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懂法国黄马甲社会风暴:十问十答

Arcgilletsjaunes

【法】朱元发 博士


该文已于2018年12月9日在《加拿大和美国必读 》发表。《加拿大也有黄马甲游行?你先要知道法国黄马甲背后的真相!》(原创: 朱元发 )
(编者按:“12月8日上午,加拿大多地也出现了一些身穿黄色马甲的抗议人群。似乎他们在刻意模仿广受关注的“法国黄马甲”。但是加拿大这群人活动目的是希望阻止特鲁多政府将于12月10日签署联合国的《全球移民协议》。
虽然都是身着“黄马甲”向表达诉求,但法国那边无论是规模还是诉求点都与加拿大这帮人完全不同。那么法国人参与“黄马甲”行动的原因到底是什么?整个活动是不是真的很混乱呢?”


国于2018年10月21日发生了举世闻名的黄马甲(Gilets jaunes)社会抗议游行运动,一时间风起云涌,尘土飞杨,形成很大声势。自11月24日以来,在世界上最美丽的大街 - 香榭丽舍大道上,不到万人的游行抗议原本是法国民主政治生活中司空见惯的家常便饭,但因少数极端的无政府主义信徒,职业肇事者混在游行队伍之中,他们一如既往趁火打劫,焚烧公共设施,抢窃商家财物,就地拾物武装自己,与警察对峙。巴黎瞬间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烽火连天的暴力场面布满全球的电视屏幕,报刊杂志和网络页面。华人钟爱的微信平台上也出现各种评论,如冬日的鹅毛大雪一样铺天盖地,人云亦云,缺乏全面、客观的分析。

砸抢烧的场面经过画面的定格和渲染,给法国境外的世界传递一个错觉的印象 : 巴黎沦陷了,法国又一次大革命开始了。

与此同时,各种山寨版的解读层出不穷,无稽之谈满天飞。以肤浅的解析和自以为是的推理演绎去解读法国复杂的政治格局和现象,可悲也!

笔者鉴于职业操守考虑(任职法国政府),本无评论此次黄马甲社会风暴之意,现受《美国华人和加拿大必读》公号之邀,仅以《五月爱丽舍宫 - 马克龙政权和法国政治生态》作者的身份对黄马甲运动作一个一分为二的冷静解读 :十问十答。


第一问 :关于黄马甲的新闻报道和专题评论铺天盖地,观点大相径庭,如何鉴别真伪?

听则明,偏信则暗,静观察,多思考。

如今社交网络盛行的时代,出现了一种“后真相”(“post-truth)现象:指的是网上充斥着大量凭空无据的造假新闻,其作者无视客观事实,凭着自己的揣测和感觉,或为了自身利益,或盲目迎合大众心理,博取眼球,强化偏见的舆论生态,以雄辩胜于事实,态度决定是非为特点。

为关系社会的一成员,应该尽可能去翻阅各种编辑方针不同的报刊杂志,听取信服度高的电视新闻,不可为耸人听闻的标题党所吸引,凡事学会一分为二多角度看问题,反思问题,即可接近事物的真实面。

分析评论之时,除了带着批判的眼光看问题,也要用建设性的眼光换个角度看问题,如你若处在黄马甲的社会境地,你会如何行事?若你是总统或总理,你又如何来对待黄马甲运动?


gilletsjaunes

第二问 :黄马甲(Gilets jaunes )是什么东西?

马甲在法国家喻户晓人人使用源于2008年启用的交通安全保护措施,每个驾驶员路遇紧急情况,离车时必须身着黄马甲。

庸置疑,选择黄马甲作为社会运动的标识,此举独具匠心,是交流传播的天才之作 :装备便利,颜色醒目,组织成群集合,易如反掌!


第三问 :黄马甲运动的深层政治背景是什么?

所周知,马克龙在2017年竞选法国总统宝座时,锁定的选举群就是法国中上阶级。马克龙竞选纲领的基础是经济学上供应学派理论。该学派的指导思想是自由主义思潮,主张市场自动调节。其主要措施是减低税收和企业的各种负担。降低高收入家庭的税率,鼓励储蓄,分享增值利益,减少国家财政赤字,放松管理(déréglementation)。该政策无疑是首先为上层阶级和老板阶层谋利益。因此,马克龙上台一直没有恢复财富社会分配税(L'impôt de solidarité sur la fortune - ISF) 。

克龙主张推行供应政策:提高企业创造力,生产力和各种服务行业的竞争力。中长期政策:国家帮助企业增加投资。短期措施:一方面,降低企业的各种分摊税;另一方面,通过调整工资和工作时间(企业与员工商榷)来降低劳动成本,从而达到降低产品成本的最终目标。在减少企业成本的同时,也减少了国家的开支。另外,马克龙认为一方面,国际经贸环境不可更改,最好的策略就是适应;另一方面,欧盟这个现实又不能无视。法国的产品首先必须在欧盟内提高竞争力,然后再远销欧盟之外。

掌大权管理国家如同挥手分蛋糕。法国的中上层人若得到大块的蛋糕,那么下层阶级就只能拾点残羹剩菜了。换句话说,得益太少,毫无增加购买力,以而改变日常生活之望。这就法国黄马甲抗议运动的深层政治背景。下层人的气愤之情和抗议游行之事是迟早发生的事件。


第四问 :黄马甲运动为何一夜之间风起云涌?

单地说就是崇高的环保理想与残酷的现实之间的无情冲突。

2015年国际气候大会在巴黎举行。那时法国全国上下全民积极响应号召,履行公民环保责任,人人都成了百年环保大业的捍卫者和勇于牺牲自己利益的高尚者。的确,在法国当今社会里,每个法国人都有相当的环保意识,都愿意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脚踏实地为环保事业做点实事。

是乎, 环保能源转型不仅成为了政治正确的光明之道,而且给政治家管理国家,调整经济和税收提供一次极佳的政治机遇。

克龙政权认为政治时机已到,启用税务机制 :燃油和电能源的涨价。旨在一箭双雕 :一能强化环保具体措施,二能增加国家财政收入。

价措施对所有的法国居民来说应该说都是一视同仁的。但是,对那些入不敷出的低收入者,每月中旬就已囊中羞涩的无产阶级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日常生活愈來愈艰辛。另外,近年来,法国经济增长缓慢,失业率居高不下,加上物价上涨,普通人的购买力已在下降,而低收入的购买力则下降到难以忍受的危险地步。

会不满情绪暴涨,像灌满了硝药的桶,一点就燃。随着政府的涨燃油税方案出炉,黄马甲运动就应运而生了,且风起云涌,声势浩大。更有唯恐天下不乱者,推波助浪,激化矛盾。大有马克思所说之势 : 无产阶级在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而得到的将是整个世界!


champs-Elysee

第五问 :香谢丽舍大街游行时发生的打砸抢是史无前例吗? 对于已经数次出现暴力的游行,政府没有权力不予批准吗? 法兰西的光芒由此褪色了吗?

先,游行示威抗议是法国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基本权力,更是法国民主政治生活中司空见惯之事。然而在任何一次社会活动中,总混有一些极端分子,极右的或极左的,还有职业肇事者,他们趁机闹事,借着游行示威的机会以泄私愤,唯恐天下不乱。

例一,2005年底,法国出现郊区持续三星期的暴动,事态严重,损失惨重 :四人死亡,暴动者受伤者甚多,但无官方统计,217名警察受伤,8900多辆车被烧,144辆公共汽车受击,300多栋房子被损害。4770人被拘捕,4402人被拘留,763人被判监禁。最后政府启用宪法第16条,实施紧急状态,有理有节地平息了暴动。

二,2006年,法国政府为了搞活劳动市场,推出新的改草方案“首次雇佣合同法案”, 法文是contrat première embauche,缩略语CPE),
2006年2月7日,法国各大学生走上街头,抗议"首次雇佣合同"法案,要求政府撤回法案。起初政府态度强硬,结果引发了更大规模的学生罢课和全国总罢工。3月28日这一天,近200万人走上街头游行示威,300万人响应大罢工。当时也出现了严重的打砸抢烧的事件。当时舆论普遍认为,2006年的学潮可与1968年的"五月风暴"相提并论。最终政府迫于压力,撤销改革方案,回归平静。

三,2017年,为了悼念被法国警察枪杀的中国公民刘少尧,6000名巴黎华人华侨和一些法国人在法国巴黎的共和国广场集会。在游行过程中,也有不少极端分子乘机进行打砸抢行为。

次媒体都夸张其辞,好似法国的天要塌了。事实上一切都在政府的掌控之中。切莫少见多怪。

次,从纯法律的角度上讲,无法禁止黄马甲运动的游行抗议行为 。因为黄马甲运动是一个无组织的运动,集会呼吁都是那些自封的发言人在社交网站上发的。没有统一集会申请,就不存在批准和禁止的问题,而宪法规定公民行动自由。偌大的巴黎,防不胜防,不可能在每个黄马甲者身后派一名警察跟着。政府只能依法做三件事 :设置关卡搜查凶器,在打砸抢烧发生后,抓捕肇事者。另外,政府可启用宪法第16条,依法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所有的集会游行都被禁止。游行示威是民主制下的基本权力,但是打砸抢烧永远是不负责任的流氓行为,而且损坏的财务还是靠纳税人的钱来修复的,可气!可恨!

后,香榭丽舍大街被打砸抢烧的场面是可忍孰不可忍,指责政府无能自然是言过其辞。因为,政府一方面只能依法办事,另一方只能采取克制的态度才能平息绝大多数黄马甲者的愤怒之情。游行之后,香榭丽舍大街次日又以绚丽多彩的姿势与各国游客握手言欢。难道这不能说明法国政府的应变执政的能力吗?


第六问 :黄马甲运动有组织吗?黄马甲为什么不与工会和党派联合来产生更大的影响?黄马甲的诉愿合理吗?

马甲运动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仅靠社交网络号召而组织起来的游行示威抗议活动,号称与政党毫无干系的非政活性活动。黄马甲也不想与组织严密,经验丰富的主要工会联手共取大业。黄马甲如此行事的好处是有利于广泛发动政治主张不尽相同的群众。但是黄马甲仍然缺乏组织经验,并且没有党派和工会的财力和物力支持,黄马甲运动就很难坚持下去。仅靠周期六的上行街抗议,没有团结一致的行为,没有妥协的共识和集中的诉求,没有自己维持安全的队伍,让极端分子趁机打砸抢, 在某种程度上会失去舆论的信任和支持!

马甲的诉求无可厚非 :增加购买力是人心所向。在郊外和乡下开车上班是挣钱养家的一种手段和技能,燃油年复一年的涨价无疑给收入底的弱势群体增加了新的负担。政府用税收强制能源转型,达到环保的同时,应该首先考虑发展公共交通系统。

马甲的最初诉愿已从政府那里得到了满意的答复,可是如果政府无限制地满足黄马甲的无限制的要求,那么法国将会立即失去应有的基本社会平衡。谁上台都无法管理好乱摊子。


Macronetgilletsjaunes

第七问 :在黄马甲强烈抗议下,特别在香榭丽舍大街的打砸抢烧之后,马克龙让步,放弃了环保能源转型税收制,可随之而来的国库亏空,咋办?

民主制度下,权利通常是争取而来。民众的游行示威抗议与政府让步赋予利益是一个其本的游戏规则。
从本质上看,请愿者的欲壑难平,政府不可能听到抗议声就敞开国库,否则,国家早就破产。
11月中旬,法国政权核心领导者(总统,总理和内政部长)早就搜肠刮肚,冥思苦想:黄马甲运动群龙无首,难以捉摸。不过,三大头皆认为不可掉以轻心。毋庸置疑,法国政府早就准备好了各种对策,而且会根据时势的演变,审时度势,及时调整操作方案。任何指责当权者愚蠢之辞,皆是用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从12月8日走势来看,可能是黄马甲运动的转折点 :

-克龙政权让步了,取消了即将实施的环保能源转型税,但是总统头痛的事设完,削减国家开支乃是杯水车薪,欠空的税收必须得补上。比较严肃可信的作法是,国家进一步举债,危险是超过欧盟统一货币的现定的3%赤字幅度。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管理国家亦如此。法国的改革又一次延迟了。法国的改革永远是前进一步,退半步!
这个残酷的现实,法国的有识之士的都看到了,各派人士均感到理应有点历史和民族责任感,放弃政客们与生俱来的权术意识,对得起法国选民。

-    克龙政权调动了相当可观的警力(8000多名警察,军用城市装甲车,骑士警察),警察人数几乎与黄马甲人数相等。游行之前已抓捕了一批在警方挂名的危险分子。游行时见到打砸抢烧者立即拘捕,巴黎的主要警察分局腾出位置,接待大批被拘留者。至12月8日18时公布的统计在全国己抓捕了1000名肇事者,  其中巴黎抓捕737人。法国媒体众口一词 :政府使用的策略相当有效,全面控制巴黎局势,法国人民放心了。

-    马甲的游行比前两次平静,克制。

-    国的公共舆论已开始转向了,对游行时夹带而来打砸抢烧开始吐槽 :国家为维护安全的开销和损失的财物都是每个法国人的血汗钱。

-    体报道已聚焦肇事者的胡作非为,以此引起公愤。

-    多政客都公开呼吁黄马甲保重冷静,拥有责任感,对国家要负责任。

据说下星期,马克龙总统将对国民致辞,审时度势,顺势而行自然是根本原则。


第八问 :自黄马甲运动开始以来,民意测验中,法国人的对他们的支持率相当高,该运动真是深得法国人的人心吗?

所周知,在法国,只要是关于扶贫、助贫、慈善、援助弱群体的有政治意向正确的人道事业活动,在民意测验中支持指数一定很高。
法国公共舆论研究所(IFOP)进行跟踪民意测验,提问是 :

-    知道,黄马甲运动呼吁开车者堵塞道路,以此获得降低燃油税,该运动已风起云涌。
-    对该运动持何种态度?

IFOP最新发佈的12月3 - 4日的调查结果是 :46%的法国人支持,26%的法国表示同情,两者共达72%。这样的支持率的确超高,对黄马甲运动无疑也是一个极大鼓励。
但是身着黄马甲者也不能高兴太早,不动脑筋的政治评论更不能以此立证。因为这种超高民意测验指数决非试金石,道理十分简单 :若在提问时加一个前提如下 :
-    你知道,黄马甲运动呼吁开车者堵塞道路以此获得降低燃油税,该运动已风起云涌。
-    你知道,羊毛出在羊身上,减税就意味减少国家税收,你是否愿意另外交点税来具体支持黄马甲运动呢?

笔者相信支持指数恐怕就不一样了。喊口号,唱高调容易,但是一旦触及到自己的直接利益,就是另一种调子了。因此,这些民意测验的结果对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说明意义。

法国人说,统计分析,政治民意测验与超短裙一样:吸眼球,藏核心,晒皮毛!总而言之,民意测验也许与中国的迷信一样,不可不信,不可全信。


第九问 :黄马甲会导致法国严重的政治危机吗?

至今为止,导致法国严重政治危机的决定性因素未见端倪。

A.  若黄马甲运动在短期内继续升温的话,法国政治生活中可能发生如下变化。

1. 反对党在国民议会提出对政府的不信任案。但是推翻政府的可能性是零。因此,马克龙总统的共和前进党在议会占绝对多数,组阁的政府源于国民议会的多数派。

2. 大幅度调整现任内阁成员,释放应有的调整执政方针的信息。

3. 总统马克龙更换总理。法国媒体认为在面对黄马甲运动中,总理爱德华·菲力普(Édouard Philippe)脾气僵硬,刚中无柔,冷酷无情的形象昭然若现,似乎不利于心平气和地走出危机。在第五共和国的政治博弈中,丟卒保車是惯用的政治伎俩。总理永远是总统的保险丝,保险丝该烧时就得烧掉。换总理总是总统平息民愤,明哲保身的第一步棋。

B.  不可发生的政权组织变化。不论黄马甲运动的走势如何,法国不可能出现68年学生运动导致的政治危机。总统马克龙不会辞职下台,国民议会不可能被解散,参议院也不可能被取消。即使口号震天响,总统和两院的合法性决不可能动摇。

但是历史不会忘记风起云涌的黄马甲对马克龙总统执政生涯的不可低估的影响。这无疑是马克龙执政五年的的转折点  :

首先,一向自信无比,意志坚定的木星总统(法国媒体送给马克龙总统的外号)开始动摇了,如何执政是好?

其次,政治初衷难保。木星总统将法国温和的右派和左派抽出其本簇党,并以他们为基础,将法国社会的主流思想变成社会-自由主义阵营。以此靠近德国执政党,法德珠联璧合,在全球化中抱团取暖,巧取一席之地。

但是,法国的木星总统右手边的德国铁娘子默克尔总理深藏不露,刀枪不入,韬光养晦,德国利益至上,德国繁荣富强。而在马克龙遥远的前方,美国那位不可控制的出格政客特朗普敢说敢为。相形见绌啊!

法国的马克龙总统深感任重道远啊!


第十问 :在法国存在改革之道吗?改革是否如蚍蜉撼树?


此次的黄马甲行动,和2006年的反首次雇佣合同(CPE - contrat première embauche)的全国性行动,如出一辙,既非首次,亦非末次。历届法国政府,面对世界经济全球化的局势和法国经济的每况愈下,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他们都清楚,改革是唯一可以让法国走出困境的一条渠道,他们更清楚改革的艰难性,任何一个阶层都不愿意做利益的牺牲者。反对者从小范围的游行示威开始,稍不留神,就如星星之火,燎原到全国各地。示威演变成全国性的大罢工,一场极端群体的打砸抢烧的暴力,这些对峙和较量的结果,是对本来就萎靡不振的法国经济无疑又是雪上加霜,最终还是法国人自己买单,承受后果!

结构性改革是法国昌盛的必经之路,但是具体落实则如蚍蜉撼树谈何容易。所有的法国政治家,政治家的幕僚和法国政治现实的观察者都深知:第一,改革是权力和利益的再分配,只有在不损害既得利益者已有利益的前提下,给一部分赋予新的权力和利益;第二,法国的历史、文化、价值观念和法国人民的精神面貌似乎决定社会主义式的法国经济和社会模式,即与北欧国家一样:征收超高的社会保障分摊税,提供相应的社会高福利(医疗、退休、家庭补助和社会援助),而与英美和近年来中国的社会发展模式大相径庭:疯狂的自由主义经济发展至上。因此,在法国实施大刀阔斧的改革,如履薄冰,只能是愚公移山。况且,法国存在一种奇葩的社会现象:多数派沉默不语(Majorité Silencieuse),少数派飞扬跋扈(minorité bloquante)。(《五月爱丽舍宫 - 马克龙政权和法国政治生态》第107页)。

法国改革,何去何从,全世界拭目以待!


 

同一作者的其它文章

- 法前总统奥朗德重返政坛?一场回到未来的好梦难圆!

- 山不转水转,女政治家罗娅尔跃跃欲试,欲东山再起

- 特朗普继续锁定选民芳心,美国中期选举的另一种解读

- 法国极右派父女为钱打破头,生姜仍是老的辣

- 法国左右政客能言善辩!谩辞哗说,脸不变色心不跳

- 法国新选国民议会议长 :拜宜霍(Bayrou)孤注一掷,民主运动党(Modem)自取其辱

- 从难民之子到法国歌坛泰斗的路有多远?缅怀查理·阿兹纳弗(Charles Aznavour)

阿Q式少见多怪并不可笑,可笑的是不欲多见 ( - 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阿Q:中国国家话剧院话剧《人生天地间》法国巡演)

- 歌星介绍(朱元发): 法国歌坛传奇大师恩里科·马西亚斯 :歌声情怀诉恳凄婉,性感迷人,浪漫至极  --  法国歌坛大师恩里科·马西亚斯 : 爱无所求 (L’amour, c’est pour rien )

《五月爱丽舍宫》的读者,听众和支持者,je vous aime (我真爱你们)!

三大卷《留法四十年》: 你我的梦想,你我的风采

- Une femme amoureuse : 《卿心为君倾» (【塞纳丽人行俏译名歌】: Une femme amoureuse)

- 只为与你相见 - 古雍石畔(La Roche-Guyon)千年雅丽古村行

-【爱恨交加谈欧盟】: (欧盟个人隐私)数据保护总则(RGPD): 欧盟的装甲车开动了

- 法国公立与私立中学的优劣排名,社会分层初见端倪

- 从黄瓜理论探究法国的衰败和崛起

- 法国人的情爱 : 清心寡欲守贞牌?浪漫开放随便来?- 法兰西不朽的文化耕耘者和摇滚法国英雄走了,'我真爱你' (Que je t'aime)

_ 法国《世界报 - 中国特刊》的另一种冷静和理智解读


Livrez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