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公民论坛 旅法学者刘学伟谈法国黄马甲运动

去年11月17日,为抗议政府加征燃油税措施,法国发起黄马甲运动。此后,此一运动一波接一波,每周六在全国各地展开,已连续举行了十次,对法国经济造成重创。为平息社会不满情绪,当局做出几项承诺并发起一场全国大讨论活动,以回应民众诉求。然而至今,黄马甲运动似乎没有出现偃旗息鼓之势。如何看待这场运动?总统发起的“全国大辩论”是否可以为步出危机寻得出路?对此,旅法学者、历史学博士刘学伟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新年寄语:双重的波澜壮阔+修昔底德陷阱

回顾2018的世界,觉得很是担当得起波澜壮阔四个字的形容。 今年的第一件国际大事,当属中美贸易战的全面爆发。在年初的时候,虽然贸易战的空气已经开始紧张,但是,除了也许特朗普心中有数,绝大多数的中国人和世人,应当都没有想到,仅仅几个月后,中美之间的贸易战会到如此剑拔弩张的地步。也没有想到,特朗普可以把这件事操弄到如此的大规模和全方位,如此的不择手段和毫不容情。还没有想到的是,即便如此,特朗普并没有全力以赴对付中国,他还同时开辟了很多条战线,向全世界为他的“美国第一”讨要利益。

法前总统奥朗德重返政坛?一场回到未来的好梦难圆!

“ 我将返回政坛”(Je vais revenir),这是法国前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 俗称荷兰豆)在2018年11月9 - 11日在布里夫市图书展(Foire du livre de Brive)上宣佈的。 曾几何时,与其他被迫离开政坛的政客一样,奥朗德手拍胸堂,信誓旦旦 :远离政治舞台, 过点清静的生活。 君不知,在法国,那些业已执掌治国大权,而政绩平平者皆被认是has-been (过时者)。

刘学伟法广(FRI)音频:美国中期选举,什么故事?怎么解读?

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投票活动已经落下帷幕。这次选举由于总统特朗普本人的全力投入,更由于特朗普上台两年来在美国舆论中引发的种种争议与对立,而呈现出比以往历次中期选举都更广泛的选民动员和舆论关注。从目前的检票结果来看,共和党守住了在国会参议院的多数地位,而民主党则得以夺回了在众议院的多数控制权,在435个议席中赢得了229席。如何解读这次选举结果?他对特朗普后两年任期有何影响?美国对华政策是否会在选举之后出现适当调整?法国历史学博士刘学伟先生向我们谈了他的看法。

美国中期选举,风在往哪边吹?

美国的中期选举将于11月6日举行。今年中期选举的最大看点,当然是聚焦在特朗普身上,他的一举一动都是头条新闻。影响中期选举选情的最大因素,当然是特朗普这两年来执政的政绩。必须客观地说,至少对美国国内而言,他的两年执政有成绩,起码比两年前民主党预期的好太多。

1998->2018 涅槃重生法兰西

从大学开始,丽娃河畔足球场上,无论是春花烂漫还是夏日炎炎,只要有系级比赛,凡场必到。尽管那时的宿舍还没有电视,那时的我还不知道欧冠或Platini。大学毕业条件好一些有了电视,也开始了半夜3,4点起床的追球生涯。那时开始追巴西队,意大利队,即便眼盲,即便叫不出谁是谁。突然某一年某一天记住了法国队的齐祖,从此深陷不能自拔,年轻的激情不需要理由。1998, 2000, 2002, 2004, 2006,岁月如梭。世界杯,欧冠,一次次的比赛,有齐祖的岁月里也多了些期盼,即便也会失望。这难道也是冥冥之中我来法国的原因吗?

美英法空袭叙利亚能有战略意义吗?

美英法空袭叙利亚能有战略意义吗?
刘学伟
本人现在在外旅游,只有晚上有点空,手提电脑上作文不便,只能简化。
首先必须承认,出乎本人昨天的预料,美英法三国还是出手了。只是出手的分量异乎寻常的轻,留了很多余地,应当是以不激起俄方的武力反击为原则。
战况双方报道差距太大。我们暂以美方报道为准简单分析一下。
美方称一共袭击三处,一处化武科研中心,一处化武仓库,一处化武指挥中心。共用105枚巡航导弹,弹无虚发,全部命中。看照片,那个科研中心仅一栋楼,面积应当仅有数十公尺方圆。以50X50公尺=2500平方米概算。2500/35=71平方米。71开方=8.5米。也就是平均每8.5公尺就应当有一个弹坑。笔者觉得那里应当炸为齑粉才对。可照片上看,几公尺的对街还有电线杆站立。巡航导弹每个价值百万,炸药都是数百公斤。这种用法似乎过于浪费。效益太低。据叙方说,仅造成6个平民受伤。
再来看俄叙方的报道。105颗导弹,71枚被防空导弹击落。针对多个机场的导弹被全数击落,没有造成机场任何损坏。这也不像真的。比如,公布若干哪怕是一个来袭导弹被成功拦截的录像,不就可以戳破美方说的“弹无虚发,全部命中”是谎言了吗?

从黄瓜理论探究法国的衰败和崛起

朱元发 博士

1188欧元 (相当毛工资1 498.50欧元)是法国政府规定自2018年1月1日起法定的最低月工资(经济增长跨行业最低工资 - SMIC - Salaire minimum interprofessionnel de croissance)。 这份工资就购买力而言大约能买到1200条黄瓜。

于是乎,“黄瓜理论” 横空出世。貌似思想敏锐的理论开发商似乎捡到“大漏”: 法国社会和法国人真穷,你瞧瞧,最低工资只能买到1200条黄瓜,多么穷困,多么寒碜!老牌资本主国家里高卢人的后裔和定居法兰西的移民们如今生活于水深火热中,苦不堪言。多么可怕残酷的社会现实啊!法国若不大刀阔斧地进行革命性的改革,则死路一条。

这种立论的确动人心弦,而且危言耸听,非常容易引起民众的共呜 : 恨铁不成钢的失望和愤怒于是风起云涌。读这样的文章就像吃肯德鸡一样,开胃过瘾, 大快人心!但是,久而久之,这样的简单速食不利健康,会提前加速老年痴呆症的到来。

的确,二战后的法国曾拥有黄金三十年( Les Trente glorieuses),期间,经济欣欣向荣,热火朝天,蒸蒸日上,而如今这一切如大江东流,一去不复返了。

法国公务员系统改革难在何处?法广采访旅法学者朱元发

3月22日法国公务员将响应7个工会的号召举行罢工游行,对政府的一些改革措施对公务员购买力的 影响表达不满,也针对政府正在酝酿中的公务员改革措施表达立场。政府部门以及教育和医疗系统的运作预计将会因此受到影响。法国公务员制度改革一直是一个敏 感话题,历届政府都曾有自己的设想,但改革措施也往往引发抗议游行。在今天的节目中,我们邀请法国巴黎索邦大学社会学博士、长期关注法国政治、社会生活动 态的朱元发先生向大家介绍一下他对法国公务员制度改革难点的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