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2018

为什么不谈谈死亡?

每年这个季节,我都会翻出这篇旧文章,仔细再读一遍,看当年的想法有无改变?看今日又长一岁,对生死的观念是否又进一步。 巴黎的墓地很安静祥和,一点儿也不阴森凄凉,尤其在温暖的阳光下。有人给花浇水,有人坐在长椅上沉思或阅读, 也有人安静地抹眼泪。墓碑上的美丽雕塑静静地守护着那些寂静的灵魂。这些人有运气在巴黎这一风水宝地安歇, 倒也是一种欣慰。

法国新选国民议会议长 :拜宜霍(Bayrou)孤注一掷,民主运动党(Modem)自取其辱

2018年9月4日,时任国民议会议议长弗朗索至·德·鲁吉(François de Rugy)辞职不干了,欲入内阁做部长,新的议长选举在即,而总统的前进共和党(LRM, 308名议员)早已内定了候选人和议长…… 2018年9月中旬,议会多数派的联姻 - 民主运动党(Modem, 46名议员)里怨声载道,而其领袖人物,同时也是保罗市(Pau)市长弗朗索瓦·拜宜霍为此气急财坏,怒不可遏,好几天不接总统的电话,似乎早己胸有存竹,准备大打出手,不过先得虚幌一抢,虚张声势 :两步棋,三大拳……

【高彬的译园 - 古诗法译】【唐】李白 早发白帝城

李白(701年-762年),字太白,号青莲居士,唐朝浪漫主义诗人,被后人誉为“诗仙”。祖籍陇西成纪(待考),出生于西域碎叶城,4岁再随父迁至剑南道绵州。李白存世诗文千余篇,有《李太白集》传世。762年病逝,享年61岁。其墓在今安徽当涂,四川江油、湖北安陆有纪念馆。朝辞白帝彩云间, 千里江陵一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 轻舟已过万重山。

【巴黎燕的世界】深秋里的蒙马特高地

王安石的秋天是“空庭得秋长漫漫,寒露入暮愁衣单。” 没有其他诗人记录的肃杀悲凉之气,但也是有点不经意的秋凉和秋愁了:怕着凉要去找棉袄或毛衣了(不知那时有没有?) 我们则沿着教堂前的丘陵缓坡,随着高度,在眼前不同的风景中,到达教堂前,也就是踏上了据称有130米高的山丘:蒙马特高地。 1886至1888年,带着同样的梦想,凡高曾来到蒙马特高地,但是,巴黎没有看到他,除了弟弟提奥,没有人关注他,他要等到20多年后,世界才向他投注眼光,名誉金钱蜂拥而至,但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了!

从难民之子到法国歌坛泰斗的路有多远?缅怀查理·阿兹纳弗(Charles Aznavour)

2018月10月1日星期一,94岁的法国一代娱乐圈明星 : 法国之音大使,混合音乐的先驱者,娱乐圈里名副其实的大帝,才华横溢的演员,法国乃至世界上不可多得的歌曲作家,作曲家和歌唱大师, 查理·阿兹纳弗 (Charles Aznavour,1924年5月22日 - 2018年10月1日)陨落,留下他的歌声,笑容,荧屏形象和他的慈爱之怀,去追随另一个美妙的世界了。

【思慧的色彩】杜比菲的缤纷世界 - 从酒商到艺术大师

杜比菲出生在诺曼底勒伊尔港富有的酒商家中,17岁入巴黎出安学院画画,仅仅出于消遣和爱好,还泛泛涉猎于文学,音乐哲学,语言等领域,并活跃于巴黎灯红酒绿的社交场上,与Fernand LEGER, André MASSON等结为长友。24岁时,杜比菲从父亲手中接过了经营葡萄酒买卖的生意,一做即20来年,直到1943年,杜比菲又重新决定彻底地投入绘画艺术,从此便不懈地追求一种能“瞬际反映真实生活”的艺术。

法国的夜空, 一颗亚美尼亚的彗星陨落 - 怀念法国之声 查理·阿兹纳弗

"命运是你含着眼里的泪水,扼住喉咙,怀着渴望打造出来的" 查尔·阿兹纳弗,一个真正的的法国人,也是一个纯粹的亚美尼亚人 查尔·阿兹纳弗,一个难民的儿子,成为了一个法国的象征 永别了,查尔·阿兹纳弗

智子的星空 ~ Charles Aznavour : 《带我走吧》

惊悉Charles Aznavour刚刚离去,他是个电影明星,歌曲作者和歌手,一个亚美尼亚移民后代,生于1924年,这是一位法国最受欢迎的艺术家之一,9岁就开始唱歌,上周还在电视上看到他的报道。分享他的《带我走吧》,这次他真的走入他歌声中的那个奇妙的世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