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子的星空】 : 伊人如墨

在几十年的歌坛生涯里,Francis将蓝调和乡村音乐融会贯通,创作了大量脍炙人口的抒情民谣,其中最著名的有《L'encre de tes yeux》 (眼中之墨)和《Je l'aime à mourir》 (为伊痴狂)。因独具其个人魅力,Francis Cabrel 被誉为法国的吟唱诗人。 在每天上班的路上,在车子里,我会打开熟悉的电台,一天早上又听到这首熟悉的歌曲,《L'encre de tes yeux》 (眼中之墨),歌词之优美,之细腻,之感人,让我立即把它翻译成中文,与朋友分享。

法国王家修道院的故事 :历尽沧桑的丰特弗洛 (之一)

这个欧洲最大的修道院群内,安葬着英国金雀花王朝著名国王亨利二世,传奇的英国国王“狮心王”理查一世,更有12世纪一个奇女子,唯一曾任英,法两国王后的“阿基坦的埃莉诺”Eleanor du Aquitaine(1121~1204)。

【思慧的色彩】地中海之光 - 尼古拉.德.斯塔尔 ( Nicolas de Staël )

我们必需去解释为什么美丽是美丽的,一种技术上的解释,懂得色彩的规律,明白为什么梵高作品中的苹果带有家乡色调,为什么德拉克洛瓦用绿色勾出如此鲜明无疵墙顶装饰像 ; 为什么 维浩奈斯能够掌握三十余种不同的白色与黑色,每一种颜色都有其存在的理由 !

【巴黎燕的世界】: 愿你是我的风儿 + 小悦的婚姻结局

当我们看到绵延千里的沙漠,寂静无比,会觉得了无生气,可是,突然间,你看,风儿扬起,卷裹无数细沙,展现一道道风景:风儿和沙在天空,时而如美女长裙,时而仿佛城墙绵延,转而有变成长袖善舞,有时也会是一道巨大的恢恢天网,遮蔽天空星辰。恰似一场或者时断时续,或者连绵憨战的“双人舞”。 一个好的婚姻,可以医治人的童年创伤,弥补早年的缺失;一份健康的爱的关系,是双方心灵的成长,但不是一方变成另一方的供货商。

你,何去何从——缘聚缘散法兰西 (之五): 梦里梦外都痛着

醒时如梦游,梦中惊觉醒。谁知个中因,游魂无处遁。 为什么日子成了不堪忍受的重负,日常的家务劳动都没有力气应付,早上一醒来就觉得疲劳,新的一天开始了,没有任何欣喜,只有承受不了的负荷,只盼着一天快过去,我终于把日子又往前挪了一步。挨着,熬着,一天一天,度日如年。我从此睡眠时必须得戴一个氧气面罩,专有名词叫负离子给氧机。 这种无形而有重的压力直抵灵魂深处,压进潜意识里,在梦里梦外都痛着。 这个绿毛水怪的名字叫,抑郁。

智能哲学:“学习机器”与“机器学习” ——解读图灵思想中的人工

我们从图灵的一贯思想出发,发微图灵论文“计算机器与智能”[2]中所包含的丰富思想,特别是文章中第7章的内容。很明显,作为当前人工智能主流的“机器学习”与图灵所探讨的“学习机器”,其思考的角度和深刻性完全不同,启迪良多。

2019-2018年法国公立与私立中学的优劣排名,社会分层初见端倪

对中学进行评价是件吸眼球的卖点。法国的报刊杂志每年都会组织专业团体,对初等教育和中等教育学校进行打分排队。如《世界报》,《巴黎人报》,《大学生》周刊,《快报》周刊,《观点》周刊,和多如牛毛的网站。这些排名“专家”无非是根据法国教育部发表的数据,按照不同的标准,选用不同的系数,获取大同小异的结果,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各种各色的分类不是几百字可以说清楚的事。本文只阐述编辑方针严肃的《世界报的评分与排次。也是笔者在参考《世界报》的专题资料撰写拙文【《 法国世界报 - 中国特刊》的另一种冷静和理智解读】和【法国人的情爱 : 清心寡欲守贞牌?浪漫开放随便来?】之后,又一次佐证开篇。

[崔丽军] : 学武术

一日看到我家楼下的“徐汇区体育馆少年武术队”招生,毅然报名。原以为学武术,是武侠小说中,很酷的“刀叉剑戟”“飞檐走壁”,谁知,却是天天极苦而枯燥的“基本功”:马步,弓步,压步,虚步…,还有没完没了的“压腿”“踢腿”…,一次下来,腰酸背痛,晚上痛的睡不着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