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2019

【思慧的色彩】光与火的交融 - 法国超现实主义先驱 安德烈·马松

在本世纪所有与光和火擦肩而过的画家中,安德烈·马松(André MASSON, 1896-1987) 是最执着将目光投向太阳的一位。马松把阳光带进了其艺术,太阳照射进了人的面部上,照在树枝上,照在岩石上。他画着秘密的心灵的颤动,可怕的战争烙印。

书中自有驻颜术,法国女性爱读书!

在法国,最喜欢阅读和读书量最多的是法国女性。这是法国国家图书中心(CNL - Centre National du livre)发表的最新研究结论!在受访者中,39%每年读5至10本书,也就是法国人的平均读书量。31%宣称每年读书超过20本,而23%宣称自己是偶尔读书者,每年只读1至4本书。只有8%的受访者号称厌书,从不翻开一本书。

挽救法国沉疴的第二计:税民院

现在接着阐述本人为法国国是大讨论献出的第二计。

为了论述完整,我先给我下面要讨论的公众贪欲下一个明确的定义:在西式普选民主制度下,公众通过选票表达出来的,对多多益善的社会福利的无厌追求。

古语云: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自私自利,的确是人的天性的一部分。但如果没有普选制度,这种欲望,并不可能在左派的旗帜下集结起来,并不可能对一个国家的政治发展,产生无法抗拒的压迫力。

一直以来,左派的正统人士,或者由他们掌控的主流意识形态,都不相信西方国家的公民和政治精英会如此短视,认为民主制度一定可以及时地察觉并纠正这个错误。

当然自2008年世界金融海啸和2011年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以来的众多事态发展,已经让这个信念大大动摇。人们已经开始认真地讨论,如何还可能挽狂澜于既倒。

现在法国的黄马甲们,马克隆总统都提出,要展开大讨论,看如何能解决法国公民购买力长期不增长甚至日益萎缩的大问题。黄马甲们倒是没有提出要讨论如何解决法国入不敷出的问题。本人上一篇文章已经说了:“(黄马甲)们关注的真的几乎就仅限于各种索取。有没有黄马甲在要求做更多的贡献呢?”大概是没有吧?本人反正没有看见。“因为他们没有神经病。”

我们会在另一个世界里醒来相见!

一个才华横溢的男子和两个女人的命运,在法国灿烂辉煌的雕塑艺术天地交轨了。罗丹与卡米耶的无与伦比的天才雕塑创作记录了他俩与天地日月共存的,执手相爱泪沾襟的人生悲剧:一场轰轰烈烈的爱,一场令人凄然的无果之爱,一场烙印法国雕塑艺术史的灵感与创作之爱。 罗丹和卡米耶用他们天才雕塑家的, 善于捕捉质感的两双情感之手, 雕塑一片爱情的天地,执手相爱, 昏天黑地情满怀, 珠联璧合中的灵与肉的消魂,注定铸就了激情满怀的艺术共鸣和亲密无间的创作灵感的渗透!

公益劳动法:能不能是挽救法国沉疴的一剂妙药?

马克隆总统发起的为期两月的法国国是大辩论已经接近尾声。如果有什么想法再不发言就来不及了。本人想出两个主意。今天先行奉献一个,名称叫做:公益劳动法。 笔者这个方案的最大特点就是它自带资源,不用或基本不用花钱。就像豆科植物,无需施肥,而且可以使土壤越种越肥沃。

【巴黎燕的世界】 拥山抱水之城安纳西

阿讷西离法国里昂不远,是一个位于法国东南部的阿尔卑斯山城镇。据史料记载,自公元一世纪自高卢罗马时期,安纳西就有村庄和繁荣的牧场。在文艺复兴时期是保守派阵营:反对宗教改革, 它在天主教改革中的作用,被称为“阿尔卑斯山的罗马”。虽没到春暖花开季节,树木仍是萧条,但当天艳阳高照,仿佛夏日时分。强烈的阳光,洒落在湖面,波光粼粼,如粒粒珍珠跳跃,阳光也将对岸山色,罩上一层光帘,图添神秘感。

[崔丽军] : 学武术

一日看到我家楼下的“徐汇区体育馆少年武术队”招生,毅然报名。原以为学武术,是武侠小说中,很酷的“刀叉剑戟”“飞檐走壁”,谁知,却是天天极苦而枯燥的“基本功”:马步,弓步,压步,虚步…,还有没完没了的“压腿”“踢腿”…,一次下来,腰酸背痛,晚上痛的睡不着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