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艺术

【紫木的天地】再见,混蛋们 - Adieu les cons

病魔缠身己至生命尽头的母亲,要从何处入手,才能寻找到她十五岁时带到这个世界的婴孩?集尽毕生精力专注于信息系统构建,回报却是政府体制的一纸“休书”,决定在办公室结束自己生命的公务员,却连死亡也对他不屑一顾,他该如何自处? 尖锐的矛盾冲突,展开一段超现实的黑色讽剌剧,这就新片《再见,混蛋们》(Adieu les cons)

梅朵:献给母亲的诗

故乡大雪 : 故乡的土啊 / 你是否从稻谷金黄的梦中醒来 / 披上雪花的薄被 / 让疲惫的植物在白色的穹顶里 / 低诉寒冬的威力 /你是否在晨昏升起炊烟 /让她的头发在风中松散 / 她逐渐衰老的身体是一根落日的拐杖 / 在大地上慢慢移动 / 最后一缕光辉和钥匙一起 / 钻开小屋 / 在幽暗的房间点燃一团 / 心头的火光

梅朵荐诗 | 有谁读过我的诗歌/陈年喜

诗歌的尊严与落寞——评陈年喜《有谁读过我的诗歌》: 读完这首诗,我想起了诗人布罗茨基的那句话:“诗人是语言赖以生存的工具。”这首美好忧伤得让人心痛的诗歌,似乎来自天意,借着诗人陈年喜的手,降落到人间。我几乎相信它一直在语言天空的某个角落呆着,静静地等着一个识别它的人把它领回人世。饱含着黄昏一样晦暗、雪地一样洁白的诗意,这首短诗在我的眼前闪烁着浓烈孤寂的光彩。

猫先生萌翻了巴黎

在新冠依旧肆虐的法国首都,今年3月26日,二十尊2.7米的猫铜像在巴黎香榭丽舍大街的下段闪亮登场,展览到6月9日。它们的主人是比利时漫画家菲利普·戈律克(Philippe Geluck, 1954年5月7日出生),就是下面这个跟自己雕像合影的大顽童。此展览的全部款项都由他自己筹集,没有花巴黎政府一分钱。没有围栏,更没有门票。

〖曲悦〗艺术品欣赏之一眼望四季

记得上次迅速领略一年四季春夏秋冬还是在卢浮宫,大画廊,第712号展厅,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肖像画家朱塞佩 阿尔钦博托 Giuseppe Arcimboldo 的作品,四幅画放在一起,上面是冬天和秋天,下面是夏天和春天。在法国,很多孩子们都喜欢这几幅画,学校里的老师也常常用它们来引领小宝贝们走入艺术的殿堂。记得当年的女儿八岁,在课堂上看完这一年四季,迫不及待地要跟着我到卢浮宫欣赏原作。

《阿凡達》,一場屬於「白左」的春秋大夢

這表面上看挺好理解,《阿凡達》麼,當年就是部叫好又叫座的大片,我上大學那會兒,從不同渠道反覆看了這片子三遍,那會兒這片子確實風靡全球。 但最近,我接到不少朋友的反饋,都說他們懷著一顆「還《阿凡達》一張電影票」的心走進電影院,看完電影以後卻覺得味道怪怪的。 《阿凡達》還是那個《阿凡達》,影音效果也在3DMAX的演繹下更好了,但多年之後,成熟的我們再看這樣一部講述「人奸」故事的電影,卻感覺有種說不出的彆扭勁兒。 我覺得這是好事兒,因為我們不再願意被白左忽悠了。

拿破仑的情书,情皇煽情,有情中英译者窥心“大撕裂”

1796年3月9日,小拿和芬姐在巴黎2区政府领证。女比男大6岁,好没面子。书记官就在结婚证上给女减了4岁,给男加了18个月。两天后小拿就去部队报道了。拿破仑的情书写得多有感情!那是真爱!情皇煽情,中文译者窥心“大撕裂” !

巴黎的蔡平配先生 — 既工于美食烹饪艺术, 也善于油画艺术

蔡平配是一位餐馆老板,他的餐馆叫“大中华酒家”,位于巴黎十三区,这里是东南亚华人聚居区。蔡平配来自福建莆田,能在这地块站住脚,生意做的红红火火,实属不易。他的餐馆装饰古香古色,很有“中国特色”,就连法国大导演吕克贝松,都来餐馆为他拍的电影取景。2019年,餐馆获得法国国际旅游联合会颁发的“金筷子”奖,巴黎市府政要及众多社会名流出席颁奖仪式。在事业上,蔡平配算是一位成功者,他的餐馆规模在巴黎华人餐饮业中也屈指可数。

〖崔丽军〗巴黎之景,我爱故我画!

长居巴黎,此《巴黎系列》画集,有我多年在巴黎的写生,也有许多画于2020年巴黎疫情封城期间。集画成册,谨此献给我深爱的巴黎。我们的一生,就是一本回忆录和画册。当你老了,也许只有你一个人会看。我只希望那时候回看一生,没有遗憾,没有虚度,那一幅幅的画面,还能让我心生美好,热泪盈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