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三人网,一个欧洲华语论坛

立足欧洲,本网站的宗旨是通过讨论,互动,认识,为深入了解欧洲提供交流平台。
欢迎大家参与,发表文章和参加视频讨论。要成为网站的参与者,请事先创建账号。

联系邮箱:info3ren@gmail.com

 

法国总统权力和待遇知多少?

法国1958年10月4曰颁布实施的第五共和国宪法,是为戴高乐将军订做的:总统在国防,外交和政府(总理和部长们)任免上大权在握,但是,国家管理的具体事物由总理和部长负责。 从宪法理论上看,法国的政治体制是议会制,三权分立:议会立法,政府行政管理,司法系统监督执法。

法国华裔候选人被调查 双方发表不同见解

法国华裔陈文雄(Buon Tan)以“共和前进党”(LREM)的名义,在巴黎第九选区参加法国议会选举。议会第一轮投票6月11日前三天,即是6月7日,巴黎法庭下令对陈文雄进行预先调查,理由是巴黎检察官在一周前收到了一封来自法国亚裔社团联盟(CRAAF,下简法亚联盟)副主席鄢小华的一封投诉信,信中表示怀疑陈文雄在任职该会会长期间私自挪用公款。法庭很快处理信件,下令进行调查,翌日,6月8日法国“巴黎人报”和“20分钟”将事件报道。 追溯事件简述如下:

赢得二轮后的法国新总统马克隆恐怕搞不定新议会

【免责声明】本文已蒙国内著名媒体承诺明日发表。但明日是选前末日,依法在法国境内禁止有关宣传活动。因此无法再传回法国。但这里提前公布似又有违尊重媒体首发的义务。经反复思量,决定采取一个折中的办法:先用博客在法国公布。但恳请各位在今天不要把此文传回国内,也不要在朋友圈(Moments)上转发。明天即可解禁。但不知届时转发国内文本到法国又是否违禁。望各位朋友宽待。

法国总统大选专题讨论(六)马克龙在第二轮中能否囊中取物?-2017-04-29 欧洲三人网

主持:周建防 嘉宾:刘学伟、宋鲁郑 3ren.eu 法国总统大选第一轮投票2017年4月23日结束:左中派马克龙和极右翼勒庞胜出,进入5月7日第二轮的最终角逐。第一轮的结果表现了法国民众的什么期待?马克龙在第二轮中能否囊中取物?三人网的观察员就此为大家做了解析。

刘学伟《人工智能会毁掉西方的橄榄形社会吗》一文楔子与尾声:费米悖论和大过滤理论/数据主义概述

楔子:费米悖论和大过滤理论

“”费米悖论的基本含义是:宇宙中有无数银河系,每一个银河系都有数以万亿计的恒星系行星系。我们的地球在我们的银河系中地址中庸,年龄中庸。从一切角度计算,宇宙中如地球的智慧生命都应当数量巨大,其中一部分铁定会比地球上的生命发展程度更高才对。如果考虑到科学技术指数性发展,到一定程度后的智能爆炸,宇宙早就应当被地球在最多数百年后就可以发展起来的那类超级智能淹没。因为仅仅我们的地球所在的银河系的核心部分的寿命,就比我们这里早好多亿年。但是事实上,这个有几十亿年年龄的宇宙极为安静,地球上的智慧生命极为孤独寂寞,迄今未有发现任何其它智慧生命存在的确凿证据。我们地球上的生命就是宇宙中唯一的生命,或最先进的生命?这就好像说我是地球上最聪明的人,心里还是有点底气不足吧?

法广(FRI)采访刘学伟谈法国大选:马克隆不可掉以轻心(原名:寄望马克隆再创奇迹)

如果说马克隆最终会胜选法国总统不存悬念的话,接下来的立法选举的前景将不会简单明了。估计政治根基浅薄的马克隆在执政路上将会困难重重。为什么这次选举会如此诡异?各派力量间此消彼长背后的原因是什么?立法选举以及政府组阁前景如何?法国政治未来何去何从?推荐阅读老同学刘学伟的分析。 -鲁鲁提要

刘学伟谈法国大选:马克隆不可掉以轻心

(原名:寄望马克隆再创奇迹)

作者 流芳

播放日期 27-04-2017 更改时间 28-04-2017 发表时间 14:30

人工智能会毁掉西方的橄榄形社会吗?

科学技术的发展,为人类带来了巨大的利益。这个正作用的存在,太过彰明较著,人类少有争议,也不是本文的主题。但是科技的发展,也给人类带来很多的困扰。对于其中的一部分,好些也有基本共识,比如:资源损耗过剧、造成环境污染、引起气候变化……这些较有共识的东西,都不是本文要讨论的对象。 本文计划讨论的,是极富争议的一个新的困扰,那就是:所有现代科技中,最热门时髦的部分,信息科技(IT-Information Technology)发展的当下一轮中最抢眼的部分,人工智能(AI-Artificiel Intelligence)的发展,可能给人类社会提出哪些新的难题。

法国大选丨华人选民刘学伟期待的大结局:“中道而行,不走极端”

“中道而行,不走极端”,还是刘学伟眼中的华裔族群特质,也是他对这次法国大选最后结果的期待。 四月的巴黎,春光正好,(中国上海《解放报》)记者走访了华裔学者刘学伟的家,听他谈谈一位华人眼中的法国大选。 “我一贯投中右,这次选举就投共和党的菲永。”在法国住了30余年的刘学伟开门见山,直接给出了自己的选择。对此,他这样解释:“首先,我一直主张中道而行,不走极端,所以也不会选极左极右。其次,我以为,法国乃至整个欧洲大陆,过于偏左已经很长时间。所以,欧陆的经济几乎总是不及更右的英美。而经济困难,是西方走衰的第一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