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菲梦庄园】壁炉

壁炉的火焰妖娆多姿,给人以温暖,团圆,归宿之感。除此以外,炉火总与食物有着密切的关系,这也许是来自我们远古祖先的基因,围炉而坐,烤点什么来吃吃总是好的。壁炉,作为一个取暖的器具,给人带来的绝不仅仅是身体和内心的温暖,还有一系列的温馨,快乐,热闹,美味,以及生命的原动力。炉火在燃烧,我在火焰的跳跃与柴木的噼啪声中感到安详与宁静……

新西兰杀手“大置换”宣言的摘录与批判

新西兰的恐袭案已经过去一些日子,评论还未消停。杀手塔兰特(Brenton Tarrant)的74页宣言书(以下简称“宣言”)在网上传播。这样的宣言当然会极力传播他的恐袭有理的荒谬理念,广泛传播的确也会有负面影响。但专业或准专业人士可以阅读检视,分析批判应当还是没有疑义。兵家孙子早有言到:“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羽菲梦庄园】巴黎的秋

常住巴黎的人都知道,这座世人瞩目的城市主色调是灰色的,每年十二月到次年四月之间,灰色阴沉的天空,绵绵的细雨总让人压抑得喘不过气来,悲伤的思绪常常缠绕着人们,像藤条绕着树般无法甩开。灰色的屋顶映衬着只剩下了灰色枝干的颓树,灰色的铁塔耸入无尽的灰色天空,像极了卢浮宫里名家笔下萧索的巴黎冬日印象.

【思慧的色彩】光与火的交融 - 法国超现实主义先驱 安德烈·马松

在本世纪所有与光和火擦肩而过的画家中,安德烈·马松(André MASSON, 1896-1987) 是最执着将目光投向太阳的一位。马松把阳光带进了其艺术,太阳照射进了人的面部上,照在树枝上,照在岩石上。他画着秘密的心灵的颤动,可怕的战争烙印。

书中自有驻颜术,法国女性爱读书!

在法国,最喜欢阅读和读书量最多的是法国女性。这是法国国家图书中心(CNL - Centre National du livre)发表的最新研究结论!在受访者中,39%每年读5至10本书,也就是法国人的平均读书量。31%宣称每年读书超过20本,而23%宣称自己是偶尔读书者,每年只读1至4本书。只有8%的受访者号称厌书,从不翻开一本书。

挽救法国沉疴的第二计:税民院

现在接着阐述本人为法国国是大讨论献出的第二计。

为了论述完整,我先给我下面要讨论的公众贪欲下一个明确的定义:在西式普选民主制度下,公众通过选票表达出来的,对多多益善的社会福利的无厌追求。

古语云: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自私自利,的确是人的天性的一部分。但如果没有普选制度,这种欲望,并不可能在左派的旗帜下集结起来,并不可能对一个国家的政治发展,产生无法抗拒的压迫力。

一直以来,左派的正统人士,或者由他们掌控的主流意识形态,都不相信西方国家的公民和政治精英会如此短视,认为民主制度一定可以及时地察觉并纠正这个错误。

当然自2008年世界金融海啸和2011年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以来的众多事态发展,已经让这个信念大大动摇。人们已经开始认真地讨论,如何还可能挽狂澜于既倒。

现在法国的黄马甲们,马克隆总统都提出,要展开大讨论,看如何能解决法国公民购买力长期不增长甚至日益萎缩的大问题。黄马甲们倒是没有提出要讨论如何解决法国入不敷出的问题。本人上一篇文章已经说了:“(黄马甲)们关注的真的几乎就仅限于各种索取。有没有黄马甲在要求做更多的贡献呢?”大概是没有吧?本人反正没有看见。“因为他们没有神经病。”

我们会在另一个世界里醒来相见!

一个才华横溢的男子和两个女人的命运,在法国灿烂辉煌的雕塑艺术天地交轨了。罗丹与卡米耶的无与伦比的天才雕塑创作记录了他俩与天地日月共存的,执手相爱泪沾襟的人生悲剧:一场轰轰烈烈的爱,一场令人凄然的无果之爱,一场烙印法国雕塑艺术史的灵感与创作之爱。 罗丹和卡米耶用他们天才雕塑家的, 善于捕捉质感的两双情感之手, 雕塑一片爱情的天地,执手相爱, 昏天黑地情满怀, 珠联璧合中的灵与肉的消魂,注定铸就了激情满怀的艺术共鸣和亲密无间的创作灵感的渗透!

公益劳动法:能不能是挽救法国沉疴的一剂妙药?

马克隆总统发起的为期两月的法国国是大辩论已经接近尾声。如果有什么想法再不发言就来不及了。本人想出两个主意。今天先行奉献一个,名称叫做:公益劳动法。 笔者这个方案的最大特点就是它自带资源,不用或基本不用花钱。就像豆科植物,无需施肥,而且可以使土壤越种越肥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