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纳丽人行

巴黎文学创作园地

【高云的云天外】我和犹太人珍娜不得不说的故事之三

昨天黄昏,从海里游泳回来的路上,海边离她家,穿过海岸线的铁路地下通道,穿过一家私立医院,过一条马路就是,不过300米。我说,走走,我们去偷无花果!她欢呼雀跃,我们沿着山坡,走到城堡酒店的对面,有一块山间盆地,戛纳市租给愿意种一小块地的市民,每家几平米,纯粹是过家家的游戏,那么小的一块地,被种上了各种蔬菜,最多的是西红柿四季豆,地边有两棵无花果树,熟透的无花果掉在地上无人捡。

【智子的星空】 梦幻时空隧道 - 巴黎拱廊街

巴黎,是一座神秘的迷宫,在你不经意的时候,它会給你一份惊喜,让你心甘情愿地为它迷失自己。巴黎,有一个秘密的时间隧道,连接着过去和现在,带你走入19世纪世界摩登之都 - 巴黎,它, 就是巴黎拱廊街。

【高彬的译园 - 古诗法译】【唐】李白 早发白帝城

李白(701年-762年),字太白,号青莲居士,唐朝浪漫主义诗人,被后人誉为“诗仙”。祖籍陇西成纪(待考),出生于西域碎叶城,4岁再随父迁至剑南道绵州。李白存世诗文千余篇,有《李太白集》传世。762年病逝,享年61岁。其墓在今安徽当涂,四川江油、湖北安陆有纪念馆。朝辞白帝彩云间, 千里江陵一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 轻舟已过万重山。

【巴黎燕的世界】深秋里的蒙马特高地

王安石的秋天是“空庭得秋长漫漫,寒露入暮愁衣单。” 没有其他诗人记录的肃杀悲凉之气,但也是有点不经意的秋凉和秋愁了:怕着凉要去找棉袄或毛衣了(不知那时有没有?) 我们则沿着教堂前的丘陵缓坡,随着高度,在眼前不同的风景中,到达教堂前,也就是踏上了据称有130米高的山丘:蒙马特高地。 1886至1888年,带着同样的梦想,凡高曾来到蒙马特高地,但是,巴黎没有看到他,除了弟弟提奥,没有人关注他,他要等到20多年后,世界才向他投注眼光,名誉金钱蜂拥而至,但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了!

【思慧的色彩】杜比菲的缤纷世界 - 从酒商到艺术大师

杜比菲出生在诺曼底勒伊尔港富有的酒商家中,17岁入巴黎出安学院画画,仅仅出于消遣和爱好,还泛泛涉猎于文学,音乐哲学,语言等领域,并活跃于巴黎灯红酒绿的社交场上,与Fernand LEGER, André MASSON等结为长友。24岁时,杜比菲从父亲手中接过了经营葡萄酒买卖的生意,一做即20来年,直到1943年,杜比菲又重新决定彻底地投入绘画艺术,从此便不懈地追求一种能“瞬际反映真实生活”的艺术。

法国的夜空, 一颗亚美尼亚的彗星陨落 - 怀念法国之声 查理·阿兹纳弗

"命运是你含着眼里的泪水,扼住喉咙,怀着渴望打造出来的" 查尔·阿兹纳弗,一个真正的的法国人,也是一个纯粹的亚美尼亚人 查尔·阿兹纳弗,一个难民的儿子,成为了一个法国的象征 永别了,查尔·阿兹纳弗

智子的星空 ~ Charles Aznavour : 《带我走吧》

惊悉Charles Aznavour刚刚离去,他是个电影明星,歌曲作者和歌手,一个亚美尼亚移民后代,生于1924年,这是一位法国最受欢迎的艺术家之一,9岁就开始唱歌,上周还在电视上看到他的报道。分享他的《带我走吧》,这次他真的走入他歌声中的那个奇妙的世界了。

【高云的云天外】 我和犹太人珍娜不得不说的故事之二,爱往者爱返

照珍娜自己的话说,从一出生就是一个战士,怼天怼地怼命运,到头来落下个孤家寡人。 面对生老病死,他人的喜怒哀乐生生死死,总归是隔岸观火,他人亦已歌。现在因了珍娜,她伸出的爱之手让我们结缘,我才真切地感受到衰老是如此的贴近,我们都需要补课。怎么样走完这唯一的一次生命历程,常常在脑中打转。没有答案。

中秋佳节!塞纳丽人俏然回首,千里共婵娟!

双子雨 - 秋露.桂花 . 醉中秋 - “秋露,像我的眼泪,美丽动人”. 高彬 - 中秋节的记忆 - 让我们“举杯邀明月”,共度中秋佳节!也祝远方的亲人朋友“千里共婵娟”! 巴黎燕 - 挂在十岁天空里的月亮! 高云 - 明月万里寄相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