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艺术

【智子的星空】我设计,故我在 - 皮尔·卡丹

皮尔·卡丹,这个名字象征着时尚,品味和个性,最著名的五个法国人之一,于12月29日星期二在巴黎附近的Neuilly-Sur-Seine的美国医院去世,享年98岁。他曾与André Courrèges(1923-2016)和Paco Rabanne共同参与战后法国高级女装的复兴。 “我永远在看着未来; 我永远为年轻人创造”,这名意大利移民的儿子具有远见卓识和非凡的幸运,从一位移民学徒,到创立他个人品牌,发展一个遍及100多个国家的商业帝国,并成为象征法国最高学术地位和威望的法国美术院士,他一辈子的事业兴趣在于创造,和征服下一个目标。今天,这个自誉为“马可·波罗”的法国人走了。

〖加拿大蒙特利尔〗疫情下的音乐会

今天音乐学院Class Concert班级音乐会,家长们不许进入音乐厅,只能坐在外面拿着手机看Youtube视频直播。孩子们则戴着口罩散坐在音乐厅的各处,只有上台表演时才被允许摘掉,不然十几分钟用力地演奏下来,估计口罩里的氧气也不够,孩子们的呼吸也要短促了!

新书《塞纳丽人行》出版,才华与情怀点燃巴黎人文浪漫之梦!

〖新书〗《塞纳丽人行》千呼万唤始出来,它载着在法华夏丽人们的雅逸情怀,展示了丽人们风格各异的写作才华,汇集成一部清新典雅的文学作品。《塞纳丽人行》于2020年九月由法国巴黎太平洋通出版社出版发行,简约,雅丽的封面设计是张芳女士的佳作。如果说文集之前,丽人作者们还是“犹抱琵琶半遮面",那么新书之后,读者翻开文集,浏览全书,对丽人们不再陌生,并通过她们的作品走进丽人的文学世界。- 书中自有黃金屋,塞纳文坊谱新曲。- 书中自有颜如玉,笔上相逢丽人行。

【渱之巴黎】巴黎塞纳河晚霞

小时候,太阳升起的时候,我发现,我走,太阳跟着我走,我停,它停。后来我和太阳走散了,年轻的我走得越来越快,世界有太多的五彩缤纷要去追逐,我忘记了我的太阳。直到有一天,世界安静了,我的脚步放慢了,我才发现太阳在黄昏里等我,而我迟到了这么多年。太阳将它所有我不曾留意的温柔和美丽积攒下来,无声无息地呈现给我。我也终于明白,这个世界我们什么都留不住,什么都会被遗忘,唯有此时此刻的奉献,值得我们相互守望。(编者按文/智子)

【渱之巴黎】巴黎卢森堡花园和它的皇后们

巴黎卢森堡花园和它的皇后们 : 这些伟大的巾帼英雄,以她们不同的坎坷身世,谱写出一个女性一个母亲深情无私的爱与勇敢坚毅的崇高品质。她们以英勇顽强的生命改变了法国历史,欧洲历史。为法国和欧洲的历史文化发展,起到了推波助澜不可磨灭的贡献。

〖新书〗《丈量巴黎》问世!巴黎华人文化盛事

〖新书〗《丈量巴黎》共收录了14位“丈量巴黎”老师的18篇文章,是老师们在各自领域专研并凝聚了几十年的结晶,闪烁着智慧的光芒,读来茅塞顿开、令人感佩。这不仅是我们丈量的延续,更是一种文化和智慧的火种。将来,我们也计划出版丈友们的文集,让大家智慧的火花凝成一种文化的火焰,照亮更多人追寻的道路。

【智子的星空】 巴黎,在凝固的音乐里流动

巴黎世代豪门的门徽 :女像柱,小天使,亚特兰特人,面具人!它们好像在凝固的音乐里流动 : 巴黎到处都是华美的建筑,漫步的你只要稍稍留意,抬起头来,就可发现经过的门户各有其特色,或看到千姿百态的女像柱,或看到背负重压的亚特兰特人,或看到面容怪诞的面具人,或看到天真烂漫的小天使。你会恍然感觉,自己不是走在街上,而是进入了一个天然的建筑博物馆,你在用一种特殊的语言去阅读建筑,倾听它的故事,感受在“迷失中”每一步的惊喜。

【巴黎燕的世界】 米勒,一个爱家的男人

米勒是19世纪法国杰出现实主义画家,他创作的作品以描绘农民的劳动和生活为主。在瑟堡接受了最早的艺术启蒙教育。1873年,他来到巴黎,受教于德拉罗什画室,并在卢浮宫研究学习历代大师的作品。1848年,他的作品《簸谷者》在沙龙展出。1849年,他定居于巴黎东南郊外的巴比松农村。在以后的27年里,他创作了一系列以农民的生活和劳动为主题的作品。代表作品有:《播种者》、《拾穗者》、《祈祷》、《喂食》、《慈母的爱》、《倚锄的人》、《牧羊女》等。

【思慧的色彩】盛开在超扁平世界里的花卉, 御宅大叔村上隆的‘幼稚’与挑衅

盛开在超扁平世界里的花卉 - 御宅大叔村上隆的‘幼稚’与挑衅 : Takashi MURAKAMI村上隆 (1962- ) : ‘未来的世界或许会像今天的日本一样超扁平’。 这是超扁平运动 (Superflat) 创始人村上隆的理论及其在充满先知的 « 超扁平宣言1996 »里的预言。在他看来,“超扁平代表被压缩的平面,电脑工作环境,平面的显示器,同时他也认为,‘将来的社会、风俗、艺术、文化,都会像日本一样,都变得极度平面(two-dimensional)…今天,日本电玩和卡通动画最能表现这种特质,而这些又在世界文化中具有强大的力量。”,在这个超扁平的世界里,那些看似不适应环境,心理失衡的局外人,也即所谓的‘宅男’,他们常常沉醉在漫画的细节里,痴迷于游戏以及其他各种极客文化中 (Geek Culture),还试图把未实现的愿望及未解决的痛苦统统塞入卡通人物里。可正是他们,实实在在地可以成为当代文化的真正领航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