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的执政党萎缩、马克龙日夜追逐失去的绝对多数,政府立法改革如履薄冰

2022 compositionde l'AN

法国立法选举结果解读 :总统的执政党萎缩、马克龙日夜追逐失去的绝对多数,政府立法改革如履薄冰

[法]朱元发 博士


国6月12日和19日的立法选举如期正常举行,然而投票结果却出乎意料,令不少相关行动者目瞪口呆 :  执政党总统多数派(共进党 Ensemble! )不仅没有获得国民议会的绝对多数席位,而且赢得的相对多数——245个席位亦脆而不坚。总统大人真是骑虎难下,残酷的选举现实留给他的只有幻灭,指望凭借言听计从的绝对多数议会来大展宏图之梦随风飘散。


Depute ensemble

总统多数派议员(Ensemble ! 245名)


梅朗雄 (Jean-Luc Mélenchon) 赌赢了,他打造的环境与社会大众新联盟(Nupes)获得131个席位,成为国民议会的最大反对党。但是梅朗雄也碰到双重幻灭 :第一个梦已破灭,法国选民没有选他当总理,因为他的新联盟 (Nupes) 没有获得国民议会的绝对多数;第二个梦也破灭,大众新联盟的参与者绿党、社会党和法共坚决反对在议会共同成立统一议会团组,随之,梅朗雄所期待环保与社会大众新联盟的政治影响力自然而然地被削弱,说不定还会出现议员叛变,投靠马克龙阵营。


Melenchon

梅朗雄与不屈服的法兰西党(LFI)的当选议员


极右派的国民联盟党悄悄播种,高调丰收,从7个议员涨到89个议员。如果说在前几次总统大选中,国民联盟党屡战屡败大伤元气的话,那么这次立法选举使玛琳娜领导的国民联盟党死灰复燃,重振战旗,势不可挡,人财双收。89个议员将为国民联盟党(RN)每年带来三千万欧元的国家资助,其财力超过传统右派共和党(LR),玛琳娜再也不用从俄国等外国银行贷款搞竞选活动了。


Le pen et ses députés

玛琳娜·勒庞与国民联盟党(RN)的当选议员


统右派共和党 (LR) 与其老联盟UDI 共赢61个席位。与总统大选相比,毫无羞耻之处。

于泽莫的重新征服党 (RECONQUÊTE!),所有的候选人在第一轮投票中被淘汰,当选议员清零,残酷无情的投票箱将泽莫和他的重新征服党暂时隔离在官方政权组织之外。

于国民议会的各种政治势力分布,法国政坛,特别是政权组织进入一个非常不稳定的时期,波澜壮阔,险象丛生将是法国未来五年政治生活的常态。法国资深时政评论家们皆认为法国目前的政治格局前所未有,存在潜在的体制危机 (Crise institutionnelle) 。


第一节 法国2022年6月12日和19日立法立法选举结果


国民议会新面貌一瞥

•    215位女议员,362位男性议员。
•    150位 四十岁以下的国民议会议员。21位70岁以上的国民议会议员。
•    275 议员当选连任,302名新当选国民议会议员。
•    12 位部长当选国民议会议员。
•    256 位地方当选官员当选国民议会议员
•    4 位欧盟议员当选为国民议会议员。


第二节 朱庇特总统的幻灭 :执政党非但未能获得议会绝对多数席位,而且残存的相对多数派也骑虎难下

( 一) 马克龙和他的总统多数派输了,媒体的评论真不中听

6月19日,第二轮立法选民公布后,法媒对马克龙和执政党的"诊断书"具有相当的一致性,几乎众口一词:执政党(Ensemble !)挫败(déroute),执政党在立法选举中失败(Échec),马克龙在立法选举中被否定(Désavoué),马克龙败北等等。连总统多数派的领导人物面对媒体也无法文过饰非,老老实实认输。

刺调侃周刊《绑腿鸭》在2022年6月22日的社论里毫不客气,狠批朱庇特总统道:“ 再来一次危机,又一次! 黄马甲运动,新冠大流行,乌克兰与俄罗斯...。 马克龙,直到那时还没有人窃取他的 "危机总统 "称号,现在他正面临着一个总统的危机。这场危机直接打击到他,因为即使他没有参加竞选,即使这次不是选一个总统,而是选举议员的问题,但是,他就是第一个被攻击的对象,而且是对他的正面打击。”

•    克龙的心腹重臣,前国民议会议长理查德·费朗(Richard Ferrand)败选。
•    克龙的另一位心腹得力干将,前内政部长,国民议会总统之党的团组主席克里斯托夫·卡斯塔纳(Christophe Castaner)落选。
•    态转型和领土统一部部长 阿梅莉·德·蒙夏兰 (Amélie de MONTCHALIN)女士落选。
•    生和防预部长布吕特·布尔吉农(Brigitte BOURGUIGNON)女士落选。
•    责海洋事务国务秘书贾斯汀·贝兰(Justine BENIN)落选。
•    位内阁成员必须辞掉内阁职务,因为事先马克龙已订下规矩 :部长落选必须辞职。双重惩罚!

腹败选,三位女部长落选,总统多数派大幅度缩水,萎缩,说不定一向自信满满,乘风破浪的众神之神朱庇特有些许失魂落魄模样。一把辛酸泪,朱庇特总统的幻灭 :执政的总统多数派联盟党—— 共进党(Ensemble !)不仅失去绝对多数席位(289),而且获得的相当多数席位仅有245,离绝对多数(289)还差44票,44在中文迷信里绝非大吉大利之数,44随便就读成“死死”了。执政党在国民议会没有绝对多数席位,其可怕的结果十分简单 :国民议会的反对党可以随时依法投票推翻政府。

而,无巧不成书 ! 就如中国武侠小说中故弄玄虚的情节一样,绝处逢生的解药也存在,那就是去悬崖峭壁,妖魔鬼怪出没的山顶上摘花采药。那么,马克龙保全政府的解药就是放下其高傲的架子,拉拢可以团结的政客式议员,组成一个勉强稳定的国民议会绝对多数派。尽量如此,马克龙的政府立法改革如履薄冰,日日夜夜险象丛生。解药随时可能跌入悬崖之下,而且那里毒蛇蠕动!熟不知,政客都是生猛的动物。


( 二 ) 马克龙的总统多数派为什么在立法选举中痛失绝对多数?

后诸葛亮满目皆是:选民有自己的特殊想法,媒体记者和时政评价家说得天花乱坠,不是诸葛亮,胜似诸葛亮,更有自以为是的半调子评论“家”,似观点为现实,强辞夺理,无聊至极。

综合各家之言,我们不妨总结归纳如下:

A. 马克龙执政五年期间招致了一批失望的选民。一些选民在总统大选时虽然对马克龙不满,甚至愤慨,但是考虑到大局问题,特别是不愿意支持极右派候选人玛琳娜,很勉强地投票给马克龙。但是,一些选民的不满和愤怒并没有消失,他们将这种情绪淋漓尽致地表现在立法选民的投票中,具体做法是放弃投票给总统多数派推出的议员候选人。

B. 反对党和媒体大张旗鼓说朱庇特总统专断、张狂和目中无人,执政方式傲慢。马克龙重新当选总统后,一反共和国的习惯,迟迟不任命新总理,其幕僚们还故意泄露潜在的人选。此举被认为是耍政治伎俩。另外,在立法选举运动中,马克龙的共进党(Ensemble !)拒绝与其他党派进行公开辩论会,一些选民记恨了。俗话说无风不起浪。也许手握最高权力的选民欲教训和惩罚总统,不给他一个可以为所欲为的议会绝对多数。当然,选民的投票行为是独立的个体行为,但集合起来就变成了呼风唤雨的政治运动。

C. 总统多数派提名的一些议员候选人水平欠佳。五年前,一批政坛新手凭借马克龙之风不费吹灰之力就坐上议员的交椅。可惜,一些没有政治经验的政治“宠儿”没有脚踏实地,在其选区—根据地耕耘,认为“马克龙”之风持久,威力无比。君不知,其政治对手则含辛茹苦,卧薪尝胆,等待时机东山再起。选民的眼睛是雪亮的。2022年的立法选举时,“马克龙之风”已是强弩之末,连落地的枯叶也无法吹起了,因此,许多总统多数派的候选人不堪一击,昔日的议员光彩在投票箱里黯淡无光,失败是预料之中的事。丑媳妇见公婆了。

D, 马克龙的执政纲领没有得到足够多的选民支持。一方面,马克龙提出的65岁退休制吓走了一批选民,另一方面,马克龙也没有提出一些性感迷人的便民措施,选民看不到希望。相反,极右派国民联盟党(RN)和左翼环保与社会大众新联盟(Nupes)则提出一些蛊惑人心的响亮执政口号。一般的选民总是喜欢甜言蜜语和诱人的承诺。


第三节 大问题:昔日的众神之神—朱庇特总统必须面对的难题, 如何统治法国?


Macron dand la merde

朱庇特总统沉思中…… 


1. 宪法的相关规定

国宪法第四十九条规定 :经内阁会议审议后,总理就政府的施政纲领或者必要时就一项总政策的声明,向国民议会承担政府责任。 国民议会可以通过一项不信任案追究政府的责任。此项动议至少有国民议会议员十分之一的人数签署才能受理。此项不信任案提出后经过四十八小时之后,才可以进行表决。只统计对不信任案的赞成票,不信任案只有获得组成国民议会的议员过半数票才能通过。如果不信任案被否决,这些签署人在同一会期中不得再提出不信任案,但下款规定的情况不在此限。 经内阁会议审议后,总理可以就一项文本的表决向国民议会承担政府责任。在这种情况下,除非在其后二十四小时内提出的不信任案根据前款规定的条件表决通过,否则该文本应视为已经通过。

国宪法第五十条规定 :当国民议会通过不信任案,或者表示不赞同政府的施政纲领或者总政策声明的时候,总理必须向共和国总统提出政府辞职。

法就是宪法。朱庇特总统在国民议会只有246位言听计从的议员。换言之,国民议会的反对党一气之言,联合起来,随便提出一个对政府的不信任案,走宪法程序,投票通过,马克龙依法任命的政府就倒台。第四共和国时期议会经常投票推翻政府。

2. 温故而知新:历史的经验与今日的现状大相径庭

19日第二轮立法结果出炉后,1998年密特朗在立法选举中获得议会相多数的历史如幽灵一样从一个电视台飘逸到另一个电视台,所有记者和时政评论员心有灵犀一点通,翻出了历史 :1988年,密特朗成功竞选连任总统,解散国民议会。6月5日和12日举行立法选举,执政党-社会党与其传统联姻赢得275个议会席位,取得议会的相对多数,离法定的绝对多数—289个席位相差24个席位。当时,传统右派RPR和UDF共有220个席位;法共25个议员;中间41个议员,独立性议员14名。密特朗为了能够统治法国,在议会通过法律,实行所谓的“开放政策”,内阁对法共和中间派敞开大门,左拼右凑,形成了一个脆弱的议会多数派。众所周知,密特朗任命的总理米歇尔·罗卡尔(Michel Rocard)从1988年五月至1991年五月,动用宪法49.3共28次,堪为49.3的像征。历史不会忘记罗卡尔总理在议会只有相对多数派的情况下,使用宪法49.3通过两项备受争议的法律 :CSG和RMI。还有一些重要的改革法,如财政法,1988年设立CSA法,1990-1993年军事计划法,1991年年雷诺改制法,1991年医院改革法,等等。

非昔比。一方面,执政党在国民议会组成绝对多数派还差44票,这是一个“天文数字”,凑数难也!另一方外,自2008年7月23日的宪法改革以来,除财政法案或社会保障融资法案外,宪法第49.3条在同一议会会议期间只能对一个文本使用。

3. 马克龙执政有六条狭窄之路可走

庸置疑,自称为众神之神—朱庇特总统必须自我筑建的圣坛上走下来。揽管一切,决定一切的超级总统作风必须注入中庸的元素。倍受批评指责的“君主式总统制”必将失去盛气凌人的风格。朱庇特总统没有言听计从的超过289名议员的议会团组,通过立法管理国家,通过新法律实施改革必须倾听其他党派的意见,朱庇特总统必将学会妥协,而且必须舍得花时间去谈判。

第一条路径  建立国民议会的动态绝对多数

法选举结果公布后,法国时政评论家皆为马克龙支一招 :针对每项法律草案,寻找支持该法律的议会绝对多派。这不失为一种良策!艰难之处在于朱庇特总统大人、总理女士,还有议会联络专职部长必须苦口婆心,熬夜与议员们谈判,寻找妥协的法律条文,为了法国的未来,为了法国的繁荣昌盛,为了完成他们的政治使命,辛苦点,值!其实法国的法律多于牛毛,真正有效有用的并不多。花点时间制定好的法律才是总统和总理该干的事。

第二条路径  实施开放政策,拉拢可以团结的政客,组建空中楼阁式的议会绝对多数派

6月19日晚间,选举结果公布,时任总理博纳宣布道 :“ 我们将从明天开始努力打造旨在行动的议会多数派,别无其它选择”。

说朱庇特总统电话不离手,不停地与马克龙兼容的议员通话,以情动人,以利益条件诱惑,以政治理念相近为理由,试图俘虏一批议员,说服他们加入总统的多数派阵营。结果如何?在不远的将来见分晓。不过,搞定44位议员并不是过家家,因为这些议员毕竟有选区的选民监督、有党派的制约,还有未来与政治前途,因此,跨过鸿沟,投奔马克龙阵营也隐藏着不少的风险。

第三条路径 :与共和党(LR)精诚合作,达成长期共同执政的协议

当前的法国政治格局下,极右派和激进左派与马克龙合作的可能性是零,但不排除个别议员因种种原因投靠马克龙,在任何时代,在任何国家皆有卖身求荣的政客,而政治信仰对他们来说只是作秀的光环。

右派的国民联盟党(RN)绝对不可能单独与马克龙合作共同执政的,因为对国民联盟党 (RN) 来说没有任何的好处,国民联盟党矢志不渝地与马克㔫对着干,这是国民联盟党政治的商业命脉。

梅朗雄打造的环保和社会大众新联盟也与马克龙不共戴天,水火不相容。梅朗雄本人就一个彻头彻尾的搅局者,梅朗雄与他的追随者决定在马克龙的第二个五年内,展开热火朝天的“阶级斗争”,争取下层人士的权利。

下的能够帮助马克龙在国民议会组成多数派的党只有共和党(LR)了,一方面,马克龙与共和党合作可认凑够达到绝对多数(289),另一方面,马克龙实施经济政策与共和党的经济理念兼容,更有共和党的元老萨科齐暗中为两党合作使劲。至今为止,共和党的主席和若干议员反对加入马克龙的阵营,他们无非是团为被马克龙“收编”的条件不够诱人。政治家最善于“妥协”,或者说在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放弃个人信念,叛变一切。一切皆在马克龙开出的条件了。

第四条路径 :拿出诚意与各党共同制度治国方针和具体措施,组建多党联合政府

点是各党放弃一些旨在获得选民青睐的意识形态和一些陈词滥调式的政治口号,法国政坛没有这个传统,但是法国人有句口头禅 :只有蠢人才不会改变主意。好处是一旦各党派事先达成协议,法律更容易通过和实施,更重要是抗议法律的上街游行活动定会大幅度减少。事实上,这种方式治国更有效、更省事。德国若干年来就是如此管理国家的,有什么不好?法国政客不烦其烦用德国的经验来举证,为什么不能放弃法国的文化沙文主义的自尊,尝试其它他的管理国家的有效方式?

第五条路径 :无为而治,因为国民议会没有绝对多数派

法国的近邻比利时就出现过无为而治的政府,皆因为议会里无法形成绝对多数派。政府只限于处理日常事务,不制定新的法律,更不用谈改革之类的事,比利时曾经历过541天无政治性政府的局面,比利时也没有因此衰落。

马克龙完全借鉴比利时的历史经验,无为而治。若他如此行事,法国的老百姓和媒体会日夜攻击他的,他也将是法国历史上最臭的总统。

第六条路径 :解散国民议会,重新举行立法选举

行宪法第十二条规定 :共和国总统可以在征询总理和议会两院议长意见后,宣布解散国民议会。大选应在国民议会解散后二十日至四十日内举行。国民议会在选出后的第二个星期四自行召集会议。如果此次集会是在规定举行常会的期间以外举行的,开会期间当为五日。在此次大选后一年内不得再次解散国民议会。

言之,以现在开始,总统马克龙只需要知会一下议会的两院议长,签署一纸总统法令,国民议会就解散了,当选的国民议员的资格就蒸发了。

是,重新洗牌,解散国民议会是一把双刃剑。若选民理解支持总统的行为是好事,反之,结果将是弄巧成拙。历史上,前总统希拉克于1997年解散国民议会,在随之的立法选举中,社会党的若斯潘打造左翼多重联盟,赢得议会绝对多数席位,失去了议会绝对多数派支持的希拉克被迫任命若斯潘为总理,开启右派总统与左派总理的共治局面。

朱庇特总统大人认为总统多数派联盟能够在立法选举中获得绝对多数,他会毫不犹豫地解散国民议会。否则,他会在“将就”继续执政。


动态结束语 : 山雨欲来风满楼

国的宪法摆在那里,宪法精神和宪法判例的解释法在独立的专家手里,总统和他跟班们无权介入。虽然朱庇特总统被反对党和媒体指控专断、“独裁”,唯一人独尊,但是他的一切皆受到宪法和政权组织法的控制,修改法律以适应他的执政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事。这是民主宪政的优点 :政治家适应制度,而非为政治家定制制度。

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我们不难想象今年44岁的总统马克龙与他的69岁的妻子在爱丽舍宫的后花园里,手拉手,走来走去,反复研讨各种方案,今不如昔,众神之神——朱庇特总统也有一筹莫展之时,“ 总统夫君,Good luck! ”


Macron et brigitte

马克龙与爱妻在爱丽舍宫后花园 


外,毋庸置疑,面对执政党在国民议会没有绝对多数,而且只有脆弱的相对多数的烂摊子,总统、总理和他们的贴身幕僚会翻来覆去研究过宪法允许的若干方案,极有可能偷偷地试探过各种方案,相信不久浮出水面的执政方案是仅有的可行的方案。


Macron

6月22日20点,马克龙发表简短的电视致辞,明确阐述了他统治法国的方式:首先,成立全国联合政府不在他的考虑之列,其次,总统大人努力打造本文介绍的第一条路径,即建立国民议会的动态绝对多数


无疑问,法国政坛进入并不稳定的局面,马克龙执政如履薄冰。纵使他有改革的宏伟大志和冲天的雄心,他的大义式张狂导致他失去了国民议会的绝对多数,晚也!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国政坛,尤其在国民议会将会上演波澜壮阔,跌宕起伏的的好戏 :真假联姻、分裂、叛变、悔恨、谩骂、丑闻、大打出手、摊牌,几家欢乐几家愁……。



Avril en mai

​2022年法国总统大选系列评论

-【2022 | 四月爱丽舍宫-1】法国绿党率先举行预选, 推出总统候选人Jadot, 跑龙套之辈
-【2022 | 四月爱丽舍宫-2】安娜·伊达尔戈,左翼社会党的候选人,温柔可爱,当选无望
-【2022 | 四月爱丽舍宫-3】法比晏·胡塞尔,法共的总统候选人梦想在总统狩猎场打猎,下辈子吧!
-【2022 | 四月爱丽舍宫-4】马克龙民调独占鳌头,时下的竞选策略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2022 | 四月爱丽舍宫-5】泽莫Zemmour直辟极右邪径 :黑阿移民和伊斯兰教是法国衰落之源
-【2022 | 四月爱丽舍宫-6】法国右派卷土重来!佩克雷丝满面春风!

- 【2022 | 四月爱丽舍宫-7】2022年元旦展望法国总统大选:马克龙竞选连任胜券在握,佩克雷丝功亏一篑,二位极右分子勒庞泽莫苗歪不成材

【2022 | 四月爱丽舍宫-8】“菲利普你狠,马克龙我辣!”, LREM“共享之家”不能共享两颗“雄心”

【2022 | 四月爱丽舍宫-9】梅朗雄为穷人请命,矢志不渝!

【2022 | 四月爱丽舍宫-10】[法国]左翼阵营同床异梦,右翼队伍心猿意马,在总统大选的烈火中自焚时, 锁定未来的党派重组

【2022 | 四月爱丽舍宫-11】Marine Le Pen 马琳娜·勒庞的竞选纲领, 智囊团, 及其选民 (上)

【2022 | 四月爱丽舍宫-12】普京入侵乌克兰,法国一贯亲俄的两位极右派总统候选人出尔反尔,改头换面

【2022 | 四月爱丽舍宫-13】法国12位总统大选候选人标准像、竞选官宣短片与竞选纲领

【2022 | 四月爱丽舍宫-14】马克龙与极右派玛琳娜·勒庞领先, 法国总统大选第一轮投票尘埃落定

法国立法选举解读 :马克龙总统建立三军同盟会“共进党”亲自点将, 玛琳娜凉拌泽莫和重新征服党, 不屈服的梅朗雄威逼左翼团结共进

Resulats officiels legislatif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