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嘉 】塔列朗,一个毕生都在出卖收买他的人的人

Charles Maurice Talleyrand de Périgord, 中文名:查尔-莫里斯-塔列朗,1754年 — 1838年,法国和世界历史上的杰出外交家。1789年起,大革命爆发,法国政坛风起云涌,可是无论是共和国还是督政府,无论是拿破仑称帝还是波旁王朝的死灰复燃多次复辟, 在将近50年的时间里,他在连续六届法国政府中,担任了外交部长、外交大臣,甚至总理大臣的职务。他圆滑机警,老谋深算,权变多诈,云谲波诡。有人称道他是热忱的"爱国者"。可更多的人把他视为危险的"阴谋家"和"叛徒",塔列朗一直以敏锐的嗅觉,左右逢源,处变不惊,是永远的不倒翁。

《似水年华》,普鲁斯特的文学年华似水长流……

读普鲁斯特,不可能是为附庸风雅——虽然这是某些时尚小编为小资们拟定的必读书目之一;也非盲目跟风——某些崇尚法国文化的研究者终于发现一个天大的秘密:「那些法国人哪,都穿紧身泳裤,都在地铁里读普鲁斯特!」普鲁斯特是一块试金石,如果他的读者不是与他性情相若,跟他灵魂的振动有着相近的频率:都有一点敏感,有一点忧伤,有一点自恋,有一点神经质……那么他们是一行字也读不下去的。

〖新书〗《中华智慧》,中法思想的一泓清泉

2020年初,法国巴黎太平洋通出版社推出了一本颇值收藏的中法双语新书:《中华智慧 :成语一百零八句》(Gemmes de sagesse chinoise : 108 proverbes pour toutes les occasions)。作者是法国资深汉学家 Cyrille J-D JAVARY & NI Jincheng (倪金城),据倪金城先生透露,该书他们俩近十年合作与研究的丰收成果。

【陶嘉 】徒步1750公里,我的法国-西班牙圣地亚哥朝圣之路

2005年春,我在法国西南部的比利牛斯山中旅游,来到一座叫作 Ax-les-Termes 的小镇,那是一座矿泉水疗养胜地,风景如画,那里离安道尔和西班牙已经不远了,在村中漫步,偶然中我发现一块旅游和历史宣传牌,介绍这座村庄就位于前往西班牙的圣地亚哥-孔波斯特拉的朝圣古道上......1750公里,89天的步行,一路上的艰辛,一言难尽;但是一路上的快乐,也永难忘怀。结束朝圣之路的3年后,沉淀下来的我,终于可以总结和分享我的心路历程了。

国防与国家安全委员会(CDSN) ,法国总统抗疫举措的杀手锏

自从新冠状病毒肆虐法国以来,从前鲜为人知的国防委员会,全称国防与国家安全委员(Conseil de Défense et de Sécurité nationale),如今如雷灌耳,家喻户晓,人人皆知。原因十分简单 :大敌新冠状病毒当前,总统马克龙召集抗疫重臣,敞开心扉,坦言权衡事宜左右,拍板决策,国防委员会议之内的所论所定皆为国防机密,一不用负任何法律责任,二不受议会的监督。如此这般,抗疫部长和高官夜夜睡个安稳觉,全力以赴指挥度,少了些许后顾之忧。

新冠疫苗,曙光还是漫漫长夜中的希望之火?

随着新冠疫情在很多国家的二次爆发,新冠疫苗更成了万人瞩目的对象。一方面,人们刚为一则好消息而欢欣鼓舞,坏消息又接踵而至,造成了越来越多的困惑;另一方面,涉及免疫学和病毒学的高深的专业名词、专业文献又让人如坠云里雾里,无论在山外还是山中都难识庐山真面目。在此想拉开点距离跟朋友们聊一聊疫苗的前世今生和新冠疫苗之事。不涉及具体的疫苗开发,也不求面面俱到,只希望能让大家知其然亦知其所以然,不迷失在各种传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