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 2022

普京入侵乌克兰,法国一贯亲俄的两位极右派总统候选人出尔反尔,改头换面

在普京讲话的同时,俄军已经同步开始了全面的突击行动。离乌克兰首都基辅2370公里之外的法国,法国的两位报右派总统候选人暴跳如雷,在卧室里慌作一团,歇斯底里狂叫 :”他妈的,真他妈的!”(merde, c'est la merde totale )。曾几何时,不,就在昨天,泽莫和玛琳娜·勒庞是普京的公开追随者,她和他是普京对待乌克兰政策的支持者,她和他是普京铁腕手段的代言人和宣传者。

怒斥光明的消逝——浅读王继小说

去年,当我读完王继的自传小说三部曲《六月悲风》、《八月欲望》和《九月残阳》,我发现,在作者刚毅活泼的外表下,有一颗忧伤的心。我无法想象书写如此血泪的他,跳得出广场舞的轻快步伐。文革,对于许多人来说,是已显得有些模糊或者不愿再追忆回首的十年,但对于这位七十岁的作家,却是一条延绵整个青春的无法愈合的伤痕。这三部私人史,是一幕沉痛的心灵回忆,一部文革社会生活的文字博物馆。主人公带领读者穿越隧道,从童年到青年,历经曲折与黑暗。这些故事诙谐,心酸,悲凉,读之有血肉的痛感。

〖小说〗师傅 by 山琳-寅兮

死亡是留给世界的最高庆典。那天,我见了她。第一眼,我就下了决心,要拿下她。她是今年三月刚从农村抽上来的知青,二十出头,比我小七八岁。她,苗条,高个,卷发,扎个短辫子;小棱鼻子,双眼皮,长得像外国人。虽然她的眼睛不是特别大,但足够水灵。关键是那张脸,简直就和美国影星伊丽莎白.泰勒一模一样。

【思慧的色彩】 窗外的圣母院

在Montebello的塞纳河岸‘幽思默祷’的18年间,我也曾无数次飞往遥远的亚洲,美洲,或差旅或实习或探亲访友,回味见识另外的风情人理。当我每次重新降落在这里,就会不厌其烦地踏遍每一条妙径,深访每一间雅屋,随遇了无数个’名人’或凡人 。直到今天,我离开Montebello之后,又一个18年过去了。两年前被一场大火烧毁的圣母院尖塔仍在修建中,仿佛演绎着凤凰涅槃的绚丽与轮回。车来人往,灯火辉煌的塞纳河边,于我,是一番牵梦的回忆,一段天际的情缘,一刻玄妙的 ‘瞬间’。

Marine Le Pen 马琳娜·勒庞的竞选纲领, 智囊团, 及其选民

卷土重来, 矛头直指2022年总统选举。玛琳娜急不可待,早在2020年元月份就宣布参加2022年的总统大选。2021年9月12日,国民联盟党(RN)在南法的极右根据地弗雷瑞斯市(Fréjus)召开政党新气象开幕大会,旨在动员党的积极分子,撸起袖子,继续政治斗争。玛琳娜·勒庞确认了鬼都知道的消息,她将参加2022年总统大选, 并且任命了以其家族成员为核心的竞选团队,然后走街串户,晚睡早起,穿梭于电台的播音室和电视台演播室之间,今年53岁的玛琳娜精力还真旺盛啊!爱丽舍宫的后花园在玛琳娜的梦中开花,准备了四年的竞选计划在玛琳娜的长征中铺开。

〖寅兮〗2022年大年初一小记

让我魂牵梦绕的,不是故乡,而是和父亲一起走过的街市。如今父亲不在了,那里的街市已是灯火辉煌,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只是没了父亲,此时此刻,我有的只是满心的忧伤。正月初一,头件事是祭奠先人。我的先人昨夜的从梦中来过。我心欢喜!阿弥陀佛!

[法国]左翼阵营同床异梦,右翼队伍心猿意马,在总统大选的烈火中自焚时, 锁定未来的党派重组

前总理瓦尔兹 (Manuel Valls) 断言道 :“右翼重组是本次总统选举中的两大中心议题之一。若佩克雷丝不能进入第二轮投票,那么共和党就会爆炸,若是泽莫进入第二轮投票,那就更是如此。”据法国某些资深的政评家预测 :本次总统大选的特殊格局和右翼阵营的倒戈现象将会摧毁右翼地盘上的传统根基,导致大选后右翼党派的重组,“泛右翼大联盟”可能破土而出。君不知胸怀“鬼胎”,或者眼观未来的政客们在其短期个人生涯规则中已经纳入了失去本次大选的大前提,准备走下一步棋,并且行动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