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子的星空】 Chabadabada, 生命中最美好的岁月

【智子的星空】 Chabadabada生命中最美好的岁月 : 法国电影《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 “当我们恋爱时,我们总是美丽的。” 爱情让人变得脆弱,变得愚蠢,然而爱情同时又让我们变得如此美好!L’amour peut nous rendre fragile, con et merveille en même temps !

刘学伟:“以技术换市场”,华为可否进美国?

在整个贸易战其间,美国不停地指责中国盗窃美国技术,强迫技术转让。他们的实锤就是,在一些重要行业,(比如汽车行业。)中国强迫外资必须与中国资本合资,才能在中国开办企业,生产然后销售货品(比如汽车)。这就是要求外企必须转让技术,才能换取进入中国市场的资格。这种方式简称“以技术换市场”。西方人很不乐意,但是又万般觊觎中国的市场,最典型的如汽车行业,几乎所有的世界大厂家都接受了中国的这个条件,在中国开办了大量的合资企业,在数十年间,也由之赚取了海量的利润。当然同时,合资的中方企业也学到了很多的技术知识和管理经验。然后,以大家都明白的间接方式,慢慢地培养出了一批中国独资的汽车企业。现在,这些中国独资的汽车企业,已经进入到一个可以和合资企业分庭抗礼的战略新阶段。现在,中国已经允许了新能源汽车外商可以独资,传统汽车行业开放独资的期限也就在近期。

刘学伟:欧盟选举总观感:岁月难言静好,生计尚可延续

欧盟议会选举已经结束。“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今天似乎是:“没有大新闻,就是好新闻”。其实从这个看似平淡的结局中,还是可以看出大消息的。这次选举的第一个可置评之处是投票率大增。整个欧盟的平均数和法国类似,从41%增长到51%。这是很长时间以来没有的新现象。它让欧盟议会的合法性大增,让人们对西式民主的前景又多了一分信心。欧盟国家大型选举投票率长期缓慢低落一直遭人诟病。因为如果投票率继续下降直至可悲的水平,这个制度也就很难正常玩下去了。相交各国的内部重要选举,这个一贯关注率更低的大型选举的投票率都可以普遍大增,说明欧洲人还是有了危机意识。

刘学伟:中美贸易谈判还有几分成算?

过去一周,中美贸易谈判出现了惊涛骇浪,本来大家都预测只剩最后一公里需要征服的长征突然之间就被特朗普的几篇推特击退了不知多少,或者说几百公里吧。 现在双方已经重新开始互相加征关税,就是说,去年12月初习近平和特朗普达成的暂停协议完全作废,贸易战进入了3.0版行程。 不过局面至少到今天还没有完全失控。因为美国从13号开始加征的关税以货船离岸之日算起,到达美国还在两三周之后。中国的反击也是订在6月1号,算过去也是有两三周的空挡。中国的官媒表态是“要谈大门敞开,要打随时奉陪”。美方也表态谈判马上还要继续进行。

【欧盟议会选举】 图穷匕首见, 法国穆斯林群族政治凝聚力知多少?

5月26日的欧盟议会选举尘埃落定了,各种有理有据的评论已是白纸黑字定调了。还有那些铺天盖地的不着边际的立论,推理,简单地说就是那些胡说八道的引伸就如骄阳下的雪花 :融化了!仔细研究研究法国报刊杂志,冷静思考一下,写出几点感想,也许毫无独到之处。1. 图穷匕首见。民主制度下,选举结果是为政党与政客定制的测谎器; 2. 管中窥豹 - 法国穆斯林群族政治凝聚力知多少?

【智子的星空】5月8日,胜利抵达之日

【智子的星空】5月8日,胜利抵达之日。今天5月8日,是法国的节日,纪念第二次世界大战西欧战场结束。前年在诺曼底的一个海难上,我参观了二战纪念馆,在那,我读到了一首诗,今天我把它翻译成中文,与大家分享。“留在海滩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已经死的人,另一种是即将要死的人。来啊!跟我冲!”

【紫木的天地】在战争的废墟上重新结盟 - 《仇敌之心 - Cœur Ennemis》影评

【紫木的天地】在战争的废墟上重新结盟 - 《仇敌之心 - Cœurs Ennemis》影评 : “你要爱你们的仇敌”!多么美的境界,多么艰难的行动!当Lewis瞄准冰湖上的袭击者,但最终没有开枪时,我想慈悲之心也就在这一刻波及到现场每一个人......

【高彬的译园 - 古诗法译】【宋 李清照 】【 武陵春*·风住尘香花已尽】

【宋 李清照 】【 武陵春*·风住尘香花已尽】: Sur le Mode de Wuling Chun (Printemps à Wuling)* · Le vent s’est arrêté et les fleurs sont devenues des poussières. 【宋】李清照 [Dynastie des Song] LI Qingzhao /Traduction en français par GAO Bin / 译者:高彬

【紫木的天地】【墓园之晨】(小小说)

【墓园之晨】(小小说) : 她象侦探一样等待一个身影的出现。这里是新办公楼六楼会议室落地窗前。视野所及之处是一片城市墓园。这一片也许是新开辟的墓区。一字排开的石质墓碑在太阳里反射出白花花的光。男子在最边上一块墓地前停住,像前两次一样,小推车停在离他几步远的地方,他站在墓碑前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