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纳丽人行

巴黎文学创作园地

【高彬的译园 - 古诗法译】[宋] 秦观 鹊桥仙·纤云弄巧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 Les nuages sveltes se métamorphosent, les étoiles filantes se lamentent, 银汉迢迢暗度。 Pendant cette longue et silencieuse traversée de la Voie lactée. 金风玉露一相逢, Ces retrouvailles annuelles bénies par vent et rosée automnaux, 便胜却人间无数。 Valent plus que les innombrables rendez-vous galants de l’humanité.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 Leur amour est aussi tendre que l’eau, leur rencontre aussi belle qu’un rêve, 忍顾鹊桥归路。 Comment supporter de se quitter aussitôt sur ce Pont des Pies pour le retour. 两情若是久长时, Quand l’amour dure pour l’éternité, 又岂在朝朝暮暮。 Faut-il rester ensemble nuit et jour.

【思慧的色彩】一生的清简,永远的灿烂

‘’这辈子,我什么也不会做,只会默默地画画……’’ 的确如此。玛丽亚·H·维埃拉·达·席尔瓦的一生 (1908-1992),是极其清简,严格自律的一生,她深受以人、神、自然为一体的斯多葛主义(Stoïcisme)的影响与熏陶。为了艺术,她甚至放弃了做母亲的欢愉。面对生命中不断出现的创伤及苦痛,维埃拉总是以勇敢倔强,超理性的态度来迎接挑战。维埃拉幼年时便喜欢在小本本上做素描,为各种故事书插画添色。

【智子的星空】 : 伊人如墨

在几十年的歌坛生涯里,Francis将蓝调和乡村音乐融会贯通,创作了大量脍炙人口的抒情民谣,其中最著名的有《L'encre de tes yeux》 (眼中之墨)和《Je l'aime à mourir》 (为伊痴狂)。因独具其个人魅力,Francis Cabrel 被誉为法国的吟唱诗人。 在每天上班的路上,在车子里,我会打开熟悉的电台,一天早上又听到这首熟悉的歌曲,《L'encre de tes yeux》 (眼中之墨),歌词之优美,之细腻,之感人,让我立即把它翻译成中文,与朋友分享。

地中海之光 - 尼古拉.德.斯塔尔 ( Nicolas de Staël )

我们必需去解释为什么美丽是美丽的,一种技术上的解释,懂得色彩的规律,明白为什么梵高作品中的苹果带有家乡色调,为什么德拉克洛瓦用绿色勾出如此鲜明无疵墙顶装饰像 ; 为什么 维浩奈斯能够掌握三十余种不同的白色与黑色,每一种颜色都有其存在的理由 !

你,何去何从——缘聚缘散法兰西 (之五): 梦里梦外都痛着

醒时如梦游,梦中惊觉醒。谁知个中因,游魂无处遁。 为什么日子成了不堪忍受的重负,日常的家务劳动都没有力气应付,早上一醒来就觉得疲劳,新的一天开始了,没有任何欣喜,只有承受不了的负荷,只盼着一天快过去,我终于把日子又往前挪了一步。挨着,熬着,一天一天,度日如年。我从此睡眠时必须得戴一个氧气面罩,专有名词叫负离子给氧机。 这种无形而有重的压力直抵灵魂深处,压进潜意识里,在梦里梦外都痛着。 这个绿毛水怪的名字叫,抑郁。

【高云的云天外】我和犹太人珍娜Jeanne不得不说的故事-之一

珍娜曾是巴黎郊区贫民区萨尔赛尔Sarcelles的中学校长,如果不是有特大的威慑力和强大的内在力量,在这些地方当老师或校长,就是自己逼着自己快得忧郁症的节奏,还冒着被学生打骂动刀子的危险。每年都有事故发生。她2004年退休,退休前几个月被当时的希拉克总统授予荣誉勋章,为她所做的一切以及她的勇气盖上辉煌的印章。她被爱丽舍宫请去参与修订了关于公共场所禁止面纱的法律,让去宗教色彩在法国更近了一步!因为她工作的地方是多民族杂居地,黑人阿拉伯人聚居区。她的丈夫是有名的儿科医生,也在萨尔赛尔Sarcelles行医。她2004年夏天正式退休。

【智子的星空】: 法国歌坛大师恩里科·马西亚斯 : 爱无所求 (L’amour, c’est pour rien )

« L’amour, c’est pour rien » : 爱无所求 « Le plus grand bonheur du monde » : « 世上最大的幸福 » 法国歌坛传奇大师恩里科·马西亚斯 :歌声情怀诉恳凄婉,性感迷人,浪漫至极 : 出生不由己,音乐是人生, 歌星的社会活动与歌坛走穴一样风光耀眼, 政治冒险,昙花一现, 犹太身世经商,未必百战百胜。

【雨的絮语】: 时空里的相遇 - 法国南运河

运河,你能想到什么?你能遇到什么? 那年春天,快乐的 ‘’米 ‘’用古老的邮递马车给我发来了一封发烧般的信。我一边读,一边羡慕地两眼发直。她是幸运儿,在90年代中期拿到公派名额到意大利学习。末了,她说,快来吧,爱做梦的小姑娘。落名 : 运河米。 春天的运河绿如翡翠。我抬头看天上飘舞的雪花,问她,运河会在哪个时空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