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三人网,一个欧洲华语论坛

立足欧洲,本网站的宗旨是通过讨论,互动,认识,为深入了解欧洲提供交流平台。
欢迎大家参与,发表文章和参加视频讨论。要成为网站的参与者,请事先创建账号。

联系邮箱:info3ren@gmail.com

 

法广(FRI)采访刘学伟谈法国大选:马克隆不可掉以轻心(原名:寄望马克隆再创奇迹)

“”

如果说马克隆最终会胜选法国总统不存悬念的话,接下来的立法选举的前景将不会简单明了。估计政治根基浅薄的马克隆在执政路上将会困难重重。为什么这次选举会如此诡异?各派力量间此消彼长背后的原因是什么?立法选举以及政府组阁前景如何?法国政治未来何去何从?推荐阅读老同学刘学伟的分析。 -鲁鲁提要

刘学伟谈法国大选:马克隆不可掉以轻心

(原名:寄望马克隆再创奇迹)

作者 流芳

播放日期 27-04-2017 更改时间 28-04-2017 发表时间 14:30

 

法国总统大选进入关键时刻。随着声称“非左也非右”的“前进党”领导人马克龙和极右翼党派领导人玛琳娜-勒庞在第一轮选举中的胜出,法国传统党派争夺大选的态势遭到彻底颠覆。在第二轮争夺战紧锣密鼓地展开之际,多个政党的领军人物纷纷发出呼吁,无论是明确要求选民在第二轮投票中支持马克龙、还是抵制极右翼党派领导人玛琳娜-勒庞的呼声,纷纷传递了一个信息,即:共和国精神不容侵犯。如何展望法国大选前景?极右翼党派在本次选举中是否已大势已去?法国未来五年的政治版图将呈现怎样的局面?对此,旅法学者、历史学博士刘学伟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法广:首先请谈谈你如何看待本次法国总统大选第一轮选举结果?这一结果是否出人意料?

刘学伟:这次的结果大家都知道。马克隆拔得头筹24%,紧追其后的是勒庞21.3%。两人进二轮。第三菲勇20%,第四梅朗雄19.6%,第五阿蒙6.4%。由于法国民调机构的杰出工作,这些结果与他们的预估非常接近,因此大家都不觉得有大的意外。相对有点小意外的是如下几点:第一、梅朗雄一个月来暴升的8个百分点来自何处?大家都看到的是其一多半都是倒霉的阿蒙让出来的。但这还不够,然后应该是勒庞的和马克隆都让出了一点。第二、从今年1月以来,菲勇丢失的7%都归了谁?那基本上就都归了马克隆。

勒庞没有拔得头筹,梅朗雄功劳最大。但那是前面拒虎,后门进狼。极左对法国的危险并不比极右小。菲勇的分数让马克隆拿走,当然还强过被别家拿走。因为马克隆毕竟属于中间派,中间到了中国人说到骑墙的程度。他的左右逢源,其实有很大偶然,就是菲勇因为遭遇“空饷门”。若非发生此事,单凭他的形象和中得不能再中的纲领,他很难得到大位。这个位置本来真的应当是属于共和党的。但是共和党不走运,选中一个有破绽的代表,而这个破绽又被敲开。马克隆走了大运,但也留下根基不稳的隐患。他不是凭实力实打实上去的,是交了好运而已。一个比喻,田径比赛,本来的第一名摔了跟斗,第二名才成了第一名。此之谓也。

法广:马克龙与玛琳娜-勒庞的争夺战是否大局已定?玛琳娜-勒庞是否注定失败?

刘学伟:法国的民调现在可是有信誉了。根据最新民调,到今日,马克隆当以62-65对35-38的比数胜选第二轮。由于差距超过20%,这里翻盘机会的确不大。

但是马克隆不可掉以轻心,不可忙于庆祝胜利。他的宴会已经引起许多非议了。而马琳娜·勒庞已经辞去国民阵线主席职务,全力竞选二轮。

其它各党的确多数在表态支持马克隆。一致排斥国民阵线的“保卫共和联盟”依然有效。但是也不是没有杂音。比如梅朗雄就没有号召他的支持者转而支持马克隆。如前所述,他的选民与勒庞有相似性,多是社会底层。极左和极右其实相通。前面说过,他的选民有约5%是从极右那里接来,现在恐怕得还回去。那个从左到右的政治光谱其实应该改成环形。中左和中右在前面相接,极左和极右在背后相接。

马克隆无疑代表中产阶级。但同样代表中产阶级的共和党内也有杂音。该党很大一批重量级人物不愿表态支持马克隆,只是表态不会支持勒庞,那就是弃权或投白票。

马克隆必须全力竞选,谨慎表态,否则还是有可能大意失荆州,就和2002年的若斯潘一样。

还是2002年,希拉克有“保卫共和联盟”护身,第二轮得到空前恐怕也会绝后的82%的选票。现在的大局可不比当年。小勒庞已经努力把自己洗白,她被大众嫌弃程度比老勒庞可差多了。

法广:第二轮选举尚未见分晓,各主要政治力量已将目光瞄向随后将在6月份举行的立法大选上。与以往相比,今次立法大选有什么特点?将形成怎样的格局?

刘学伟:假设是共和党的代表上位,这个立法选举就会一帆风顺,波澜不惊,共和党会得到议会的绝对多数,一如5年前的社会党,然后的施政就会相对顺遂。现在情况就会非常复杂了。

我们再假设勒庞上位。借她的顺风,国民阵线可能会有近百位议员上位,但不可能更多。总之她的议员数目会离577个议席的一半289席隔天远。而且其它的大概、几乎所有的党派都不会肯与她结盟。她提名的总理根本就不可能被议会接受。三个总理提名作废以后,想来她只有选择与她的政见相对最接近,十之八九是议会最大党的共和党人做总理,施行共治。

当然前面已经说过,她赢得第二轮的可能性很小,除非马克隆犯天大错误,或发生规模巨大的恐怖袭击。

现在我们来假设可能性大得多的马克隆上位。同样借他的顺风,他的前进党也可能赢得数十最多不会达到100位的议席。前进党的优势是,不像国民阵线,它不是那么孤立,不是那么丑陋,在选举过程中和在议会的斗争中,它都可能与其它党派达成各种至少是临时的结盟或妥协。但它比国民阵线更不足的地方是,它的根底太浅,在地方没有桩脚。无数的议员在地方都已经耕耘了数十年,市长议员都没有任期限制,多的是终身诸侯。前进党资历最多一年的空降人物实在难于把他们中间的任何一个撬翻。带枪投靠的会有不少。其中最大的自然是Modem的贝鲁。但显然还不够。本人怎么为其乐观估算,他可能招呼拢来的政党联盟离议会的半数289席也会很远。进一万步,这个联盟能够在总理上任时勉强达成,在以后施政过程中都随时可能因任何问题扯翻。非常可能出现法国第四共和国或当下的意大利的状况,每届政府的平均寿命会不足一年。那样法国可是好不了。

如果此路太艰难,下一个选择自然是授权议会中的最大党组阁,那就是共治。可能组阁的最大党十九还是共和党,而且共和党和他的理念至少在发展经济方面还是很接近的。不过如果这样,那这场如此热闹的大选不是白搞了吗?共和党岂不是咸鱼翻生,反败为胜了吗?那些前进党和马克隆的拥趸又如何咽得下那口气?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马克隆能把政党政治的藩篱打破,让各党的大批议员跨党或脱党来支持他。这种了不得的业绩,西方的政治历史上是不是有先例?独立参选总难成正果,不就是因此吗?马克隆用一年的时间,从一个从未竞选过任何公职的素人到十之八九能够成功竞选总统,实在是创造了一个很大的奇迹。但是他若能驯服新的议会,那似乎将是一个更大的奇迹。

9月份,还有现在已经是右派占多数的参议院有一半议员改选。他们是由地方选任的公职人员间接选举。按照惯例,右派已经占多数的这些公职人员必会选出一个右派更多的参议院。马克隆骑在墙上,真希望他是左右逢源而不是左右不讨好。这样法国人民才能幸甚,法兰西共和国才能幸甚。

政党政治,一旦朝小野大,就会万分艰难。毕竟执政党的失败才是反对党的机会。看惯了太多的为反对而反对。不知道在马克隆治下能不能破这个魔咒。

如果马克隆这五年执政再失败,2022年,极左派和极右派,勒庞和梅朗雄在第二轮会师的可能性就会再大许多。我不知道那是不是法国的末日,但那会是欧盟的末日可就确切多了。

法广:法国的这次选举如此混乱、紧张,你觉得其中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刘学伟:大家都看见,不光是法国,去年还有两起黑天鹅事件就是英国退欧和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都是这样的乱象丛生,充满意外。这当然并不偶然。

就说法国这次大选,菲勇坠入“空饷门”当然是偶然的。但勒庞势力的扩大就不是偶然。梅朗雄的口才非凡是偶然,但极左势力在扩展,在寻找代表人物则是必然。奥朗德个人太平庸是偶然,但社会主义的福利路线搞不下去则是必然。

主导现在法国政情演变的大趋势有两个:第一是经济困难始终得不到真正的缓解。这导致了法国社会结构从橄榄形向金字塔型退化。第二是移民、安全和恐袭三个问题搅在一起一直在变本加厉。欧盟则因为在处理这两个问题上无能为力而成为替罪羔羊。

极左派在回应第一个问题。极右派则在同时回应这两个问题。近几年来,经济形势虽无明确好转,但也并未继续恶化。继续恶化的是安全局势,是恐怖主义。这就是极右比极左更得势的根本原因。勒庞还是梅朗雄谁更有口才,谁个竞选更努力是其次的。这也是极左加极右,合并起来的极端势力还在扩展的根本原因。如果这两个问题不能得到根本性的缓解,那就像秋天到了,早晚还是会下雪一样,极端派终究是会上台的。

我们如果把关注点放到这些必然的大趋势上,放到这些大趋势形成的客观原因上,观察历史的眼力就会变得敏锐得多。这是我想与大家分享的诀窍。

再加一段。观察这些大趋势,现在出现了一个新工具,就是大数据,经济和社会现象的大数据。这些数据的变化比选票的变化客观得多,理性(不情绪化)得多。以致有人说:(不是我。)“靠大数据就可以有效治国,投票是多余的,甚至只会添乱。”(比如这次法国大选)。因为:“分析大数据,不仅可以知道你会给谁投票,还可以知道你为什么要给谁投票。”(不是指具体的某一个人,而是指统计学意义上的社会群体。)

【又及】计划赶不上变化。刚才(4月29号晚)得知,数十年一直孤立无援的国民阵线有了第一个还算有一点分量的盟友。这就是本次大选中获得4.7%选票的法国站立党(Debout La France )。该党主席杜彭-埃尼昂(M. Nicolas DUPONT-AIGNAN)已经明确宣布支持国民阵线,并要与其在明天召开共同记者会。这样勒庞的气势当然会增加,她在第二轮中的选票可能超过40%一些了,但还到不了颠覆选局的程度。笔者在本文中的所有分析,还是大体有效。只有假设勒庞赢了那一段,应当加上“地方议员选举和议会斗争中(如果法国站立党能赢得议席的话),她会有一个不大的盟友了。”这当然是法国在继续向极右转的警讯。再用前面那个秋天的比喻:“又是一场秋风至”呀。不过这次应该还是下不了雪。但五年以后显然就更危险了。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