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欧洲

〖曲悦〗:警察先生,我不是黄马甲啊!我是​丈量巴黎的老师!

2019年9月21日,天气晴朗,约好了下午两点半,带着丈量巴黎的丈友去巴黎地下采石场参观。然而,出了地铁站,我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黄马甲不是都在香街?不管怎么样,继续走吧!两边的路口都被防暴警察封死,只能沿着圣米歇尔大街往下走。凭着在凡尔赛宫人挤人的带团生涯里练出的本事,我在人群中穿梭。突然,前方传来爆炸的声音,紧接着烟雾弥漫,那熟悉的味道瞬间唤醒了我沉睡的记忆,十几年前学生运动的经历涌上心头:MMP, 催泪弹!

【巴黎燕的世界】 我们在巴黎的小菜园

【巴黎燕的世界】 我们在巴黎的小菜园 : 在全法国的华人讨论是在家喝啤酒吃西瓜,还是出门办事做亡命徒时,我们在巴黎一隅的袖珍国里,也打响了抢救生命之战!这里,没有流血,只有流汗;没有枪,没有炮,却有水壶各型号!

女儿·舞台·妈妈

她最后坚持完成表演,一个六岁的小孩经历了翻江倒海般的三分钟。下台后忆莲很快活跃起来跟其他小朋友们玩,甚至还在大厅里大家忙着吃饭,人声鼎沸的时候,自己溜回舞台随着音乐自在地舞蹈起来。我甚至还听到旁边有人说,“看看这个小女孩,现在没有压力了,跳得多高兴啊!”看到她快乐的样子,我虽然得到些许安慰,却是思绪万千,回到自己的童年。

留学法国前辈精英历史回顾展 - 法国东方艺术博物馆

展览首次收集了41位留法学者的个人资料,讲述了这些前辈精英们的生命轨迹及事迹。无可置疑,这些留法学者是现当代中国科学、技术、医学和文化、艺术等各个领域的奠基人和开创者。 这个展览也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以留法学者个人为主题所举办的二十世纪初令人瞩目的关于里昂中法大学留法前辈的一个独具特色的历史性展览。

【羽菲梦庄园】金色牧歌

波尔多的葡萄园,一般修剪到1至1.5米的高度,每颗葡萄藤上留下一到两个主干,枝条被引导成横向生长,固定在一排排支撑的架子上,整齐排列着,像极了列队的士兵。当收获的季节来临,葡萄藤约半米高处挂着满满当当的葡萄,葡萄串数不多,但每串都是一大把一大把饱满沉坠的,相当喜人。“壁垒,塔楼,城垛,碉楼,还有成片的葡萄园,舒缓的河流和阴翳的道路。真是奇异无比,浪漫到家了。”法国19世纪现实主义作家梅里美在其散文中如是描写法国的葡萄园景色。

【智子的星空】重返桑多利雅100天

这是一座气势恢宏,精美雅致的大楼,名字叫桑多利雅( Le Centorial),被列为巴黎历史文物,被誉为"银色宫殿",位于意大利人大道上,是曾经辉煌一世的里昂信贷银行总部的延伸。重返桑多利雅100天!这100天里,我每天都在尽情投入自己,去扑捉巴黎的身影,去端详她的美丽,仿佛要和巴黎来了一场恋爱,一场从开始就知道何时结束的恋爱。

【羽菲梦庄园】壁炉

壁炉的火焰妖娆多姿,给人以温暖,团圆,归宿之感。除此以外,炉火总与食物有着密切的关系,这也许是来自我们远古祖先的基因,围炉而坐,烤点什么来吃吃总是好的。壁炉,作为一个取暖的器具,给人带来的绝不仅仅是身体和内心的温暖,还有一系列的温馨,快乐,热闹,美味,以及生命的原动力。炉火在燃烧,我在火焰的跳跃与柴木的噼啪声中感到安详与宁静……

【巴黎燕的世界】 拥山抱水之城安纳西

阿讷西离法国里昂不远,是一个位于法国东南部的阿尔卑斯山城镇。据史料记载,自公元一世纪自高卢罗马时期,安纳西就有村庄和繁荣的牧场。在文艺复兴时期是保守派阵营:反对宗教改革, 它在天主教改革中的作用,被称为“阿尔卑斯山的罗马”。虽没到春暖花开季节,树木仍是萧条,但当天艳阳高照,仿佛夏日时分。强烈的阳光,洒落在湖面,波光粼粼,如粒粒珍珠跳跃,阳光也将对岸山色,罩上一层光帘,图添神秘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