洲发展的方法。很显然,落后3000年,这个差距并不是西方殖民主义造成的。
同样基于这个原因,撒南非洲应当明白,中国和其它东亚国家的急起直追之路,他们的国家并不能轻易模仿复制,因为他们的人民和精英所经历的数千年的历程,太不一样。撒南非洲国家必须自己煞费苦心,去寻找适合于自己的发展之路。而这条路的最关键之处,就是用恰当的方式,获取东方或西方先进文明的帮助。
大家都知道,南部非洲曾经有过的几个白人执政的种族隔离政权都已经垮台,非洲人都已经拥有了无可置疑的政治统治权。但是,执了政的非洲人似乎与以前的白人殖民者后裔的关系都处得不是那么理想。在过去已经积累起大量财富和知识文化的欧洲人似乎在大批地离开非洲。(尤其是在津巴布韦,几乎已经走光。)个人以为,这种局面,不利于非洲的长远发展。非洲人纠正殖民时代留下来的不公正,应当有节有度。大体地说,对白人在殖民时代积聚起来的土地资产,应当赎买而不是简单剥夺。因为后者会把白人吓走,把外国资本吓走。对自己的长远发展弊大于利。比如2016年津巴布韦还发布政令要求所有外资企业必须出让至少51%的资本给本国公民。这件事,中资企业也包括在内。如果明白笔者本文的中心意思,即非洲本土文明比起西方或已经追上来的东方工业文明,差距太大,不要夸大自己的精英和人民的追赶能力。在自己牢牢掌握政治主权的前提下,非洲人/津巴布韦人应当对带来进步因素的外来人口资本,给予足够的尊重和礼遇,(就像中国在改革开放之初为他们提供超国民待遇一样。)以便努力引进、学习一切先进的东西,才能使追赶的遥遥路程有效缩短。
接替穆加贝的津巴布韦的新总统已经确定是现在似乎众望所归的南加古瓦。他的接任应当不会受到任何挑战。我们拭目以待,看他能否把这个不同发展程度文明之间的相处与合作问题处理得更好。笔者认为,这是津巴布韦能否保持稳定,恢复发展的关键因素。看履历,他与中国的交情非西方可比。这应当是中国的一个机会,但愿不会变成包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