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学伟论道】2024法国国民议会提前选举进行时初点评

上周日,6月9号,法国和欧盟其它国家一起投票选举了欧洲议会。8点钟,电视台开始公布初步结果。还没等尘埃落定,9点钟,在法国总统确知国民联盟(以下简称国联)大胜,他的复兴党大败之后,马上宣布解散国民议会,并即时举行新议会选举。
众所周知,第一轮选举6月30号,第二轮7月7号。报名上周日已经截止。乘这个暂时相对稳定时段,本人拟对整个事态做一个简评。
法国的欧洲议会选举的结果实在有若干堪称惊悚的变化:第一,极右派势力比五年前大涨。第二,执政党旧前进党现复兴党及其盟友的得票率骤降。第三个变化是本已老朽的社会党翻身了。第四是环保党势衰。最后是梅朗雄的不屈党也有进步。具体数字周知略去。
从马克龙宣布解散议会至今已经一周有余,已有数个民调预测月底提前立法选举第一轮的投票率的相当稳定的大体分布:国联及其盟友拔头筹,33%,左派联盟据次,25%,居中的总统多数派20%,中右的共和党还是7%,再征服党3%。
至于议席,现在的民调结果大体是这样:国联235-265席,复兴党125-155席,左派联盟115-145席,共和党40-55席,其它5-20席。这些预测都大体靠谱。个人不同意见后有详述。
竞选第一周的重大发展有如下几项:

现实与意识形态 :法国移民问题的另一种解读

前奏曲:马克龙政府的移民法千呼万呼不出来!第一章 100年来增长缓慢,移民人口占法国总人口的10% ; 第一节 1921年至2020年法国移民人口的演变, 第二节 法国移民的来源地, 第三节 移民的社会结构缩影,2019年进入法国的人群特征, 第四节 移民和非移民对法国人口增长的贡献。第二章 法国是欧洲生育率最高的国家,是因为移民吗?第三章 现实、陷阱与反思。

航行自由不是 « 横行 »自由

“航行自由”(FON:Freedom Of Navigation)是美国的一项根本诉求,用来为其海上霸权行径辩护。美国驻华使馆最近发表的文章对其进行了解读和总结, 但远不是国际法认可的航行自由。 我们生活在一个小小的星球上,其70% 的表面被水覆盖。在这些水域里的行为规则与每个国家有关,单方霸权以自由和正义为借口,将其私下和帮派规则强加于所有其他国家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2022年法国总统大选最后一场辩论 - 狭路相逢有备者胜

2022年4月20日周三,在法国第二轮选举前四天,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和伊曼纽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之间举行了一场长达两小时五十分钟的公开电视辩论赛。两位候选人在不同的主题上进行了激烈交锋,主题包括购买力,退休改革,生态环境,世俗主义和俄乌战争,这是一场理性中间派与极右派的对峙,多元主义与民粹主义的对峙。在这场面对面的辩论赛中谁更具有说服力?辩论结果是否会影响周日的选举结果?法国华人应该如何在两个候选人之间找到自己理想的总统?

《致法国人的信》- 伊曼纽尔·马克龙

今天是2022 年3月3日,距宪法委员会设定的提交总统候选人声明的最后期限仅剩下24小时,法国现任总统马克龙以书信的方式向全法国人正式宣布他参加2022年的法国总统大选,结束不是悬念的悬念。马克龙(Emmanuel Macron)之所以等到最后一刻才宣布,是因为欧洲正在发生一场局势日益升级的俄罗斯乌克兰战争,而且这场战争已将全欧洲卷入,马克龙在他就乌克兰战争发表演讲的第二天,没有采访,没有新闻发布会,也没有庄严的讲话,而是选择写一封“致法国人的信”向全法国宣布竞选下届法国总统,尽管显得格外不同寻常却也完全让法国人理解。

刘学伟:对西式民主和非西式民主分野的一些思考

对西式民主和非西式民主分野的一些思考

这是本人近日关于民主的讨论的下篇。

必须承认,现在世界上已经发展到至少是基本成熟阶段的民主只有西式民主一个类型。其它类型的民主都还在发展途中,远未成熟,还没有足够规范的样本可以概括。但我们还是已经可以看到两类民主之间的一些区别。这个最明显的区别,就是,西式的民主基本上都拥有三个特征:普选、多党、轮替。下文把这种民主称之为西式民主。缺乏这三项特征至少之一的民主,则称之为非西式民主。

其实,西式民主还有许多其它更本质的特征,比如宪政、法治、分权制衡、服从多数、但一系列基本人权(比如人身自由权和财产权)不受任何多数的侵犯等。不过这些特征都比较难于界定,不方便拿来直观地区分两类民主。这些特征的普适性和绝对价值比前三点都要高得多,可以或应该甚至必须被非西式民主吸纳。

一、西式民主的普适性

刘学伟:西式民主在中国传播为何如此坎坷?

西式民主在中国传播为何如此坎坷?

两论民主与中国(之一)
(实践/史实//思考/逻辑)

必须承认,现在世界上已经发展到至少是基本成熟阶段的民主只有西式民主一个类型。其它类型的民主都还在发展途中,远未成熟,还没有足够规范的样本可以概括。但我们还是已经可以看到两类民主之间的一些区别。这个最明显的区别,就是,西式的民主基本上都拥有三个特征:普选、多党、轮替。下文把这种民主称之为西式民主。缺乏这三项特征至少之一的民主,则称之为非西式民主。

其实,西式民主还有许多其它更本质的特征,比如宪政、法治、分权制衡、服从多数但一系列基本人权(比如人身自由权和财产权)不受多数侵犯等。不过这些特征都比较难于界定,不方便拿来直观地区分两类民主。而且,这些特征的普适性和绝对价值远比前三点高得多,可以或应该甚至必须被非西式民主吸纳。因此也并不适合拿来区分西式和非西式的民主。

上篇:简述(西式)民主在中国传播的坎坷历程

民主这个概念当然是100%的舶来品,中国历史上完全没有这个概念。民主这个词其实倒是有的。它的意思与人主一样,就是人民的主人,而不是人民当家做主。

法国2020年市镇选举 :绿派与接地气亲民派割韮菜

2020年法国市镇选举陡然是史无前例 :因新冠状病毒肆虐法兰西,第一轮选举与第二轮相差3月有余,自然是史无前例。 法国绿党(EELV)春风得意,横扫一切劲敌,- 跃成为法国政坛的重要党派。 执政党 - 马克龙总统的前进共和党(LREM)攻城无果,空手而归。 传统党派 - 共和党(Les Républicains)和社会党(PS)亲民候选人气抱残守缺,火中取栗,保守半壁江山。极右派国民联盟(RN)巧取中型城市,士气大增。法国共产党(PCF)每况日下,失守历史根据地,梅朗雄的不屈服法兰西党(LFI)消声匿迹,不见经传。政治现实真残酷!

雄文:中美冲突的实质与前景

中美双方的冲突,是针锋相对的两套价值体系的冲突,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生活方式的冲突。双方最根本的分歧,史帕丁准将已经指出了,就是中共认为国家应该由政府控制,而美国则认为国家应该由人民控制。 必须指出,中共这个基本信念,有着深厚久远的民意基础,符合中国的国情民俗。诚如那位在TED讲话的英国光头佬说的,西方实行的是个人主义价值观,认为政府是私人生活的入侵者,是一种必须百倍防范的“必要的恶”。而中国人历来把朝廷看作衣食父母,认定政府是子民唯一可以信赖的“不可或缺的善”。一个拥有无限权力的政府一定会赢得子民的衷心敬畏与竭诚拥戴,而一个权力有限的西式民主政府必然让百姓惶惶不安,六神无主,甚至引来普遍蔑视。在大多数国人心目中,相对于秩序,个人权利一钱不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