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新西兰杀手“大置换”宣言的摘录与批判

新西兰的恐袭案已经过去一些日子,评论还未消停。杀手塔兰特(Brenton Tarrant)的74页宣言书(以下简称“宣言”)在网上传播。这样的宣言当然会极力传播他的恐袭有理的荒谬理念,广泛传播的确也会有负面影响。但专业或准专业人士可以阅读检视,分析批判应当还是没有疑义。兵家孙子早有言到:“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挽救法国沉疴的第二计:税民院

现在接着阐述本人为法国国是大讨论献出的第二计。

为了论述完整,我先给我下面要讨论的公众贪欲下一个明确的定义:在西式普选民主制度下,公众通过选票表达出来的,对多多益善的社会福利的无厌追求。

古语云: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自私自利,的确是人的天性的一部分。但如果没有普选制度,这种欲望,并不可能在左派的旗帜下集结起来,并不可能对一个国家的政治发展,产生无法抗拒的压迫力。

一直以来,左派的正统人士,或者由他们掌控的主流意识形态,都不相信西方国家的公民和政治精英会如此短视,认为民主制度一定可以及时地察觉并纠正这个错误。

当然自2008年世界金融海啸和2011年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以来的众多事态发展,已经让这个信念大大动摇。人们已经开始认真地讨论,如何还可能挽狂澜于既倒。

现在法国的黄马甲们,马克隆总统都提出,要展开大讨论,看如何能解决法国公民购买力长期不增长甚至日益萎缩的大问题。黄马甲们倒是没有提出要讨论如何解决法国入不敷出的问题。本人上一篇文章已经说了:“(黄马甲)们关注的真的几乎就仅限于各种索取。有没有黄马甲在要求做更多的贡献呢?”大概是没有吧?本人反正没有看见。“因为他们没有神经病。”

公益劳动法:能不能是挽救法国沉疴的一剂妙药?

马克隆总统发起的为期两月的法国国是大辩论已经接近尾声。如果有什么想法再不发言就来不及了。本人想出两个主意。今天先行奉献一个,名称叫做:公益劳动法。 笔者这个方案的最大特点就是它自带资源,不用或基本不用花钱。就像豆科植物,无需施肥,而且可以使土壤越种越肥沃。

法国的社会福利政策:理想之光与现实之路的交汇博弈

法国的社会福利政策:理想之光与现实之路的交汇博弈 : 导言 : 从借钱治病现象探究法国的社会福利政策之理念与现实/ 1 国家的王权性(pouvoirs régalien)与社会福利性(的État-providence)共存共享, /2 社会政策的基本概念与含义是什么?/ 3 法国社会福利制度的历史和作用, /4 法国社会福利政策的具体实施内容与高额的财政开支, /5. 法国社会福利大厦的倾斜 :八面埋伏, /前噡:黄马甲啊!黄马甲!法国的社会福利政策的困惑

为什么不谈谈死亡?

每年这个季节,我都会翻出这篇旧文章,仔细再读一遍,看当年的想法有无改变?看今日又长一岁,对生死的观念是否又进一步。 巴黎的墓地很安静祥和,一点儿也不阴森凄凉,尤其在温暖的阳光下。有人给花浇水,有人坐在长椅上沉思或阅读, 也有人安静地抹眼泪。墓碑上的美丽雕塑静静地守护着那些寂静的灵魂。这些人有运气在巴黎这一风水宝地安歇, 倒也是一种欣慰。

从黄瓜理论探究法国的衰败和崛起

朱元发 博士

1188欧元 (相当毛工资1 498.50欧元)是法国政府规定自2018年1月1日起法定的最低月工资(经济增长跨行业最低工资 - SMIC - Salaire minimum interprofessionnel de croissance)。 这份工资就购买力而言大约能买到1200条黄瓜。

于是乎,“黄瓜理论” 横空出世。貌似思想敏锐的理论开发商似乎捡到“大漏”: 法国社会和法国人真穷,你瞧瞧,最低工资只能买到1200条黄瓜,多么穷困,多么寒碜!老牌资本主国家里高卢人的后裔和定居法兰西的移民们如今生活于水深火热中,苦不堪言。多么可怕残酷的社会现实啊!法国若不大刀阔斧地进行革命性的改革,则死路一条。

这种立论的确动人心弦,而且危言耸听,非常容易引起民众的共呜 : 恨铁不成钢的失望和愤怒于是风起云涌。读这样的文章就像吃肯德鸡一样,开胃过瘾, 大快人心!但是,久而久之,这样的简单速食不利健康,会提前加速老年痴呆症的到来。

的确,二战后的法国曾拥有黄金三十年( Les Trente glorieuses),期间,经济欣欣向荣,热火朝天,蒸蒸日上,而如今这一切如大江东流,一去不复返了。

法国公务员系统改革难在何处?法广采访旅法学者朱元发

3月22日法国公务员将响应7个工会的号召举行罢工游行,对政府的一些改革措施对公务员购买力的 影响表达不满,也针对政府正在酝酿中的公务员改革措施表达立场。政府部门以及教育和医疗系统的运作预计将会因此受到影响。法国公务员制度改革一直是一个敏 感话题,历届政府都曾有自己的设想,但改革措施也往往引发抗议游行。在今天的节目中,我们邀请法国巴黎索邦大学社会学博士、长期关注法国政治、社会生活动 态的朱元发先生向大家介绍一下他对法国公务员制度改革难点的观察。

赵汀阳《天下》对话法国读者,两场见面会完整视频

中国学者赵汀阳在其《天下》一书法文版出版之际到访巴黎,与法国的学术界和读者见面交流。欧洲三人网录制了其中两场交流会的全程现场,与法国和中国朋友分享。 天下,这个词和华夏文化一样古老,中国人对它已熟悉到忽视其存在的地步。在全球化不断推进的今天,各国家、民族、文明、经济体之间产生了许多新矛盾。赵汀阳把起源于3000年前周朝的天下体系理论推到当今的思想舞台,在与世界各流派理论和实践的相互较量和碰撞下,天下理论折射出诱人的绚丽光彩,给今后世界建设的思考提供了丰富的内容,扩大了无限想象空间。 这两场交流活动每场席无虚座,与会者包括年长的学者和年轻的本科生,还有智库、企业和文化机构研究人员等。从公众的发言中,我们可以看到法国公众对“天下”理念的热情和好奇心,提问所涉及的范围也十分广泛,如在天下体系中,是否有天子和天命?一位年轻学生提出关于如何调和各国优先利益,这个问题似乎把赵汀阳的理论拉拽到不可回避的现实边缘。还有人提问如何设立管理天下系统运行的机构,赵汀阳却给出完全出乎人们意料之外的答复……可能是机器人。

法国人的情爱 : 清心寡欲守贞牌?浪漫开放随便来?

引言 : 情爱论战三部曲 : 超级出格诱惑泛滥成灾,反性骚扰运动风起云涌,矫枉过正重挺诱惑的媚力。 1)女权主义者心理变态吗? 2)大男子主义式的情爱反社会吗? 3)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 五种情爱似永恒。 后语 :法国人的情爱有纠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