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总理朔尔茨就2022乌克兰危机的全国讲话

2022年2月24日是我们这片大陆历史的一个转折点。俄国总统普京冷血入侵对乌克兰,发动战争。他的理由只有一个:乌克兰男女的自由妨碍了他的压迫。这是践踏人性。这违反了国际法。任何人、任何事,都无法把这样的行为合理化。

普京入侵乌克兰,法国一贯亲俄的两位极右派总统候选人出尔反尔,改头换面

在普京讲话的同时,俄军已经同步开始了全面的突击行动。离乌克兰首都基辅2370公里之外的法国,法国的两位报右派总统候选人暴跳如雷,在卧室里慌作一团,歇斯底里狂叫 :”他妈的,真他妈的!”(merde, c'est la merde totale )。曾几何时,不,就在昨天,泽莫和玛琳娜·勒庞是普京的公开追随者,她和他是普京对待乌克兰政策的支持者,她和他是普京铁腕手段的代言人和宣传者。

【思慧的色彩】 窗外的圣母院

在Montebello的塞纳河岸‘幽思默祷’的18年间,我也曾无数次飞往遥远的亚洲,美洲,或差旅或实习或探亲访友,回味见识另外的风情人理。当我每次重新降落在这里,就会不厌其烦地踏遍每一条妙径,深访每一间雅屋,随遇了无数个’名人’或凡人 。直到今天,我离开Montebello之后,又一个18年过去了。两年前被一场大火烧毁的圣母院尖塔仍在修建中,仿佛演绎着凤凰涅槃的绚丽与轮回。车来人往,灯火辉煌的塞纳河边,于我,是一番牵梦的回忆,一段天际的情缘,一刻玄妙的 ‘瞬间’。

Marine Le Pen 马琳娜·勒庞的竞选纲领, 智囊团, 及其选民

卷土重来, 矛头直指2022年总统选举。玛琳娜急不可待,早在2020年元月份就宣布参加2022年的总统大选。2021年9月12日,国民联盟党(RN)在南法的极右根据地弗雷瑞斯市(Fréjus)召开政党新气象开幕大会,旨在动员党的积极分子,撸起袖子,继续政治斗争。玛琳娜·勒庞确认了鬼都知道的消息,她将参加2022年总统大选, 并且任命了以其家族成员为核心的竞选团队,然后走街串户,晚睡早起,穿梭于电台的播音室和电视台演播室之间,今年53岁的玛琳娜精力还真旺盛啊!爱丽舍宫的后花园在玛琳娜的梦中开花,准备了四年的竞选计划在玛琳娜的长征中铺开。

〖寅兮〗2022年大年初一小记

让我魂牵梦绕的,不是故乡,而是和父亲一起走过的街市。如今父亲不在了,那里的街市已是灯火辉煌,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只是没了父亲,此时此刻,我有的只是满心的忧伤。正月初一,头件事是祭奠先人。我的先人昨夜的从梦中来过。我心欢喜!阿弥陀佛!

[法国]左翼阵营同床异梦,右翼队伍心猿意马,在总统大选的烈火中自焚时, 锁定未来的党派重组

前总理瓦尔兹 (Manuel Valls) 断言道 :“右翼重组是本次总统选举中的两大中心议题之一。若佩克雷丝不能进入第二轮投票,那么共和党就会爆炸,若是泽莫进入第二轮投票,那就更是如此。”据法国某些资深的政评家预测 :本次总统大选的特殊格局和右翼阵营的倒戈现象将会摧毁右翼地盘上的传统根基,导致大选后右翼党派的重组,“泛右翼大联盟”可能破土而出。君不知胸怀“鬼胎”,或者眼观未来的政客们在其短期个人生涯规则中已经纳入了失去本次大选的大前提,准备走下一步棋,并且行动起来了。

【智子的星空】在记忆中回归故里

歌曲《牡丹江》的歌词里有两句话:“到不了的都叫做远方, 回不去的名字叫家乡”。我们曾经寻找的远方,现在竟然是故乡。还有三天就是中国的新年,一大早就起来开车奔向巴黎的中国城十三区,去采购年货。其实所谓采购年货,与平常采购没有什么区别,丝毫不能与中国的年货相比。之所以去采购,只是想在内心安慰自己,不被中国年忘记的唯一方法是自己不要忘记中国年。

【紫木的天地】羊崽

一群羊,一座房子和三个半人,就是《羊崽》的所有角色和场景。这也许是多年来人物最少、场景切换最“精简”的一部电影,而这样一部由冰岛推送的影片却获得2021年戛纳电影节创意奖。为什么是三个半人?别害怕,这不是恐怖片,而是一部地道的北欧奇幻风格生活片,这“半个”人就是我们将要聚焦的主线。《羊崽》 (Lamb), 导演: 瓦尔迪马尔·约翰松 (Valdimar Jóhannsson), 编剧: 秀恩·西古尔德森 (Sigurjón Birgir Sigurðsson) / 瓦尔迪马尔·约翰松 (Valdimar Jóhannsson), 主演: 劳米·拉佩斯(Noomi Rapace) / 比约恩·西鲁·哈瑞森 (Björn Hlynur Haraldsson) / 赫米尔·希尼·古纳森 (Hilmir Snaer Gudnason)

【2022 | 四月爱丽舍宫-9】梅朗雄为穷人请命,矢志不渝!

梅朗雄是近15年来法国政坛人物,家家喻户晓,人人皆知。与其说梅朗雄是政治论战中寸步不让,永远据理力争的刻薄大嘴巴( La Grande Gueule), 还不如说他是左翼阵线的左翼意识形态的勇猛战士。毋庸置疑,梅朗雄常常假借“政治正确”的制高点来立论,振臂高呼,咄咄逼人。民调显示,梅朗雄的得票率在10%左右。尽管如此,对于左翼阵营的大众预选和其他可能“合伙竞选”,他的信念十分简单,只有其他人屈服他才行,否则免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