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

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蠕动了!欧盟共同举债7500亿打造宏伟激活经济计划

欧洲宏伟激活经济计划(Un plan de relance massif): 7500亿欧元. 根据该计划,欧盟委员会从金融市场举债7500亿欧元,用30年偿还。有欧盟27国的家底作为借债保证,利息自然从优,而且偿还期限为30年,无疑是永久的将来,因此,每国的压力陡然减少不少。毋庸置疑,欧洲此举开天辟地,具有历史意义。共同举债共同偿还,一方面从根本上, 表现出欧盟成员国希望保持团结的信念,另一方面,它将成为欧盟团结共进的实施可行的工具。与以往空话连篇的新闻发布会和新闻稿大相经庭。

" 此处, 必须佩戴口罩!" - 法国政府颁发在封闭地方必须戴口罩的政令

法国政府颁发在封闭地方必须戴口罩的政令, 政令已在7月18日的《政府公报》上发表,措施从7月20日生效执行。该政令可俗称为在封闭地方必须佩戴口罩政令。该政令与所有的政令一样,技术性极强,读之不仅味同嚼蜡,而且不知所云。于是乎,法国卫生部的专业人土以问答形式进行了解读,现翻译成中文,以飧中文读者!

法国2020年市镇选举 :绿派与接地气亲民派割韮菜

2020年法国市镇选举陡然是史无前例 :因新冠状病毒肆虐法兰西,第一轮选举与第二轮相差3月有余,自然是史无前例。 法国绿党(EELV)春风得意,横扫一切劲敌,- 跃成为法国政坛的重要党派。 执政党 - 马克龙总统的前进共和党(LREM)攻城无果,空手而归。 传统党派 - 共和党(Les Républicains)和社会党(PS)亲民候选人气抱残守缺,火中取栗,保守半壁江山。极右派国民联盟(RN)巧取中型城市,士气大增。法国共产党(PCF)每况日下,失守历史根据地,梅朗雄的不屈服法兰西党(LFI)消声匿迹,不见经传。政治现实真残酷!

【崔丽军】 五十五天—巴黎封城第八周

从今天开始,开始了“隔离”第八周。如果一切按政府预定计划,这将是巴黎“禁足”的最后一周。近50天过去了,突然发现,生活其实可以非常简单,那些奢侈消费,那些娱乐动作,那些社交行为,…,都是这个社会极其冗余的花哨动作。疫情抽象了这个世界,也简化了这个社会。

【智子的星空】 56日星星物语

这是一个不寻常的春天,地球上一片寂静,从大街到小巷,从城市到乡村,从东方到西方,人类变安静了,杏仁树照常盛开,成千上万的鸟儿在歌唱,晴朗的天空属于它们,河里的水变清澈了,鱼儿欢畅,在它们的家园里,春机盎然,柳绿桃红。而禁足的人们离开喧闹,走进上帝安排的一场集体的恐惧中,在各自完美的孤独里。也许人类共同的危机感能成为团结人们的一个纽带。

〖思慧的色彩〗铃兰花,圣母玛丽亚的眼泪

五月一日劳动节也是法国的铃兰节。在这一天,大街小巷里处处有铃兰卖,人人有铃兰送。亲朋好友间都互赠铃兰,因为大家深信铃兰会让爱神眷顾、会让幸福与希望终年伴随在身边。是的,为你祝福,如果真的能为他人带来福爱,甚至能帮他人摆脱苦痛的困扰,那是我们每个人的莫大的渴望与欣慰。

法国抗疫当前,Covid-19统计,民调等等123解读

抗疫期间,知晓和掌握数据似乎胜于一切,而得到最新数据似乎成了王道。首先,法国人对统计数据自有想其特殊想法与偏见,一方面,统计数据与奶酪乳制品一样,需要一定的时间和年轮才有意思和味道,另一方面,统计宛若超短裙:吸眼球,藏核心,晒皮毛 。其次,法国历史对捎带政治色彩的统计数均特怀疑态度,当然这与民主制度下言论自由和舆论自是一脉相承的。面对疫情,法国居民的焦虑加剧 〖周日报民意测验结果〗

〖法媒世界报〗:吸烟者感染Covid-19的比例很低

皮蒂埃-萨尔佩特里埃(AP-HP)的一个研究小组的研究表明,吸烟者受Covid-19感染病人的比率约为5%。一项临床试验即将开始。其他研究正朝着同一方向发展。在法国,根据巴黎医疗 - 公共救援医疗集团(AP-HP)的数据,自疫情开始以来,4月初入住医院的大约11000名Covid患者中,自疫情开始以来,只有8.5%的患者是吸烟者,而全国的每日吸烟率为25.4%。

供养国民和扶持企业,法国欧盟美国放巨款抗疫,IMF预测世界经济“大萧条”

写在文首之言, 第一章 法国不惜任何经济成本,鼎力抗疫,总放款1100亿欧元供养国民扶助企业, 第二章 欧盟组织首次快刀斩乱麻,爽快解囊5400亿欧元抗疫赈灾, 第三章 在美国,特朗普挥笔签下2万亿美元的历史性救助计划协议, 第四章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全球将出现历史性衰退,2020年增长收缩3%, 没有结尾的结论 : 血的教训与未来的陷阱。

Ehpad 【失能老人休养院】是什么?Covid-19肆虐袭击长者令各界担忧

Covid-19蔓延法兰西的六角菱形生存的芸芸众生。而生活在失能老人休养院的老弱病残者属于极易被新冠状病毒感染的高危人物,在法国7400多家Ehpad里寄住着728 000老人,他们的平均年龄是85岁5个月,绝大多数寄住者生活不能自理,基础病和并发症接二连三,一旦感染成重症,凶多吉少,他们的命运令人万分担心,如何保护他们成为法国各界格外关注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