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兰西不朽的文化耕耘者和摇滚法国英雄走了,'我真爱你' (Que je t'aime)

端木松和哈里戴

朱元发 https://www.amazon.fr/dp/291657879X

开篇 : 胡思乱想天人感应

端木松 Jean d'Ormesson: 法兰西文化的不朽之士

~ 哈里戴  :Johnny Hallyday1943615日-2017126日)音乐,歌唱,舞台,爱情,粉丝,盛宴 , 狐朋狗友,我真爱你(Que je t'aime

~ 法兰西国葬文人和非本族出生的摇滚歌星:浮想联翩

……


开篇 : 胡思乱想天人感应

时值2017121日星期五夜静人深之际,炎黄子孙热衷的微信群沸腾了,巴黎若干微信群展开了少有的大战 : 《欧洲三人网视频讨论》微信群内的愤青们忧国忧民,群情激昂,而标榜不务实事的知识群也一反往常的貌似友情的论战,抬杠升级,死不相让,战事延伸到好几个满员的非“低端群”。

笔者在纳闷,群里一贯“宠辱不惊”的聪颖女神立即道出其中奥秘 : 今年123日将出现超级月亮,月圆将至,群民情绪波动,实属正常的天人感应现象也。

真有天人感应之说? 无独有偶 124日月圆之后,法兰西文化的两颗巨星陨落。

法国不朽的一代文豪,睿智哲人端木松 Jean d'Ormesson)于2017125日仙逝了……

法国一代艺术英雄,摇滚巨星,哈里戴(Johnny Hallyday)于2017126日留下其名歌《我真爱你》,离开了人世……

法国右翼意识形态阵营痛失两位大将。但文化泰斗的思想和颇受法国人爱戴的歌星歌声却留给了整个法兰西……

 

1. 端木松 Jean d'Ormesson: 法兰西文化的不朽之士

身世  : Jean d'Ormesson1925616- 2017125日。法国崇尚和尊重文化的民族精神由来已久,入选法兰西学院(Académie française)者皆是法国知识界的泰斗,因此被奉为法兰西人文精神的不朽之士(immortels)。端木松1973年被选入法兰西学院院士,稳坐第12号宝座44年。

扛鼎著作成山端木松著书居多,而且很少粗制滥造,哗众取宠

代表作有 :《帝国之荣 - La Gloire de l'Empire1971年》;《上帝的贡品享乐 - Au plaisir de Dieu1974年》;《上帝,真身世与杰作,Dieu, sa vie, son œuvre1981年》;《流浪的犹太人史,Histoire du Juif errant1990年》,《世界末日的怪事,C'est une chose étrange à la fin que le monde2010年》,《我要说人生很美 - Je dirai malgré tout que cette vie fut belle2016年》。

端木松与密特朗 : 爱恨交加,打情骂俏,难舍难分

端木松与前总统密特朗的复杂关系可用俄法著名作曲家塞尔日·甘斯柏格(Serge GAINSBOURG, 192842- 199132日)一首爱情歌名来形容:Je t'aime moi non plus (我爱你,也可能不爱你;我想说爱你,但你不一定受爱)。

政治上,密特朗是满脑子左倾意识形式的社会党总统,但他出身富裕有闲的资本家家庭,而资本家酷爱的那一套 : 布置高雅的豪宅,线条宜人名车,精致的美食和高级文化素养美女(据说逝者端木松与密特朗钟爱同一类型的女士),左派的政治巨人总是津津乐道,卿卿我我,难舍难分。端木松棋高一筹,找到了密特朗的软肋,在《费加罗报》上大书特书,大批特批。密特朗脑羞成怒,也开谩骂之戒 : 端木松是位何等才华横溢的作者,但是政治思想又是何等的愚蠢!

血脉里流着法国人文精神的左派总统密特朗频频出招,妄图俘虏右派意识形态的大腕,小孩式的过家家之戏始终没停过 :

夜深人靜,塞纳河岸。时任总统密特朗与端木松久久慢步,侃侃而谈 : 文学,历史,政治,经济和社会。针尖对麦芒,旗鼓相当,各不相让。挑战就是要与值得挑战的人挑战!傲慢与智慧共存!

1988年,密特朗总统参观法兰西学院,一反共和国得体的礼仪风俗,将前总理米歇尔·德布雷凉在一边不理,与端木松侃侃而谈近一小时。

1992年,密特朗总统选择在索邦大学与端木松大战《马斯垂特条约》。面对数百万观众,端木松故造口误道 : 密特朗先生,您最好辞职,这样,欧盟建设才能如期进行。死掐没完。

1995517日,密特朗依法卸任总统职务,邀请端木松共进爱丽舍宫的最后早餐 : 天南海北,国事,家事,天下事,社会,人生,女人,爱情,死亡,闲址两小时!文人的虚荣心全满足了。临别时,密特朗道 : 我希望咱们后会有期,但也不一定能行。
如今,两位最好的仇敌相聚于另一世界,又可以唇枪舌战了。

端木松与毕沃 : 一山不能容二虎。毕沃打造端木松游泳池,文人佳话留青史

比沃与端木松有段脍炙人口,典型的文人面子上相轻,但是心里崇拜五体投地的佳话。

众所周知,贝尔纳·比沃(Bernard PIVOT - 193555日出生)是当代法国知识界能写,会说和会欣赏点评的全才。与他过招是每个文人梦寐以求之事。他在电视台主持过的高端文化节目《文化撇号 - Apostrophes》(中国作者亚丁先生曾受邀畅读其法文小说《红高梁》), 《文化清汤 - Bouillon de culture》和《自我重叠 - Double je》。

年轻的比沃曾挤入《费加罗报》,专门负责文化领城,而当时深得著名作家,文化部长安德烈·马尔罗赏识,新上任《费加罗报》的总经理端木松却觉得 : 比沃野心太大,且才华横溢,搞不好星星会变成月亮,于是乎,动动脑筋使使计,让年轻的比沃自己走路。年轻气盛的比沃也是傲气冲天 : 走,就走,但《费加罗报》得付赔偿金。总经理端木松拒绝赔偿。《费加罗报》的老板让.普沃斯特(Jean PROUVOST)惜才如金,掏出支票本劝架解围。比沃兑现支票,在博若菜(Beaujolais)的乡下别墅立马修了一游泳池,取名端木松游泳池Piscine d'Ormesson, 愤怒,复仇,幽默和自嘲之意昭然于天下。而端木松的反应更是耐人寻味 : 我曾想过我死后,或许有个学校以我的名字命名,没想到我还没死,就有人以我的名字给一游泳池取名。

与中国的武侠小说写的套路一样,不打不成交。人文之事也如此。比沃在其主持的电视文化节目中,曾邀请端木松二十六次,首屈一指。端木松仙逝后,比沃终了道出了其肺腑之言 : 端木松就是法国文化精华 : 睿智,乐观与幽默!

端木松与我等平庸之辈 : 道不尽的妒嫉之情

- 端木松聪明睿智,谈吐论战低调,令人妒嫉!
- 端木松学负五车,著述精僻,令人妒嫉!
- 端木松博大精深,开卷不厌,令人妒嫉!
- 端木松深得左右两大阵营敬畏,令人妒嫉!
- 端木松才华横溢,幽默超群,令人妒嫉!
- 端木松身性高雅,异性膜拜,令人妒嫉!
- 端木松潇洒励志,笑取人生,令人妒嫉!
- 端木松社会位尊,不取文痞之道,令人妒嫉!
- 端木松思想留世代,身名永不朽,令人妒嫉!

2. 哈里戴  :Johnny Hallyday1943615日-2017126日)音乐,歌唱,舞台,爱情,粉丝,盛宴 , 狐朋狗友,我真爱你(Que je t'aime

身世坎坷哈里戴真名让-菲力普·内沃斯默特(Jean-Philippe Léo Smet - 1943615 - 2017126日),哈里戴的生日,笔者终身难忘,道理很简单,同日收到不同的生日祝贺。哈里戴的生父比利时人,母亲法国人。哈里戴来到尘世六个月之后,父亲离家出走,年幼无知的哈里戴于是就成了被遗弃的孩子,一位姨妈将其拉扯养大。没有亲身父母之爱的早年人生将会如何影响他的一生?稀奇古怪的心理分析和精神分析层出不穷,是真是假?只有哈里戴心知肚明。切莫以小人之心去度法国当代的摇滚巨星之腹。尽管如此,哈里戴仍是在心底留有一块依恋父母之地,他曾以摇滚专有的歇斯底里般高声呐喊 : 《生我之父 -  A propos de mon père》,《我有难处 -J'ai un problème 》,《我会忘记你姓名 - J'oublierai ton nom ,《独身一人 - Seul, 《与爱无缘- Derrière l'amour, 《见好而活 - Vivre pour le meilleur,
《爱我吧- Aime moi, 《我等你- je t'attends.

马克龙总统说了一句非常感人至深充满人情的话 : 哈里戴身上,有我们每个人的气息。

哈里戴深得法国芸芸众生的厚爱 : 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富的,穷的,摇滚音乐的痴迷者和旁观者,有文化者和白痴。

哈里戴一生潇洒而过: 永远从事自己钟爱的歌唱事业,摇滚音乐和巡回演出就是他的全部人生。声声调调,字字句句唱心怀。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寅吃卯粮,今日有酒今日醉,圣托佩(SAINT TROPEZ)别墅庄园里夜夜笙歌艳舞,穷兄乱弟狐朋狗友天天侃大山,烟酒毒品来兴奋, 找灵感!

60年的演艺生涯,台台疯狂,曲曲灌情。倾情呐喊,疯狂摇滚。粉丝雄聚百万,破财献身,随叫随到。人生难得几回疯,不疯更何待!

啥里戴唱过数千歌曲,似乎每人都能找到共鸣的一曲。民意测验显示 : 男人们特别喜爱的是《抓住夜色 - Retiens la nuit》,《点起篝火 - Allumer le feu》,跟着摇滚音乐走……

而女士们,则永远少不了那些似水寸肠柔情 : 《我承诺 - Je te promets 》(智子的中文版信达雅),《我真爱你 -  Que je t'aime » (逸韵浅吟译得情真意切)……

哈里戴还有一首《哦 玛丽》,唱的是世道炎凉,人生的酸甜苦辣和心灵安慰诉求期待。法国的大街小巷曾一阵子到处都是《哦 玛丽》。笔者自己毫无翻译哈里戴歌词的文学才华和灵感,于是友情邀请素未谋面的才女智子献智贡才,倾情翻译《哦,玛丽,Oh Marie》,以此共同缅怀逝者 - 摇滚法国英雄哈里戴。

玛丽 ,你可知道
所有他们施与我的痛苦
玛丽 我多么想
能在你的怀里依偎片刻

我的纯真在渐渐地消失
你曾是我最后的希望
一点一点地你也在消失
尽管我全力以赴 却毫无希望

一切不复从前
我亲眼目睹的更多是丑恶而非美好
人们变成了一群彻头彻尾的疯子
我要竭尽全力忘掉这一切

玛丽 你可知道
所有他们施与我的痛苦
玛丽 我是多么想
能在你的怀里依偎片刻

我整天疲于奔跑
却不知何去何从
在枪炮声和战火硝烟中
我看到影子们在相互残杀

明天将是伟大的一天
我们必须证明我们的勇敢
去冲在战场最前方的第一线
玛利 祈求你 向我挥一挥手吧

躺在草丛中 我苏醒过来
我看见轻装上阵的死神
她承诺 再让我去度一次假
她承诺 再让我跳最后一支舞曲

玛丽 你可知道
所有他们施与我的痛苦

玛丽 我将在天堂里等着你
等你来与我相聚
玛丽 我将在天堂里等着你
等你来与我相聚

……

没有母爱,但情爱如雨后春笋

摇滚歌星的一夜情永远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舞台上下的心身共鸣是个永恒的情爱结晶过程。
法国歌星雪儿薇·瓦丹(Sylvie Vartan1944815日出身),原籍保加利亚,金髮碧眼,高雅清纯,与哈里戴一见钟情,1965412日成親完婚,生下一子,取名戴维(David)。

1981年,摇滚歌手迎娶年仅24岁的法国演员伊丽莎贝·艾齐勒(Elisabeth Etienne 195766日出生)。情与婚真如昙花一现,厮守计22天。

1983年,哈里戴在电视一台(TF1)录制节目时与法国端庄女演员娜塔莉·拜宜(Nathalie Baye1948716日出生)一见钟情,其相悦之意跃然屏幕之上。罗娜(Laura)是他们的云雨激情的结晶。

哈里戴有个为他写歌词的好友,克斯基昂·布隆笛约(Christian Blondieau),后者有位宝贝女儿,冰雪公主阿德琳娜(Adeline Blondieau197129日出生),天天围着哈里戴转,一不小心,两者生情意,199079日,法国年迈的摇滚巨星与年仅19岁的毛丫头阿德琳娜喜结良缘。据说圈里人都不看好这段情爱和婚姻。这对老夫少妻离了婚,又结婚,又离婚。飞飞扬扬。哈里戴赔了夫人又折兵 : 阿德琳娜一不忠诚,二要钱,三撰书抖家丑。搞得哈里戴大伤元气。

随后,心里流血的摇滚巨星与年仅20岁的法国小姐琳达·海笛(Linda Hardy19731011日出生),打情骂俏数周。八卦杂志眉开眼笑,销售量上去了。

1995年,哈里戴与仅20年的莱娣塞雅·布杜(Laeticia Boudou1975318日出生)邂逅相遇,成眷属,领养一双越南童女雅德(Jade)和乔伊(JOY)。从此,多情的法国摇滚大王貌似收心。


3. 法兰西国葬文人和非本族出生的摇滚歌星 : 浮想联翩

2017128日,法国一代杰出作家和文人端木松的葬礼在埋葬拿破仑的荣军院(INVALIDES)举行,算是国葬吧!总统马克龙致辞。习惯性的葬礼颂词动人心弦! 共和国的文化铅笔在灵柩上与逝者共存,多么细腻的人文心思,多么重要的象征啊!法国的软实力不愧名列世界前茅!

2017129日,法国摇滚巨星的尘世最后一程 : 世界上最美的香榭丽舍大街含泪默哀,哈里戴的遗体沿大道而行,数不清的法国人含泪发丧,别了 : 我们的约翰·哈里戴,别了,我们的摇滚歌手!
一场牵动法国不同社会阶层几代人心的葬礼,可与法国大文豪雨果的葬礼齐名。犹如马克龙所说,哈里戴不仅仅只是一个歌手,他是法兰西的一部分,他在法国永生不灭。

法国的文化雄才已去,摇滚巨星陨落,但是,音容永在……

……


即使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即使有人曾许你太多承諾
即使这一切都是陈词滥调 如风轻云淡飘过
即使第二天早上就是我們故事的结束
我仍要承諾 予你炽热和溫柔的片刻時光
哪怕不是一整个良宵
而仅仅只是几个时辰
……

当你长发铺展
一如夏日的太阳
而你头下之枕
仿佛一田的麦浪
当阴影与光亮
在你的娇躯上勾勒
山峦,森林
以及宝藏丰腴的岛屿
我多么爱你,我多么爱你、我多么爱你
我多么爱你,我多么爱你、我多么爱你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