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中海之光 - 尼古拉.德.斯塔尔 ( Nicolas de Staël )

音乐会

Le Concert, 音乐会, 350cm x 600cm, 1955

文  赵思慧

 

此激动人心却又优美 和谐的色彩和情调只能是出自尼古拉.德.斯塔尔 ( Nicolas de Staël , 1914.1.5 -1955.3.16)的手笔,这位二战后巴黎抽象画坛中最杰出的人物,在其短暂的生命中,为后人留下一幅幅难以忘却的作品  «Composition grise, 灰底色上的构图 » (1943),  «Figures au bord de la mer, 海边的印象 » (1952), «Montagne Sainte- Victoire,  圣 .维克多儿山 » (1954),  «Nu couché bleu,  蓝色睡女 » (1955), 以及未完成的巨作 «Le Concert 音乐会 » (1955)。

蓝色睡女

Nu couché bleu, 蓝色睡女,  114 cm x 162cm,  1955

们必需去解释为什么美丽是美丽的,一种技术上的解释,懂得色彩的规律,明白为什么梵高作品中的苹果带有家乡色调,为什么德拉克洛瓦用绿色勾出如此鲜明无疵墙顶装饰像 ; 为什么 维浩奈斯能够掌握三十余种不同的白色与黑色,每一种颜色都有其存在的理由 !

海边的印象

Figures au bord de la Mer, 海边的印象, 162cm x 130cm,  1952

天在国际艺术市场上身价上亿的德.斯塔尔年轻时代却度过了动荡、平穷、困惑的艰难岁月,但如同大部分早期的艺术家,他从未放弃过创造的信心和动力。尼古拉.德.斯塔尔1914 年初出生于彼得堡一个名门贵族家中,父亲作为沙皇尼古拉二世的一位将军,十月革命爆发,他带着全家流浪到波兰,不久便与 妻子双双亡故。年幼的德.斯塔尔被比利时一个有俄国血统的家庭收养,他很早便喜欢绘画,30年代初先后入布鲁塞尔皇家美术学院和 圣吉尔学院深造,并成为一名成绩优异的学生。德.斯塔尔酷爱旅游,跑遍了法国、西班牙、意大利,参观了一系列著名美术、建筑物及美丽的自然风光。

.斯塔尔的第一夫人雅尼娜也是一位画家,两人相依为命,在贫困中艰难创作,但起初作品却无人问津,辛勤的雅尼娜因操劳过度而疾病缠身,不久便于世告别,给德.斯塔尔留下了永远的悲哀。

裸女

Nu, 裸女, 97cm  x 114cm,  1954

 

二战后期 1943年,  德.斯塔尔从法国南方尼斯重返巴黎,没有居室,没有画室,著名前卫画商让娜.布什尔为他提供了一间简旧的画室,用于起居与工作。

.斯塔尔就此便在寒冷,饥饿中用画笔和画刀倾诉自己对生命无限的寄托和激情。从技术上看,40年代,他的画法也从初始的具象画 (简洁概括的肖像、层次分明的静物) 渐渐趋向于抽象画,并已充分显示了德.斯塔尔应用色彩和图形的卓越技巧 : 灰、黑色的基调、乳白与纯白色相印、几笔点缀的红色,酝酿着来日色调的主流, 如«Composition abstraite, 抽象的构图»(1948) 。  在  «Composition grise, 灰底色上的构图 » (1948) 一幅画中,德.斯塔尔将各种形式不同的因素和谐地瓦状与排列,相互呼应。

灰色构图 局部

Composition grise (partiel),  灰色构图 (局部),  150cm x 70cm,  1948

***

抽象构图

Composition abstraite, 抽象构图,  60cm x 81cm,  1948

 

1944年,从画商让娜.布什尔为他举办的第一次个人展至1952 年伦敦个人展,尤其在美国的几次巡回展,德.斯塔尔越来越博得了批评家与美术家的认识和赞赏,世界上许多著名的博物馆开始收藏起他的作品。
1952年以后,也即在艺术家短暂生命的最后几年,德.斯塔尔的创作又回到了具体的形象世界,一扫往日的惆怅和失落。
«Figures au bord de la mer, 海边的印象 » (1952),  描述了阳光明媚的地中海城市,辉煌灿烂,洋溢着德.斯塔尔对自然和美的诗意感受和超越追求,这是他特有的形与色的天地。
同时,他也以灵活的笔法使画面变得流利轻快,类似水粉画,水彩画的自然轻松,仿佛一首抒情诗,见 «Bateau, 小船 » (1955), «Atelier orange, 橙色画室» (1955)。

Nicolas de Staël

*

小船

Bateaux, 小船 , 116cm x 89cm,  1955

**

橙色的画室

Atelier orange, 橙色的画室,195cm x 114cm, 1955

 

值他的艺术步向辉煌之际,德.斯塔尔却选择了自杀的道路,因为他说,’我已无力进一步探索绘画... 需要休息。。。’ ,是内心深处久积的抑郁还是个人感情生活的波折 ?   这迷一般的逝去造成了后人更崇敬他的辉煌与完美。世界各地不断举办他作品的大型回顾展,欣赏他那一幅幅触动人心的,光彩美丽的诗情画。

音乐家

Les musiciens,  音乐家,162cm x114cm, 19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