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2021

【2022 | 四月爱丽舍宫-2】安娜·伊达尔戈,左翼社会党的候选人,温柔可爱,当选无望

2021年9月12日,星期天。安娜·伊达尔戈女士(Anne Hidalgo), 在浪漫的塞纳河畔的港口城市鲁昂市的码头上道 : “ 我准备就绪……,我决定成法兰西共和国总统候选人。”“ 我是为我们的孩子,为所有人的孩子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而成为总统候选人。”“ 今天,在鲁昂的这个港口,我想起在加迪斯造船厂当工人的父亲,我想起了当裁缝的母亲,我是一名出生在西班牙的法国女人,法国给我了成功的机会。”“ 我们必须重建被众多危机削弱了的法国模式。”

居伊·莫戈(Guy Môquet)的最后一封信

80年前的今天,“50名人质”被德军处决,年仅17岁的居伊·莫戈(Guy Môquet),在被处决的人当中。他临刑前夕写的最后一封信,作为儿子、兄长、朋友,作为一个理想主义者,至今被人传颂。居伊·莫戈,一个闪亮的名字从此诞生,成为法国历史上年轻勇敢的象征,为国家、为理想、为捍卫自由而死!

梅朵组诗:空叶的歌唱

深秋 : 落叶, 卷起一生怀念/ 秋天的葡萄园 : 把自己分解成飞翔的芬芳和流淌的血 / 带走我,秋风 : 我是一颗白色的稻米 / 秋风 : 一只铁钉把秋风钉在墙上 / 中秋 : 像龙,游摆在夜空 / 空叶的歌唱 : 我固执地保存着我的形状 / 南归的鹤 : 呼啸声和从前一样热烈 / 秋天 : 夕阳滚着风的铁环。

【2022 | 四月爱丽舍宫-5】泽莫Zemmour直辟极右邪径 :黑阿移民和伊斯兰教是法国衰落之源

泽莫是2022年法国总统大选中的阴险黑马和出格的搅局者。泽莫从一个媒体记者,电视辩论者,畅销书作者一夜之间成为政治明星,来势凶猛,出乎许多人许多人的意料。民调指数不停上涨,2021年10日XX日发表的民调结果已到XX%了。泽莫深知历史是政治的工具,年轻人和媒体新人对历史的知识掌握不够深,于是他来以史明鉴,顺水推舟,利用历史蛊惑人心,棋高一筹。这也是法国社会中崭露头角的古鲁化(gouroutisation)现象,政治意识形态的邪教化,通过洗脑来建立政治根据地。泽莫是种族主义者,种族歧视者,仇外族者,仇外国文化者。禁止他的陈词滥调沒有意义,也铲除不了产生其信念和拥护者的根源。民主制度允许狂犬吠日,但是言论自由越过道德底线和违反法律,自会遭罪,泽莫因煽动种族仇恨被判刑若干次了。 泽莫绝对不可能当选为法兰西共和国总统!

【2022 | 四月爱丽舍宫-1】法国绿党率先举行预选, 推出总统候选人Jadot, 跑龙套之辈

法国绿党于2021年9月28日举行预选程序的第二轻投票,结果就像绿党钟爱的青山绿水一样,平淡无奇。实用主义者雅尼克·亚朵(Yannick Jadot)险胜女将,激进主义者、女权主义者和经济学家桑德琳·卢梭(Sandrine Rousseau),成为绿党阵营在法国2022年总统大选运动中的公推候选人。2021年法国的绿党的预选成绩斐然,但是闹中取静的爱丽舍宫特置的绿葱葱的后花园仍然不是环保分子闲庭信步,指点江山的风水宝地, - 绿党候选人雅尼克·亚朵,其人真事。- 绿党亚朵的实用主义实政纲领可敬可爱可亲,然而无法实际运用。- 没有结尾的结束语 :分折与预测

被誉为有一千条生命的人-伯纳德·塔皮

从一介草民到商人、政客部长、媒体领军人物、足球俱乐部老板、三级方程式赛车手、演员歌手,伯纳德·塔皮(Bernard Tapie),一个千面人,一个传奇人物。在法国,伯纳德·塔皮一直是一个有争议的人物,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他是法国的象征,一个令法国人爱恨交加的人,可谁能比他更能代表法国社会流动以及阶层固化?在经历了激烈的创业、体育、政治、媒体甚至艺术生涯之后,伯纳德·塔皮 (Bernard Tapie) 于本周日去世,享年 78 岁。一个从一无所有、白手起家,登上人生顶峰再跌入低谷的人,他的一生充满传奇,令人生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