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 2020

刘学伟:对西式民主和非西式民主分野的一些思考

对西式民主和非西式民主分野的一些思考

这是本人近日关于民主的讨论的下篇。

必须承认,现在世界上已经发展到至少是基本成熟阶段的民主只有西式民主一个类型。其它类型的民主都还在发展途中,远未成熟,还没有足够规范的样本可以概括。但我们还是已经可以看到两类民主之间的一些区别。这个最明显的区别,就是,西式的民主基本上都拥有三个特征:普选、多党、轮替。下文把这种民主称之为西式民主。缺乏这三项特征至少之一的民主,则称之为非西式民主。

其实,西式民主还有许多其它更本质的特征,比如宪政、法治、分权制衡、服从多数、但一系列基本人权(比如人身自由权和财产权)不受任何多数的侵犯等。不过这些特征都比较难于界定,不方便拿来直观地区分两类民主。这些特征的普适性和绝对价值比前三点都要高得多,可以或应该甚至必须被非西式民主吸纳。

一、西式民主的普适性

刘学伟:西式民主在中国传播为何如此坎坷?

西式民主在中国传播为何如此坎坷?

两论民主与中国(之一)
(实践/史实//思考/逻辑)

必须承认,现在世界上已经发展到至少是基本成熟阶段的民主只有西式民主一个类型。其它类型的民主都还在发展途中,远未成熟,还没有足够规范的样本可以概括。但我们还是已经可以看到两类民主之间的一些区别。这个最明显的区别,就是,西式的民主基本上都拥有三个特征:普选、多党、轮替。下文把这种民主称之为西式民主。缺乏这三项特征至少之一的民主,则称之为非西式民主。

其实,西式民主还有许多其它更本质的特征,比如宪政、法治、分权制衡、服从多数但一系列基本人权(比如人身自由权和财产权)不受多数侵犯等。不过这些特征都比较难于界定,不方便拿来直观地区分两类民主。而且,这些特征的普适性和绝对价值远比前三点高得多,可以或应该甚至必须被非西式民主吸纳。因此也并不适合拿来区分西式和非西式的民主。

上篇:简述(西式)民主在中国传播的坎坷历程

民主这个概念当然是100%的舶来品,中国历史上完全没有这个概念。民主这个词其实倒是有的。它的意思与人主一样,就是人民的主人,而不是人民当家做主。

新书《塞纳丽人行》出版,才华与情怀点燃巴黎人文浪漫之梦!

〖新书〗《塞纳丽人行》千呼万唤始出来,它载着在法华夏丽人们的雅逸情怀,展示了丽人们风格各异的写作才华,汇集成一部清新典雅的文学作品。《塞纳丽人行》于2020年九月由法国巴黎太平洋通出版社出版发行,简约,雅丽的封面设计是张芳女士的佳作。如果说文集之前,丽人作者们还是“犹抱琵琶半遮面",那么新书之后,读者翻开文集,浏览全书,对丽人们不再陌生,并通过她们的作品走进丽人的文学世界。- 书中自有黃金屋,塞纳文坊谱新曲。- 书中自有颜如玉,笔上相逢丽人行。

放弃不着边际的幻想,矢志与COVID-19长期共舞,法国抗疫举措解读

生活在法国必须放弃一系列的抗疫幻想 : 法国不可能实施中国式的一切切的抗疫措施,因为国情和国家组织不同, 放弃前嫌,未雨绸缪,佩戴口罩, 全球翘首等待的消灭新冠状病毒的“大救星”,Covid-19疫苗接种的普遍有效性有待验证,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矢志与COVID-19长期共舞 : 法国的经济复苏是不可颠覆的车轮, 重新全面禁足不太可能,局部适度禁足,一些学校关门在所难免, 目前暂时根除新冠状病毒之法,保持社交距离,勤洗衣,佩戴口罩乃是万全之策。

【渱之巴黎】巴黎塞纳河晚霞

小时候,太阳升起的时候,我发现,我走,太阳跟着我走,我停,它停。后来我和太阳走散了,年轻的我走得越来越快,世界有太多的五彩缤纷要去追逐,我忘记了我的太阳。直到有一天,世界安静了,我的脚步放慢了,我才发现太阳在黄昏里等我,而我迟到了这么多年。太阳将它所有我不曾留意的温柔和美丽积攒下来,无声无息地呈现给我。我也终于明白,这个世界我们什么都留不住,什么都会被遗忘,唯有此时此刻的奉献,值得我们相互守望。(编者按文/智子)

【渱之巴黎】巴黎卢森堡花园和它的皇后们

巴黎卢森堡花园和它的皇后们 : 这些伟大的巾帼英雄,以她们不同的坎坷身世,谱写出一个女性一个母亲深情无私的爱与勇敢坚毅的崇高品质。她们以英勇顽强的生命改变了法国历史,欧洲历史。为法国和欧洲的历史文化发展,起到了推波助澜不可磨灭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