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苗,通向光明的坎坷之路

如果说法国目前的好结果是沾了夏天之光的话,在今年三月底、四月初,法国每日新发病例在四万徘徊的至暗时刻,同处北半球的,超过半数人口完成疫苗接种的以色列每日新发陡降到四百多,且持续保持在极低。在16.3万接受了两剂辉瑞疫苗的以色列人中,只有31例新冠阳性;而相似数量的未接种疫苗人群中,新冠阳性有约六千五百。

【紫木的天地】再见,混蛋们 - Adieu les cons

病魔缠身己至生命尽头的母亲,要从何处入手,才能寻找到她十五岁时带到这个世界的婴孩?集尽毕生精力专注于信息系统构建,回报却是政府体制的一纸“休书”,决定在办公室结束自己生命的公务员,却连死亡也对他不屑一顾,他该如何自处? 尖锐的矛盾冲突,展开一段超现实的黑色讽剌剧,这就新片《再见,混蛋们》(Adieu les cons)

法国大区(Région)历史演变、区划、职权,时下的大区议会选举

在法国,大区(Région)是一个地方领土团体(collectivité territoriale),是第二大战后法国实施权力下放的成果。如今的行政大区拥有法人资格和自由管理的权力。法国宪法第十二章设有特殊条款,《 地方团体总法典》的第四部分专论大区。法国在本土拥有12个大区,和与之等同的5个特殊地区 :科西嘉岛行政特区,4个海外省——大区(DROM)。本文试图向中文读者讲清楚如下问题 :回放大区从创立,发展和稳固的50年演变史的(放下文末),大区的划分和名称,大区的行政权力,大区议会的选举制, 大区议员的报酬,最后在简短的结论里谈谈本次大区议会选举亮点。

《Florilège de sagesses françaises, Collection de 800 citations》, un livre par ZHU Yuanfa

《Florilège de sagesses françaises, Collection de 800 citations》, sous le nom chinois 《法国闪亮智慧》, un livre plus de 200 pages, éditée par éditions pacifica, est sortie au mois de juin 2021. Il s'agit d'une collection de 800 citations des auteurs français, sélectionnée et traduite en chinois par Monsieur ZHU Yuanfa, docteur en socialogie, fonctionnaire dans l'administration française, écrivain du week-end.

《法国闪亮智慧 : 名人名言800句(中法文对照)》出版,法国智慧从此在中文世界闪耀!

新书《法国闪亮智慧》(Florilège de sagesses françaises : Collection de 800 citations) 一书由旅法学者朱元发博士编译,法国巴黎太平洋通出版社出版发行。

Mes professeurs français 我的法语老师 !

1977年中国恢复高考,听到消息后,我突击复习了一下文革期间学过的碎片式知识。幸好文革中,高瞻远瞩的妈妈一直鼓励我自学英语,这次可以在英语考试上拿好分。自知总分很难上理科大学,便报考了外国语学院,正好实现小时候想当外交官,飞向世界的梦想。尊重大人们的提示,填了神秘的法语专业。承命运女神的青睐,矮子里面充高人,众多考生中脱颖而出,我考上了四川外国语学院,78年如愿以偿进入法德系法语专业。

梅朵:献给母亲的诗

故乡大雪 : 故乡的土啊 / 你是否从稻谷金黄的梦中醒来 / 披上雪花的薄被 / 让疲惫的植物在白色的穹顶里 / 低诉寒冬的威力 /你是否在晨昏升起炊烟 /让她的头发在风中松散 / 她逐渐衰老的身体是一根落日的拐杖 / 在大地上慢慢移动 / 最后一缕光辉和钥匙一起 / 钻开小屋 / 在幽暗的房间点燃一团 / 心头的火光

梅朵荐诗 | 有谁读过我的诗歌/陈年喜

诗歌的尊严与落寞——评陈年喜《有谁读过我的诗歌》: 读完这首诗,我想起了诗人布罗茨基的那句话:“诗人是语言赖以生存的工具。”这首美好忧伤得让人心痛的诗歌,似乎来自天意,借着诗人陈年喜的手,降落到人间。我几乎相信它一直在语言天空的某个角落呆着,静静地等着一个识别它的人把它领回人世。饱含着黄昏一样晦暗、雪地一样洁白的诗意,这首短诗在我的眼前闪烁着浓烈孤寂的光彩。

坟灯——追溯道义源头的光明 : 读野夫祭文《坟灯》

在散文《坟灯》里,野夫庄严地表述着亡灵的消失,他把死亡的阴影带到生命的光明之下,并在那里确立它的价值。在我的书评《帝力于我何有哉》里,提到《坟灯》的语句并不多,然而这篇散文却为我深爱。珍爱的东西,我们往往不轻易言说,对于《坟灯》我正是这样的心情。记得第一遍读完后,我从泪水中挣脱出来,在心里喃喃地呼唤:“婆婆,你也是我的外婆,你是深埋的至善,你是照亮初衷的灯塔,你是没有条件的慈悲,你是水,是血,是高山也是厚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