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人的情爱 : 清心寡欲守贞牌?浪漫开放随便来?

Femme francaise attirante

朱元发

引言 : 情爱论战三部曲 : 超级出格诱惑泛滥成灾,反性骚扰运动风起云涌,矫枉过正重挺诱惑的媚力

  1. 女权主义者心理变态吗?
  2. 大男子主义式的情爱反社会吗?
  3.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 五种情爱似永恒

 :法国人的情爱有纠结吗?

引言 : 情爱论战三部曲 : 超级出格诱惑泛滥成灾,反性骚扰运动风起云涌,矫枉过正重挺诱惑的媚力

哈维·温斯坦哈(Harvey Weinstein),1952年3月19日出生, 是美国好莱坞的金牌制片人,一部《莎翁情史》风靡全球。在佳丽粉黛成群的好莱坞职场上,温斯坦哈的身心就像四季常开的蓟菜(artichaut)一样朝三暮四,红道黑道皆吃: 对按影视圈潜规则献身的女明星或准女明星来之不拒,可恶的是瓜田强纳履,李下强整冠,十多年如一日。谁晓一夜之间,成群结队的受害女性忽然恍然大悟,清醒过来,老死不相往来的失宠女性纷纷走出孤独,从台下重返台前,在社交网络上共同狂吐苦水: 温斯坦哈乃是恶棍一个,好色成瘾,仗势欺人,类似人渣,罪该万死。

于是乎,女权主义刮起了扫荡一切殷勤好色男子的龙卷风。Me Too(或#MeToo,直译为“我也是)顷刻之间成了社交网络上的主题标签:打击和谴责性侵犯与性骚扰行为。全球集体吐槽,声讨多情男人的出格诱惑,性骚扰和性侵犯。数百万女子讲述她们的不愉快的,被迫接受求欢的耻辱经历。

利用手中的职权和发霉的铜臭味胁迫女性,强取欢爱不仅低级趣味,而且不合情理不合法,罪责难逃。

职场上,公共场所,小范围的社交晚会上: 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男女授受不亲,发乎于情,止乎于礼,雷池之界,不可逾越。一时间风口浪尖处的殷勤多情的男士们如惊弓之鸟,有情有爱,却恇怯不前了。与此同时,梦想被爱的多情女子也被冷落了,又是颠倒黑白,混淆视听。

骨子里饱含浪漫情调的法国男女不干了,特别是那些灵魂深处期待被温馨式调戏的法国高知女性们不干了,勇敢地站出来说话了。

2018年1月10日一百多位高知女性在《世界报》上签署发表一份共同宣言:《女士们表达的另一种心声》,对#MeToo及法国的相关运动进行了抨击。这份宣言一石激起千层浪,全球反应强烈。随之,《世界报》于1月12日发表若干跟踪报道。各种言之成理的讨论,理论,呼吁,反呼吁,愤怒,反愤怒纷至沓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值得一述。

男欢女爱的那些事是人类永恒的争争辩主题。永远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抑或男唱女随,抑或阴盛阳衰。古今中外的社会学家, 人类学家和伦理学家苦心调研,著述堆积如山,但仍无定论性的范例。

从人类学和社会学上来讲,男人与女人的社会关系和情爱纠结无非是二种类型 :

A. 浪漫开放随便来 :如历史上的母系社会,男女性关系开放,自由。法国68年学生风潮之间和之后相当时间,性解放乃是时髦, 新鲜之事。非洲的一些原始部落也照样胡来。另外,今日世界的各个角落总有一些邪教里,两性关系随便来,乱伦之事满天飞.。

B. 循规蹈矩本分守: 男人和女人共同恪守道德的,合法的男女关系,一夫一妻制,遵循非强制性的性关系。非成年人受到严格的法律保护。无论是爱的行为和被爱的状况,在一定程度上受到社会价值观和普世的精神面貌等的约束。不道德的滥情会受到社会谴责,非法的性关系会受到法律惩罚等等。

1. 女权主义者心理变态吗?

女权主义是一种哲学,政治和社会思想运动,其宗旨十分简便明确:获得男女之间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法律及个体等方面的平等对待和平等权力。女权主义诉求最多的是:同工同酬。

坚定而且疯狂的女权主义的理念筒单易懂:女人永运是好色男人们的猎物,换言之,女人不过是好色多情的男人们炫耀风流韵事(conquête féminine)的对象而已。男女在性爱方面理应平起平坐,拒绝男唱女从,阳刚在上。性侵犯和性骚扰不仅应遭社会舆论监督和谴责,而且应该遭到法律的严厉制裁。

在法国女权主义的龙卷风运动之下:男女同事进行正常的工作会面时,必须大门敞开,勾肩搭背之类的简单肢体语言(gestes deplacés)已成大忌,男女授受不亲,什么偷吻(baiser volé), 什么存心追求(draguer), 什么殷情纠缠(importuner)皆是大义不道的龌龊 之事,等等。

随便翻翻女权主义的著述,偶尔听听女权主义在广播电视里的振振有辞,不难设想一种荒唐无稽,令人贻笑万分的男女绝对平等的交往和生活模式 :男女完全隔离,男女在地球上,在一个国家里,在一座城市里,或在一乡村里各占半边天,用最佳的算法(algorithme),通过SQL语言来匹配男女亲事,牛郎织女式定期相会,完成人类繁殖,其它时间则老死不相往来。

还是言归正传吧!

法国的女权运动始于十五世纪,十九世纪初见端倪。最著名的女权主义者应该是哲学家萨特的伴侣 西蒙娜·德·波伏娃(Simone de Beauvoir,1908年1月9日 - 1986年4月14日),她在其里程碑著作《第二性》中抨击性歧视(sexisme)和蔑视女性(misogynie)。)

Simone de Beuavoir
法国的女权运动结果是在历史上为女性获得了两大基本权力 :
  1. 政治上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1944年3月23日议会投票通过,同年4月21日,戴高乐将军签署法令实施。
  2. 合法堕胎权力,即1975年1月17日通过韦依法(interruption volontaire de grossesse)。

在法国,大家都知道,该法律是在女权主义运动的长期不懈,真正意义上斗争之下,由法国已逝的,一代伟大女性, 政治家西蒙娜·韦依(Simone Veil,1927年7月13日- 2017年6月30日)的个人信仰和奋不顾身的斗争下才得以通过的。没有人会忘记韦依在议会辩论中声泪俱下的画面。在此,颇值一提的是:韦依于1993年-1995年任社会事务部长,笔者在部里的大门进出口,宽大的走廊里,在电梯里,常见韦依这位德高望重,平易近人,可亲可佩的伟大女性!愿西蒙娜·韦依在先贤祠(Panthéon)安息!其音容与世共存。

法国捍卫女权的协会多如牛毛。最著名的是《母狗卫士》(Les Chiennes de garde ),于1999年由女历史学家佛罗伦莎·蒙特诺(Florence Montreynaud)和女作家伊莎贝尔·阿龙嵩(Isabelle Alonso)创立,影响甚大。

法国的女权主义运动功不可灭!在其响亮口号和行之有效的实践中,若干好色多情的男人们,或者被推定为多情好色的男人们已经被剥得体无完肤了。

2012年法国总统大选前夜,多米尼克·史托斯-卡恩(Dominique Strauss-Kahn,1949年4月25日出生),时任国际货币基金会主席,民意测验的“大红人”,法国“准总统”,这家伙多情好色总是管不住其小祖宗,2011年在纽约饥不择食,栽倒在一位其貌不扬的非裔妇女脚下,永别了法国的最高权力宝座。法国的女权主义当然不会放过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将所有难听的绰号和“桂冠”均送给好色的家伙。DSK身败名裂了,其高知的,颜值超群的明星记者夫人安娜·辛克莱尔(Anne Sinclair,)最终亦离他而去。

前巴黎市副市长丹尼思·伯班(Denis Baupin,1962年6月2日出生)因遭若干女性状告强行求欢,引咎辞职,身败名裂。

最近,法国环保部长尼古拉·于诺(Nicolas Hulot,1955年4月30日出生)也被推至风口浪尖,因十多年前一个女子状告其性侵袭,並且司法上已查无证据的指控丑闻,尴尬无比,窘境万般。

不过,既浪漫又爱思辩的法国高知女性总有不同凡响之处。法国女社会学家艾琳·泰瑞(Irène Théry, 1952 年 2 月 9 日出生)提出法国式女权主义的概念:男女性权力的绝对平等,诱惑快感的绝对平等,男女必须在双方绝对同意条件下交欢。偷吻可以,但必须是一种甜蜜美好的惊喜!

好一个美妙的情爱乌托邦!

2. 大男子主义式的情爱反社会吗 ?

法国《世界报》(Le Monde)20181 10 日发表一百多位高知女性签署的共同宣言 :《女士们由表达的另一种心声》(des femmes libèrent une autre parole)。这绝非是一篇哗众取宠的噪音式的胡说八道,而是法国浪漫文化和自由浪漫情爱的诉求和言之成理的理念。如此多的高知女性能够达成共识,本身业已提供了最佳答案。

签署者皆是法国功成名就者绝非等闲之辈。她们既非荡妇和只晓社交的风尘女子,更不是只知拚搏事业的女强人。她们中,才貌双全者比比皆是。她们均是热爱生活,期待和诉求五光十色情爱的,正常的,理性的,有代表性的,普遍受到尊重的高知女性(主要倡议者的名单附后*)。

《女士们自由表达的另一种心声》的立论简单明了: “强奸是犯罪,但是死皮赖脸的存心追求(drague insistante)和不合人意的存心追求(drague maladroite)情爱并非犯法行为,殷勤备至(galanterie)也不能算是大男子主义作祟的侵袭。”

哈维·温斯坦哈性丑闻曝露于世后,来势猛烈的女权主义#metoo不分青白皂白,见“猪手”便围剿,“猪手”们常常是有口,有冤难伸,职场失意,妻离子散。其实,多情的法国男人不过是有意无意地触碰了一下女性的膝盖,情不自禁地轻轻偷吻了一下暗恋的女子,工作聚餐时津津乐道地讲些色情故事,或者给他们单恋的女子发送挑逗情爱的短信而己。

可怕的是有点性味的文学艺术品在劫难逃:奥地利画家埃贡•席勒(Egon Schiele,1890年6月12日-1918年10月31日)的裸体海报被揭,波兰裔法国具象派画家巴尔蒂斯(Balthus, -2001年2月18日)的一幅画有恋童癖的嫌疑该撤,犹太裔导演、编剧和演员罗曼·波兰斯基(Roman Polanski,1933年8月18日出生)被判无权在法国电影馆(La Cinémathèque française)举行个人回顾展,让-克劳德·布里索(Jean-Claude Brisseau,1944 年 7 月 17 日出生)的展览也遭推延。还有位大学学究指斥米开朗基罗·安东尼奥尼(Michelangelo Antonioni,1912年9月29日-2007年7月30日)的影片《放大 - Blow - up》蔑视女性,是可忍,孰不可忍!

更有甚者,出版商则要挟女作家们:你们笔下的男性角色理应少一些“性别歧视”,千万别大谈特谈性爱和情爱,女性角色所遭受的“伤害”要更明显一些!文学创作之意于何有?简直是无聊的说教!

据说瑞典准备制定法律:男女交欢之前必须白字黑字签署首肯字据。总有一天,手机上会有成年人交欢共享的认证应用程序,毕竟方便实用!罗曼蒂克之情瞬间自然冲入九霄云外!

出身于德国的法国自由主义哲学家吕旺•奥吉安(Ruwen Ogien, 出生1949年之前的某个12月24日- 2017年5月4日)曾说过: 自由冒犯是艺术创造的充要条件。

同理可证:自由殷情纠缠(importuner)乃是性自由的充要条件。时代己变,女士们成熟有识,绝对明白并且驾御男女之事:男人们的性冲动本质上无礼可言,男子汉的性爱暴发本质上是狂野无比。存心追求(draguer)和性侵袭(agession sexuelle)存在天壤之别,不难识别,毫无疑点。

人不是石头,女人也不是石头,更不是冷血动物。一位女子白天可以高高在上,铁腕般地领导职业团体,但夜深人静之际,完全可以风情万种,成为男人性欲求欢的搭档,有何不妥?

坚定疯狂的女权主义揭露和抨击性侵袭和性骚扰可敬可佩,但是横扫男人们的殷情纠缠(importuner)的求欢之举不合情理,此举与女人们羞涩的期待被爱之心大相径庭。仇视男人和仇视性爱济无事。若不赋予大男子汉勇敢自由的殷情纠缠求欢,就等于剥夺了女士们拒绝'殷情纠缠求欢'的权力。两者相辅相承,缺一不可。

女士们切莫把自己当成是一个猎物,故而不出门,与世隔绝。有意无意地触碰女性身体的事故未必一定要上升到损害其尊严的高度,也未必会让其成为一个心理和身体惨遭蹂躏的受害者。女士们所珍视自由不是没有风险或责任的。

Dessin de Serguej

3.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 五种情爱似永恒

爱情,情爱和男女平等是个永恒的主题,一个永远没有结论的主题,一个永远让有血有肉有心的社会人纠结的主题!

清心寡欲守贞牌的捍卫者,虔诚且卖力活动的女权主义者,她们为的是什么?无非是争得被社会认可的,主动权的更多的情爱权力。即所谓拥有高高在上的驾御和统治意识与权力。

浪漫开放随便来的唱赞者,或者说性解放,性自由的支持者,他(她)们为的又是什么?无非是争得被社会认可的,大胆的情爱权力。

两者孰是孰非?又是者见,智者见智!但是法国的情爱研究专家们皆承认三点共识 :

A. 男女情爱只有分享诱惑的媚力才美好。

B. 女士们只有自由地表达欲望才是自由的情爱。

C. 清心寡欲的女权主义者和开放浪漫派的对立理念几乎是形式上学的,或者说是为了某种政治,社会目的而夸张其辞的。

我们不妨另辟思路,暂借影视的文艺作品来进一步理解两个阵营的情感困惑和矛盾之处。经典影片《飘》,《荆棘鸟》,《本能》,《廊桥遗梦》和《英国病人》淋漓尽致地表现了不同的爱情和情爱方式。我们没有任何理由相信,清心寡欲守贞牌的捍卫者,女权主义者和浪漫开放者会带着他们的固有的情爱成见去欣赏这五部经典爱情大片。
百闻不如一见!看过五部经典不免来一次温习,没看的亡羊补牢未为晚也!

A. 《飘》(又译《乱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1939)。

情爱范例之一:美国南北战争背景下,主人公斯嘉丽与白瑞德之间跌宕起伏的爱情故事犹似女权主义者与浪漫潇洒者于爱之争,理想与现实之争。不带任何目的的,纯粹的爱,如果与现实脱节,也会碰得头破血流。如何在我们爱的人与爱我们的人之间做取舍,永远是令人纠结的主题。

Autant en emporte le vente

 

B. 《荆棘鸟》The Thorn Birds - 1983

情爱范例之二:爱情和信仰的取舍,欲望和理想的博弈。在个人成功野心和世俗的荣华富贵的天平上摇摇摆摆中,亦有真情实意!古今中外满目皆是,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The Thorn Birds

C. 《本能》Basic Instinct, 1992

情爱范例之三: 人性欲望的冲动和挣扎。 在悬疑百出,惊悚丛生,扣人心弦的故事中,情爱如火山爆发,女主人公的劈腿场景,尽显女人魅力,画面的强烈效果冲破了传统的道德底线,让荷尔蒙奔涌。只要是有点血性的男子皆会钟爱此片,而身心解放的女子亦皆妒嫉莎朗·斯通的性感象征(sexe symbole)的镜像。

Basic Instinct

D.《廊桥遗梦》1995)(The Bridges of Madison country

情爱范例之四 :如何在爱情,家庭责任抉择? 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忘年忘情的浪漫倾心之恋,平凡的短暂的完美的灵肉合一,有花无果的婚外恋。遗憾和悔恨与日月共存!

the bridges of madison country

E. 《英国病人》The English Patient, 1996

情爱范例之五:沙漠里生长的绝望的爱情,影片里,战争背叛了人类,英雄背叛了祖国,妻子背叛了丈夫,爱背叛了道德,爱情的杀伤力远远大过了战争,我们可以背叛一切,却难以背叛自己的爱心。爱的承诺似永恒 : “ 那我们总有一天会重逢。” So one day we'll meet.)”。

English Patient

 : 法国人的情爱有纠结吗?

法国人的浪漫情怀和情爱赤裸裸地表现在法兰西文化的幽默,诙谐,调侃之中……

忠诚的女人遗憾终身,非忠诚女人则时有内疚(Les femmes fidèles ont des regrets et les femmes infidèles ont des remords。这是法国国营电视黄金新闻结束时,由幽默无比,颇受观众喜爱的主持人布鲁诺·马诸尔(Bruno Masure)微笑调侃的经典句子, 家喻户晓,男女老幼皆知。

诱惑,是女人征服的武器 ;诱惑,是男人犯错的借口 ( La tentation est l'arme d'une femme et l'excuse de l'homme)。浪漫的法国人真会发明自我开托之辞!

没有遗憾,悔恨,诱惑,会有脍炙人口,五光十色文学的杰作,艺术创新吗?

……爱总是爱,那怕是短暂的激情!” (《五月爱丽舍宫 》第 115(http://mp.weixin.qq.com/s/-ADLZcA7hsIaJR5l2PPNww)

Livre fleuré de Zhu

拙文洋洋洒洒地写了不少,但仍无令人心服口服的可靠结论。写文章虎头蛇尾真不妙!既然笔谈法国人的情爱,那就顺风推舟附上一首浪漫的法国男女特别喜欢的,迪迪埃·巴尔贝里韦雁(Didier  Barbelivien,1954 年 3 月 10 日出生)倾情演唱的《致所有我曾爱过的女孩》(À toutes les filles que j'ai aimées - 才女子馨译)。一位男子对每个爱过的女孩历历在目,流连忘返。为了让逝去的爱继续活在记忆里,他拒绝长大,选择永远留在青春年少时!

致所有我曾爱过的女孩儿
尽管如今她们已成为妇人
为了当初她们火山般的泪水
为了当初她们清泉般的娇媚
我选择留在青春年少时

致所有我曾爱过的女孩儿
为了操场上的一见钟情
为了花园里的约会
为了那些撕碎的情书
为了她们偷来的初吻
我选择留在青春年少时

她们的眼眸 宛若汪洋大海
我醉倒在那一汪深情的秋波里
她们的舞姿翩翩
我拜倒在她们的石榴裙下
她们振振有辞
爱是两个人的一生一世
她们的笑容 嘲弄而诡秘
她们在从林深处的橡树上
刻上了两颗天长地久的心
她们泪如雨注 无法自拔
当我们爱得天昏地暗

致所有我曾爱过的女孩儿
尽管如今她们已成为妇人
为了当初她们开怀的笑声
为了当初我们彻夜的欢乐
我选择留在青春年少时

致所有我曾爱过的女孩儿
从漫步沙滩到夕阳西下
从相拥曼舞到甜蜜晚餐
为了当初切切私语的缠绵
为了当初撕心裂肺的激情
我选择留在青春年少

-----

* 宣言的起草者是 : 作家,心理学家和精神分析学家萨娜·席希(Sarah Chiche,1976521 日出生,作家和艺术评论家卡德琳娜·米勒(Catherine Millet- 194841 日出生),演员作家卡德琳娜·罗帕-格耶(Catherine Robbe-Grillet, 19309 月 24 日出生),记者译者作者佩姬· 萨斯特(Peggy Sastre · 1981 年出生),阿卜露丝· 夏尔玛米(Abnousse Shalmani - 1977 年出生)。

宣言的签署者包括许多知名女性 : 文艺高管理卡蒂·阿里(kathy Alliou),艺术博物馆高管马里-罗妳·贝尔纳达克(Marie-Laure Bernadac,1950 年生,儿童作家斯蒂芬妮·布莱克(Stephanie Blake1968 年生,演员歌星英格丽·卡文(Ingrid Caven1938 年 8 月 4 日出),凯瑟琳·德纳芙 (Catherine Deneuve, 1943 年 10 月 22 日出生 )雕塑艺木家格洛丽亚· 弗里德曼(Gloria Friedmann, 1950 年出生),作家和散文家塞西·吉尔伯特(Cécile Guilbert,1963 年生),导演布特·雅克-瓦湍曼( Brigitte Jaques-Wajeman - 1946 年出生, 传学家克劳迪娜·朱利安,(Claudine Julien),演员电台节目主持人布吕特·莱尔(Brigitte Lahaie,19551012 日出生)作家文化机构高管娜塔莉·勒瑞(Nathalie Léger,1960 年生,新闻机构高管伊丽莎·莱维(Élisabeth Lévy, 1964 年 2 月 16 日出生),出版业家若艾娜·洛斯菲尔德Joëlle Losfeld,前国经济,社会与环保委员会成员索非·德-芒东(Sophie de Menthon,1948 年 4 月 2 日出生),作,法国人文协会主席马丽·塞耶尔(Marie Sellier19531212 日出生)。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