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智子的星空】: 前世今生

世界上,总有些东西不会随着时间褪掉,也不会随着生命消失。 生命原是一场又一场的轮回,是幂幂之中安排的一次次的相遇,别离和重逢。 一生中总有些回忆,你愿意用生命去铭记,一生中总有一个人,你愿意用三生三世去相守。 纵然是悲欢离合,如果缘还在,爱就可以重来。

【巴黎燕的世界】: 巴黎人的那些事儿 : 葡萄面包

周六早上出门到临街的面包店买早餐,出了门才觉得凉嗖嗖的,不想再上楼去拿衣服,就加快了脚步。 缺乏者,无论是文士大夫,还是布衣白丁,被尊重的需要是一样的! 当帮助中有尊重,爱才能流动,如此,当我们在成为缺乏者时,面对他人的真诚帮助,心里就不会有“自尊心被踩在脚下”的感觉了。没有尊重的‘’施与‘’,会带给人『赤身露体』般的羞辱。帮助在尊重中送出,接收者才能在尊严里触摸到爱。

【高云的云天外】: 你,何去何从——缘聚缘散法兰西 (之三): 绿毛水怪

经历过乡下生活的人都对溺水身亡的惨剧有深切的感受。能够很快打捞上来的已经死去的人手里嘴里都是水草,把所有的挣扎的惨烈与绝望展示给活着的世界看。 溺水的人拼命地抓住一根稻草不是夸张。水底世界住着的不只有龙王,还有绿毛水怪,是溺水的人最后的抓挠。

【高云的云天外】: 你,何去何从——缘聚缘散法兰西 (之二): 儿奔生,娘奔死

不是因为缺乏想象力,而是感情落实到日子里,总是一地鸡毛,满目疮痍,不忍卒睹。善始善终的少,相爱相杀的多。年轻时我们自以为是,觉得满腔热情可以移山填海。等到了一定年龄,知道有所不为时,才发现幸亏年轻时的蛮干胆大,都像中老年人的保守不作为,少栽很多跟头,也少了很多惊喜吧。

【巴黎燕的世界】: 我的邻居: 约翰彼

作者  巴黎燕

近20年前,我们结束“租房时代“,夫妇俩在欧洲革命最彻底的”圣地“法国,历史性成为家族第一代“有产阶级”,搬进小巴黎东南部刚刚落成的新大楼里,楼高6层。

房主陆续入住,一个星期后,我在门厅取信时,碰到一个身材高佻,看上去不到30岁的法国年轻人,他问我,楼梯钥匙和地下室的是不是同一把。

他的头发梳理得很细致,服装绅士,干净整齐,不同于我在街上地铁里常看到的那些巴黎年轻人。跟我说话时,他用词优雅,声音细微,极有耐心地重复我没听清的词语意思。他,就是约翰彼,和我们比邻而居,同在5楼。

约翰彼是我对约翰彼得JEAN-PIERRE的简称。作为法国人,约翰彼这么年轻的“有房族”是少见的,简直可以说某种异类吧!

很多老派的法国人喜欢给自己的孩子取两个合成的名字,可能是为了显得高雅古典吧。比如男孩子有JEAN-LUC,JEAN-MICHEL,JEAN-CHRISTOPHE,女孩子有MARIE-ANGE,MARIE-CLAIRE等。

【高云的云天外】: 你,何去何从——缘聚缘散法兰西 (之一)

作者 高云

- 引子 -

法国人说某一个人知道自己要什么,是极大的赞赏,尤其是对一个孩子。也就是说此人知道自己要走的路和要去的方向,剩下的就是达到目的地的方法论,天赋异禀,矢志不移,离成功就只差一次东风,如若有贵人引领,拉一把或者顶一把,就完成了人生的使命,不枉此一生。雁过留声,流星划过天际,一道亮丽的弧线,虽转瞬即逝,但有人看到了,并且闪耀过光芒,点亮过别人的生命。

可是绝大部分的人都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摸着石头过河,前无火把照明,后无巨人推手。每一步都举步维艰,跌跌撞撞,摔倒了再爬起来继续上路;风雨中含泪奔跑,把天赋的能量与能力发挥到极致,知道人生的单程旅行中没有回头路,没有如果,让无迹可循的来路也留下一些悲歌,欢歌。

***

【智子的星空】: 晚霞伴我行

看看窗外,天色还亮但已经有些浅淡。戴上耳机,赶紧出门。每次散步必须要有音乐陪伴,因为音乐会把我们看到的景致变成一个流动的画面,在音乐里,我们自由了,可以驰骋在江河上、倘佯在碧波里、与月光对饮、与云影游戏、与风雨同舟,万物会为我们的灵魂浅唱低吟。

【巴黎燕的世界】: 巴黎不是她的诗

作者 巴黎燕

三月还是法国学生的冬假,好久没联系的丽姐执意要约我出来喝一杯,她刚从国内过完年回来,说是给我带了点土特产。我知道她是有话又憋不住了,人太得意或太失意,心里的秘密都难藏住,想跟熟悉的人分享,是一种天性。也算她细心,知道我这个教书匠的,在假期,可以搅扰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