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ne Le Pen 马琳娜·勒庞的竞选纲领, 智囊团, 及其选民

Marine
logo

【2022 | 四月爱丽舍宫-11】


Marine Le Pen 马琳娜·勒庞的竞选纲领, 智囊团, 及其选民

[法]朱元发 博士


序曲 :2017年的滑铁卢之战

2017年5月3日周期三。法国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之前的大辨论电视直播正在进行中 :马克龙与玛琳娜·勒庞单挑,一决雌雄,唇枪舌战,惊心动魄!玛琳娜女士与马克龙先生一样注意力高度集中,保持最大的自我控制力,胜利就在眼前。两位决赛者的支持者们心理更紧张,对手一出招,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瞬间就让人替他们捏一把冷汗,唯恐心目中的偶像和冠军理屈词穷,失控,丧失做一国首脑应有的冷静和风范,全功尽弃,毁于一旦!一曲活生生的古希腊悲剧!

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鏖战至中场,玛琳娜没有发飙,没有说错,没有耍粗,笑颜常驻。蓦然,玛琳娜飘飘然了,眼神空洞洞的,手扶轻风挥之不去,貌似身魂分家,她好像被邪教中的某种神秘力量遥控,也像《宫锁珠帘》中的皇上中了摄魂术,成了废人。玛琳娜的死党们捂住了嘴巴,蒙住了眼睛,摇头道 :惨了,惨不忍睹!输了,全盘堵输!

失足成千里恨!2017年5月7日星期天,总统大选第二轮投票出炉,玛琳娜·勒庞得票33.9%,惨败给马克龙。法国政治野史记载,自从那次“迷失”之后,玛琳娜折断了电子烟竿,摔碎了名贵咖啡杯,托人搞到了中国的上等普洱茶,调理神志, 洗面革心,慢慢恢复了神志,下定决心报一箭之仇。

卷土重来, 矛头直指2022年总统选举

是乎,玛琳娜急不可待,早在2020年元月份就宣布参加2022年的总统大选。2021年9月12日,国民联盟党(RN)在南法的极右根据地弗雷瑞斯市(Fréjus) 召开政党新气象开幕大会,旨在动员党的积极分子,撸起袖子,继续政治斗争。玛琳娜·勒庞确认了鬼都知道的消息,她将参加2022年总统大选, 并且任命了以其家族成员为核心的竞选团队,然后走街串户,晚睡早起,穿梭于电台的播音室和电视台演播室之间,今年53岁的玛琳娜精力还真旺盛啊!爱丽舍宫的后花园在玛琳娜的梦中开花,准备了四年的竞选计划在玛琳娜的长征中铺开。

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玛琳娜世袭极右阵营的后院起火了,“黑马”埃里克·泽莫横空而出,他也会做用”反移民“和”法国优先“等原料做蛋糕,而且变态的”色香味“更吸引乱七八糟的顾客,玛琳娜的极右庄主地位被动摇了。更可怕的是玛琳娜家族党内的要员倒戈者之多真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 :吉尔伯·科拉德(Gilbert Collard),欧洲议员,著名律师,党内的历史人物;杰罗姆·里维埃(Jérôme Rivière),欧洲议员,党内重要人物。国民阵线党的从前二号人物布鲁诺·梅格雷(Bruno Mégret)也明确表示支持泽莫,而不是支持玛琳娜; 最近媒体披露国民联盟党另一位要员,政治局委员,欧洲议会议员尼古拉·伯毅 (Nicolas Bay) 语焉不详,迟早会离开玛琳娜,去找泽莫。

让玛琳娜伤心的,对玛琳娜的国民联盟党破坏性最大的叛变莫过于其侄女玛里昂·马赫夏 (Marion Maréchal) 的转身, 玛琳娜曾抚养这位侄女。玛琳娜也不得不承认道 :“她的转身陡然残酷、粗暴无比,对我是来说很难!”

干年来,玛琳娜为了步入权力顶峰,处心和虑地对极右的国民联盟党(RN)实施“去妖魔”行动。在某种程度上讲,她成功了,目的达到了。在法国人眼里,玛琳娜已成为“温和”的政治家,但是物及必反,正是她的“温和”形象导致了她的党和绝大多数法国人不相信她能够接近最高权力了。

今为止,所有的民调皆显示在第一轮投票中,马克龙遥遥领先,特续保持在25%左右,极右候选人玛琳娜·勒庞在17%左右,鉴于极右派的另一候选人埃里克·泽莫的民调指数看涨,因此,也不排除玛琳娜不能入围第二轮投票的可能性。另外,所有的民调继续显示马克龙在第二轮投票中胜券在握 :马克龙(56%)VS 玛琳娜·勒庞(44%)。

庸置疑,玛琳娜在总统大选中的结局肯定不好看。若不能进入二轮,树倒猢狲散;若进入第二轮投票,败是必然的,树倒猢狲散!


第一节 马琳娜·勒庞竞选的基本纲领

着竞选运动的推动,玛琳娜·勒庞与其他候选人一样争妍斗艳,绞尽脑汁,几乎天天针对每个经济和社会方面提出崭新的,或者震撼人心,但不可能具体实施的施政纲领。法媒将这种行为调侃为紧跟屁股的青葱赛跑 (la course à l’échalote)。

丽娜·勒庞承诺"通过确保对法国人的安全保护来恢复法国的秩序"。其施政纲领的包括如下核心部分 :

第一,“优待本国人”(préférence nationale),并将此基本原则写入法国宪法。具体而言,将拥有法籍者与没有法藉的外国人区别对待,各种社会优惠保留给拥有法藉者。为了实施这项措施,玛丽娜·勒庞建议举行全民公决以保证其宪法性的威力。在玛琳娜看来:法国社会的“主要问题是移民问题。

第二,修改宪法,将法国法律置于欧盟法与国际法之上。在2017年总统大选时,玛琳娜主张法国脱欧,现在她改变了主意,法国脱欧不是再是她的竞争纲领,但是,她主张立"国家-欧洲",而不是欧洲-国家,从而确立成员国的宪法高于欧洲法律的地位。

第三,工作40年满60岁退休。在玛琳娜的施政纲领中,工作40年满60岁即可拿到全额退休金。她的推理十分简单:一个一辈子背石头的人,或者一个石膏匠,比律师或会计师更需要在60岁退休。为了实现这一目标,玛琳娜指望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打击社会欺诈和停止移民,以此来增加社会财富。

第四,支持青年创业。基本原则是打造 "保护,计划,转让"的三大有利环境。年轻人创业可以在五年内"全部"免税”。年青人可享受国家资助的培训支票,青年家庭可以享受零利息上限公共贷款。另外,玛琳娜主张改革捐赠和遗产税。


第二节 玛琳娜·勒庞的领导方式与作风

琳娜·勒庞痴迷是当上法兰西总统,在爱丽舍宫的后花园里带着她的那只猫散散步,感受不可一世的法国皇后霸凌味。因此,当选法国总统是她的政治活动的最高宗旨,国民联盟党(RN)的一切必须为此服务。具体来说,她的所有决策,不论是党内组织,还是人际关系的协调与处理皆服从于此目的, 有利者,取之,有害者,弃之,认事不认人。六亲可不认。

首先,分而治之,党内有诸多派系,她不让任何派系过于强大,这样她可以保持一人独尊。玛琳娜身边有许多的圈子,而且都献计献策,玛琳娜只取与她的想法一致的策略,至于其它建议,她置若罔闻, 不置一词。

其次,玛琳娜对国民联盟党的领导无所不能,无处不在,且独断专行。她鄙视多元化政治,她认为多元政治只能导致软弱无力的妥协综合症。

最后,玛琳娜总是撇开党内的组织层次,以非正式的双边形式与贴身幕僚们联系相处。在管理作风上,玛琳娜比其父亲更加专横冷酷,毫无顾忌,雷厉风行。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说玛琳娜身边有一个极其神秘的贺拉斯组织,马琳娜与该组织的“高人”们决定一切。国民联盟党内一些受排挤的高层干部抱怨道 :禁止政治辩论和观点的多元性扼杀了党内的有生力量和团结一致, 进退与共的集体意识。高度的集中领导不可避免地导致了封闭和盲目的否定一切。在此情况下,“失宠者”纷纷转身也是极其逻辑的事。


第三节 玛琳娜·勒庞的竞选贴身团队和智囊团



(1)    2022年竞选贴身小分队


jordan

玛琳娜与准侄儿,乔丹·巴德拉 (Jordan Bardella)


琳娜首位最信任的人是年仅27岁的准侄儿,乔丹·巴德拉 (Jordan Bardella),国民联盟代主席, 欧洲议会议员。2021年9月份10日,玛琳娜·勒庞将她的国民联盟党在她竞争总统斯间,暂时交给乔丹·巴德拉代管,因此,巴德拉任代主席。不知情者还认为乔丹是国民联盟党的政治新星,其实,现年27岁的乔丹既非极右阵营的政治天才,也非法国社会的技术精英。很简单,乔丹是玛琳娜的准侄儿,乔丹的人生伴侣是玛琳娜姐姐玛丽-卡罗琳·勒庞(Marie-Caroline Le Pen)和菲利普·奥利维的宝贝女儿。国民联盟党(RN)就是勒庞家族的家天下,肥水不往外流,古今中外皆有效。


Marine et philiipe Olivier

图前左 : 菲利普·奥利维(Philippe Olivier), 玛琳娜的姐夫, 最信任得力顾问


琳娜最信任得力顾问是她的姐夫,菲利普·奥利维(Philippe Olivier,1961年出生),欧洲议会议员,玛琳娜的姐夫。早在1979年就加入了国民阵线党,1990年左右曾是党内颇有影响的干部。1998年,党内二号人物布鲁诺·梅格雷闹分裂,成立共和国民运动党(MNR)。奥利维尔与妻子玛丽-卡罗琳·勒庞一起追随分裂分子。2012年,重回国民阵线党,成为小姨子玛琳娜的顾问。奥利维尔是身份路线的捍卫者,为人低调,很少在媒体露脸,但是在党内影响甚大,深受玛琳娜的器重。家簇内的人,好说话。

琳娜仍然十分信任她的前人生伴侣,路易·阿略特(Louis Aliot), 十年的人生伴侣。2009年始,玛琳娜与离过婚的路易·阿略特(Louis Aliot)结成人生伴侣,做起人家,一起过日子。这位阿略特先生也是她圈子里的人,2005至2010年,任国民阵线党的秘书长,2011年后任党的副主席。玛琳娜的这段“夫妻生活“时间最长,十年。2019年,路易·阿略特先生公开宣布他们俩分手了。

塞巴斯蒂安·谢鲁(Sébastien Chenu, 1973年出生),国民联盟党发言人,国民议会议员。曾是传统右派,共和党和自由民主党党员,同性恋自由协会 (GayLib) 的创始人之一。2014年离开传统右派,加入极右的国民阵线党和国民联盟党。

大卫德·拉赫林(David Rachline,1987年12月2日出生),南法弗雷瑞斯市市长,国民联盟党里有根据地的明星人物。自2002年以来,他一直是国民阵线的成员,自2014年以来一直担任弗雷瑞斯市市长。同年,他当选为参议员,在26岁时成为参议院最年轻的成员,也是国民阵线里的新生力量在选举中取得突破的象征性人物。他于2017年辞去参议员职务,因为担任多项职务的原因。拉赫林是玛琳娜2017年竞选团队队长,据说因作风温和,管理方式不够严慎而在本次大选中没有被再用。

史蒂夫·布里奥瓦(Steeve Briois,1972年11月28日出生),法国政治家。1988年参加国民阵线党(FN),1998年,当时的党内二号人物布鲁诺·梅格雷闹分裂,成立共和国民运动党(MNR),史蒂夫·布里奥瓦尾随,并成为MNR的领导人物之一。2001年,重新回到国民阵线的怀抱。


christophe bay

玛琳娜与竞选团队队长,克里斯朵夫·伯毅(Christophe Bay


竞选团队队长,克里斯朵夫·伯毅(Christophe Bay),地方行政长官(préfet)类的高级公务员,60岁。1990年毕业于国家行政学院,2011年任奥贝(Aube)省省长,2014年任多尔多涅省省长。长期在内政部部长办公室工作,不分左右政府,如右派总统希拉克与左派总理若斯潘共治时,伯毅在内政部长丹尼尔·瓦里扬(Daniel Vaillant)和让-皮埃尔·舍维内芒(Jean-Pierre Chevènement)的部长办公室任职,萨科齐当总统时,伯毅在内政部长布莱斯·霍特弗(Brice Hortefeux)的部长办公室任职。

毅任省长时因铺张出轨行为和工作方式遭到内政部的行政总检查局 ( l’inspection générale de l’administration - IGA) 的行政调查。法媒披露调查报告内容 :伯毅省长酷爱轻木制成的帆船和飞机模型、越野车、打措、陈年威士忌酒、烈酒、名贵餐馆和美食等等,全用省政府的信用卡刷。伯毅声称偿还了该偿还的金额。2016年夏天,伯毅被撤职,之后开始担任闲职。传统正规的升迁貌似前景不妙,伯毅也就重新开始另一种生涯--从政,于是投靠极右派,为玛琳娜·勒庞效劳。

媒体披露,2017年,玛琳娜与其国民联盟党组建了神秘的“贺拉斯智囊团”,参加者皆是不愿意公开爆光的高级公务员和各界精英人士,正是这些幕僚为玛琳娜制定了竞选纲领。伯毅也是这个神秘组织的成员,并且起草了关于移民与社会安全的情况报告,这是他最喜欢最懂的主题。

2020年伯毅成为欧洲议会的国民联盟代表团秘书长。伯毅与极右阵营没有任何的亲属关系,据说玛琳娜看中他,是因为二点:对国家机器的运转了如指掌和狠辣有效的管理风格。伯毅是一种只认规矩和效率的“疯子”,国民联盟党内盛传只知道摇头摆尾的哈巴狗看见他便回头走,没有人和他在一起敢踏上不该踏足的地方。伯毅毫不客气地发号施令,周密地布置一切事宜,并且与媒体保持相当的距离,记者们只能受邀而至,更准备地说按主题受邀而至。

碗人物伯毅是玛琳娜竞选活动的控制塔,他制定了内部运作的铁纪律。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据说国民联盟党内盛传,他是最适合竞选队长角色的人。伯毅的自我感觉也特别好,他认为他干这项工作每月拿10000欧元合情合理,而且并不多。

(2)    玛琳娜·勒庞依靠的各类人物

第一类, 在经济领域,玛琳娜根据主权经济学的理论来论证脱离欧元。法国经济学家和物理学(莫里斯·阿莱(Maurice Allais,1911年— 2011),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经济学家与政治人物让·理查德·苏尔泽(Jean-Richard Sulzer, 1947年出生);伯纳德·莫洛(Bernard Monot,1962年出生), 曾任银行和投资集团高管,曾当选为欧洲议会议员(2014 - 2019)。

第二类, 极右学生组织联防队(Groupe union défense — GUD),该组织的一些积极活动分子曾是马琳娜·勒庞的发小,后来因经商抱团取暖,如菲利普·佩南克(Philippe Péninque),税务律律;弗雷德里克·夏帝永(Frédéric Chatillon),企业家,里瓦尔传媒公司老板,国民阵线党的传媒承包商,玛琳娜成立的私人小党Jeanne的主要领导人,他是玛琳娜的得力助手和顾问;吉尔达兹·马埃·奥华(Jildaz Mahé O'Chinal),文化商人,他在意大利有一块文化基地“法国正方”( Carré français)。

第三类,  欧洲文化研究小组派(GRECE)。该组成员包括玛琳娜·勒庞的姐夫菲利普·奥利维尔;伊曼纽尔·勒瓦(Emmanuel Leroy),法俄关系专家;洛朗·奥松(Laurent Ozon),曾被玛琳娜提升,在党内一夜之间进入政治局,7个月后突然辞职。

(3)  玛琳娜在2017年总统竞选期间三十名亲信

贴身团队,成员是左右得力助手弗洛里安·菲利普特 (Florian Philippot),人生伴侣路易斯·阿利奥特 (Louis Aliot),竞争团队队长大卫·拉赫林 (David Rachline),办公室主任尼古拉·勒萨热 (Nicolas Lesage),办公室领队凯瑟琳·格里塞特 (Catherine Griset),特别顾问布鲁诺·比尔德 (Bruno Bilde),尼古拉·伯毅 (Nicolas Bay),斯蒂夫·布里奥瓦 (Steeve Briois),策略顾问让-林·拉卡佩勒 (Jean-Lin Lacapelle),沃勒兰德·德·圣茹斯特Wallerand de Saint-Just)(财务部),菲利普·奥利维尔 (Philippe Olivier)(姐夫),卢多维克·德·达纳 (Ludovic De Danne)(国际关系顾问),达米安·菲利普特 (Damien Philippot)(辩论论证组)。

党内要人 :伯纳德·莫洛 (Bernard Monot)(经济顾问),斯蒂芬·拉维尔 (Stéphane Ravierà(战略顾问),让-弗朗索瓦·雅尔赫 (Jean-François Jalkh)(融资协会),让-米歇尔·扗布瓦 (Jean-Michel Dubois)(金融组),马里昂-马赫夏勒 (Marion Maréchal )(侄女), 吉尔伯特·科拉尔 (Gilbert Collard )(战略顾问)。

新生力量:塞巴斯蒂安·谢鲁 (Sébastien Chenu)、菲利普·瓦尔东 (Philippe Vardon)("创意-图像"组)、让·梅西哈 (Jean Messiha)(项目协调)、杰罗姆·里维埃 (Jérôme Rivière)(战略顾问)。

幕后人物:阿克塞尔·卢斯托 (Axel Loustau)(财务组),弗雷德里克·夏蒂永 (Frédéric Chatillon)(传媒),尼古拉斯·克罗齐(Nicolas Crochet)(会计师),菲利普·佩南克 (Philippe Péninque),让-吕克·夏夫豪斯(Jean-Luc Schaffhause)(筹款人)。


第四节  玛丽娜·勒庞的选民都是一些什么人?


Marine electeurs

琳娜的父亲让-马里·勒庞在2002年的总统选举时,第一轮得票16.9%,第二轮得票17.8%。记得当时,我的法国同事都在揣摩谁是极右派让·马里·勒庞的选民,因为从概率上讲,在一个30人的小单位里理论上应该有3至5个极右派的选民。

年的风云人物,政治流星伯尔纳·塔皮曾讲过一个经典的推理 :“若我们断定勒庞是混蛋的话,那么投票给他的人也是混蛋,……国民阵线的选民是愚蠢的”。

不如昔啊!如今,在法国社会與论中,投票给极右派已经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勒庞家族的继承人玛琳娜·勒庞在2017年总统选举的第二轮投票中得票33.9%,换言之,每三个法国选民中就有一个是极右派的选民。

右派的选民究竟是些什么人?法国电视一台新闻网站 (TF1 Info)于2021年10月20日发表一项关于极右派的选民的社会学研究,很有意思,有一定的说明意义,现录于此,以便我们去理解极右派的浪潮。当然,极右派的选民不是一成不变的,他们也会根据候选人的竞选纲领和各种社会因素而变化。


1 electeur
2 electeur
3 electeur
4 electeur
5 electeurs

第五节 分析与预测 : 马琳娜·勒庞获选法国总统 :不可能的使命

第一,选举社会学分析表明 :玛琳娜的形象变得”温和了”,但是失去法国人相信她执政的信心

2021年7月17日,《世界报》和法国新闻台发表了民调机构 KANTAR Public 做的一顶专业定量定性的选举社会学调研,主题是关于极右的国民联盟党的女首领玛琳娜。民调机构访问了在法国社会中有代表性的1016人,访谈是在被访问的家中面对面进行的,这点非常关键和重要,因为此类研究在人力、物力和方法论是那些在网络实行的、价廉的民调不可与日同语,因此,该研究结论具有相对的精准性。

究结论 :如今的玛琳娜·勒庞比以往任何时候皆显得温和,特别在极右派新出的黑马泽莫的反衬之下,龙其明显。五年来,她成功地纠正了自己的形象,但是与2017年的总统大选相比,她在2022年总统大选中的境况却稍逊一筹,因为她碰到了坚如磐石的障碍物。

究指出,近几个月来,法国人对玛丽娜·勒庞的看法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只有40%的人认为她是"民族主义和仇外的极右派"的代表,比2018年减少了11个百分点。与此同时,46%的人视她为注重传统价值观的爱国右派代表(+ 8%)。相反,大多数法国受访者(64%)认为埃里克·泽莫(Eric Zemmour)是民族主义和仇外的极右派的代表,就连在国民联盟(RN)内部,超过三分之一的选民认为泽莫是民主义和仇外的代言人。尽管这是五十步笑一百步,但是,一般的法国选民和极右派的特殊选民的洞察力应该不是空穴来风。

庸置疑,对于玛丽娜·勒庞来说,这是一个惊人的演变,有趣的是这种演变不是传统右派共和党的选民推动的,而是由左翼阵营选民的认可度(+ 5%)增加的缘故。但是,看法归看法,左翼阵营的选民并没有因此将选要投给玛琳娜·勒庞。也许这就是法国的睿智之处。

丽娜·勒庞不仅被认为不那么极端了,而且她被唾弃的程度比另一位极右派候选人低。只有21%的法国人希望玛琳娜·勒庞在总统大选中获胜,而期待泽莫当选总统的法国人更少,仅有8%。据此,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极右阵营的两位候选人玛琳娜·勒庞和埃里克·泽莫绝在本次总统选举中没有任何取胜的可能性。

琳娜的个人形象改善了,但是,一半的法国人仍然认为她代表着"对民主的威胁"(50%),远远超过现任总数马克龙(31%)或者不屈服法兰西的领导人梅朗雄(29%)。玛琳娜又一次受益于埃里克·泽莫的比较效应,因为62%的法国人认为泽莫代表着对民主制威胁。随着时间的推移,法国人对国民联盟党(RN)的担忧逐渐减少,比2017年少了10%,比1990年代初少了25%。以往,法国人认为国民联盟党的势力越大越危险。如今,极右的国民联盟政治势之大史无前例,但是法国人反而认为国民联盟不是那么危险了。很明显,理性素质有余的法国人在辩证地评估形势了,因为法国人坚信玛琳娜·勒庞无望问鼎最高权力宝座。

方面,玛琳娜试图打造"友好和温馨"(33%)和更"诚实和值得信赖"(27%)的形象,取得了一定的成效,自从上次总统选举失败以来,这位候选人的形象确实有所改善,另一方面,与五年前相比,她所有的正能量特征都已经下降,如大多数人仍然认为她“执着”(62%)和“有决策能力”(52%),但这两种品质在 2017 年得到了更广泛的认可(分别为 80% 和 69%)。 同样,她的“理解日常问题的能力”(42% 对 2017 年的 49%)和“成为一名优秀的共和国总统”(23% 对 2017年的24%)的信誉度有所下降。 她的处境不如 2017 年,甚至不如以前。 她还没有完全恢复2017年时惨不忍睹的个人形象,另外加上她领导的国民联盟党在2021年大区议会选中失败,因此,法国人对她的取胜产生了巨大怀疑。

琳娜·勒庞仍然面临可信度低的问题,2021年,表示同意国民联盟想法的法国人比例保持稳定(29%),但是2017年的比例是33%, 下降了4%。那些计划在未来投票给国民联盟的人如今只有23%,这一比例一年来也有所下降。总体而言,国民联盟党几乎不被视为具有执政能力的政党(34%), 法国人认为马琳娜·勒庞未能在2021年6月的大区议会选举中未能赢得一个大区议会,在某种意义上说明其了其政治能力的局限性。

了对历史性比落差之外,泽莫的横空而出给玛琳娜带来了两大困难:一方面,民族主义阵营的分裂侵蚀了玛琳娜团结超过家族党之外的能力信誉度(32%)。她获得总统选择胜利的条件是超越她的极右派根据地,摆脱国民联盟党固有的意识形态的束缚。正是在这一决定性问题上,玛琳娜不被法国人看好,2017年,36%的法国认为她有可能赢得总统大选,而如今只有29%的法国受访者认为他的胜利是可能的。 不过,她还是远远领先于埃里克·泽莫,因为只有10%的法国人认为泽莫有可能赢得总统大选。另一方面,玛琳娜和泽莫两位民族主义候选人之间的竞争并没有推进他们所宣称的想法,尽管媒体天天炒。只有47%的法国人认为"法国移民太多",39%的法国人不再感到"在法国真正有家的感觉"。这两项指数低于过去观察到的水平。

于极右主张的废除国家医疗援助(32%)或就地出生权 (Le droit du sol)(30%)的政治纲领几乎没有引起社会的共鸣。关于同化的概念,只有27%的法国人表示同意"促进外国人或外国血统的人的同化,即在名字,宗教或文化习俗的形象中消去其外国血统的明显标志。

而言之:许多民调指标显示,玛琳娜·勒庞的处境比上一次总统选举更糟:她的执政能力、团结能力、任总统能力等关键性的信任度在法国人的心目中己如傍晚的太阳,无情地下落了。她的大好时机似乎是2017年。如今的玛丽娜·勒庞显得不那么可怕,但毫无疑问,法国人支持她的欲望少了。

第二 法国极右派候选人, 一丘之貉的玛琳娜和泽莫不可能在2022年的总统大选中胜出

(1) 法国社会存在诸多问题和矛盾 :如失业问题、人身与财产的安全问题,移民的融入问题、恐袭事件频频发生、贫富差别和社会不平等,社会保守改革难行,但是这些问题的严重性和社会矛盾的激化度还没有达到将一个极右派者推向权力顶峰的地步。

(2) 玛琳娜·勒庞和泽莫的施政纲的狭隘性和偏激性不足以获得相对多数人的信仰和托付,推选她/他为法国总统。

(3) 法国的传统理性和质疑的能力暂且不会被玛琳娜·勒庞和泽莫的花言巧语蒙骗,从根本上相信他们能拥有治理好法国的实际措施。极右派反移民的陈词滥调在少数法国人中有一定市场,但是民粹主义绝非是什么灵丹妙药。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法国人(媒体和政客)一向以德国的管理方式为榜样,整天总是在说,“我们的邻居德国如何如何?他们做得不错!”等等。君不知,在德国最新的内阁成员中有两名是移民的后裔,德国新任农业部长厄兹德米尔(Cem Özdemir)是土耳其移民二代,任负责移民、难民和融合事务的国务部长阿拉巴利-拉多万(Reem Alabali-Radovan)出身于伊拉克的难民家庭。 他山之石,可以攻错!

(4) 玛琳娜·勒庞和泽莫的个人魅力和行为不足以获得法国人的认可和拥戴。

(5) 总统选举是一种比较活动。在法国政坛上,优于玛琳娜·勒庞和泽莫的政治家大有人在。在谨慎和理性的比较之下,推选玛琳娜·勒庞或泽莫为法国总统绝非是多数法国人的首选。

(6) 玛琳娜·勒庞的国民联盟党掌权管理的地方并没有脱颖而出成为”天堂”。管中窥豹,国民联盟党并无彻底改变法国社会现实的回天之力。

(7) 法国人浪漫有余,法国认可男女平等,推选女人做总统并没有心理障碍,但是玛琳娜·勒庞还不是法国人的理想人选。

(8)  在控制新冠管理中,法国的当权者并非是欧盟内的“劣等学生”,应该处于中上列。因此,现任总统马克龙重新当选的希望并非泡影。即便是玛琳娜·勒庞与马克龙像2017年一样, 在2022年4月24日最后一决,马克龙必赢。若是泽莫入围第二轮投票,与马克龙决斗的话,年轻气盛的马克龙定一拳打倒体质异常单薄的埃里克·泽莫。
没有悬念,极右派的玛琳娜和泽莫在2022年总统大选中的所作所为皆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写于2022年2月5日)


​2022年法国总统大选系列评论

-【2022 | 四月爱丽舍宫-1】法国绿党率先举行预选, 推出总统候选人Jadot, 跑龙套之辈
-【2022 | 四月爱丽舍宫-2】安娜·伊达尔戈,左翼社会党的候选人,温柔可爱,当选无望
-【2022 | 四月爱丽舍宫-3】法比晏·胡塞尔,法共的总统候选人梦想在总统狩猎场打猎,下辈子吧!
-【2022 | 四月爱丽舍宫-4】马克龙民调独占鳌头,时下的竞选策略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2022 | 四月爱丽舍宫-5】泽莫Zemmour直辟极右邪径 :黑阿移民和伊斯兰教是法国衰落之源
-【2022 | 四月爱丽舍宫-6】法国右派卷土重来!佩克雷丝满面春风!

- 【2022 | 四月爱丽舍宫-7】2022年元旦展望法国总统大选:马克龙竞选连任胜券在握,佩克雷丝功亏一篑,二位极右分子勒庞泽莫苗歪不成材

【2022 | 四月爱丽舍宫-8】“菲利普你狠,马克龙我辣!”, LREM“共享之家”不能共享两颗“雄心”

【2022 | 四月爱丽舍宫-9】梅朗雄为穷人请命,矢志不渝!

【2022 | 四月爱丽舍宫-10】[法国]左翼阵营同床异梦,右翼队伍心猿意马,在总统大选的烈火中自焚时, 锁定未来的党派重组


elysee en mai
Sagesses française1
sagesses françai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