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蒙特利尔〗疫情下的音乐会

今天音乐学院Class Concert班级音乐会,家长们不许进入音乐厅,只能坐在外面拿着手机看Youtube视频直播。孩子们则戴着口罩散坐在音乐厅的各处,只有上台表演时才被允许摘掉,不然十几分钟用力地演奏下来,估计口罩里的氧气也不够,孩子们的呼吸也要短促了!

法国总统呈阳性,总理因“密接”隔离 :法国政权怎么转?

2020年12月17日,法国总统府发表新闻稿 :总统马克龙通过PCR检测的结果呈阳性。总统大人中招了可不是小事。而且,总理是“密接者“,不过,总理的检测结果呈阴性。政府发言人马上给出定心丸 :没大碍,总统大人正在视频会议,照样日理万机,为国掌舵,等等!

【渱之巴黎】圣诞老人真的存在吗?

“我和你老师又吵架了!他说这次坚决要离婚”。圣诞节前一天上班时,在街上碰见了李师娘。..... 这天发生的事电影般一幕幕浮现在眼前,惊喜交加,如梦如幻,让人着实难忘。你能不相信圣诞老人真的存在吗? 我忍不住大声喊道“圣诞老人真的存在!”“感谢圣诞老人吧!祝你们圣诞节快乐!”

【陶嘉 】圣雅各朝圣之路第十五天(尾声:从 Bach到 Cahors)

圣雅各朝圣之路第十五天(尾声:从 Bach到 Cahors) : 这次15天的步行,见到了许许多多美丽的风景,享用了许许多多的美食,听说了许许多多动听的故事,但是最能打动我的心的最难以忘怀的是人:各种各样普普通通的人,来自五湖四海的人,有血有肉的人,互助友爱的朝圣者,无私奉献的义工。。。还有在微信上和我沟通的老朋友和从未谋面的新朋友,他们纷纷加入跟上了我步行的脚步,把信任和爱心委托给了我,向我倾吐肺腑之言,给我鼓励,让我感动、感激和感谢,这也许是我这15天旅程最大的收获。

【陶嘉 】塔列朗,一个毕生都在出卖收买他的人的人

Charles Maurice Talleyrand de Périgord, 中文名:查尔-莫里斯-塔列朗,1754年 — 1838年,法国和世界历史上的杰出外交家。1789年起,大革命爆发,法国政坛风起云涌,可是无论是共和国还是督政府,无论是拿破仑称帝还是波旁王朝的死灰复燃多次复辟, 在将近50年的时间里,他在连续六届法国政府中,担任了外交部长、外交大臣,甚至总理大臣的职务。他圆滑机警,老谋深算,权变多诈,云谲波诡。有人称道他是热忱的"爱国者"。可更多的人把他视为危险的"阴谋家"和"叛徒",塔列朗一直以敏锐的嗅觉,左右逢源,处变不惊,是永远的不倒翁。

《似水年华》,普鲁斯特的文学年华似水长流……

读普鲁斯特,不可能是为附庸风雅——虽然这是某些时尚小编为小资们拟定的必读书目之一;也非盲目跟风——某些崇尚法国文化的研究者终于发现一个天大的秘密:「那些法国人哪,都穿紧身泳裤,都在地铁里读普鲁斯特!」普鲁斯特是一块试金石,如果他的读者不是与他性情相若,跟他灵魂的振动有着相近的频率:都有一点敏感,有一点忧伤,有一点自恋,有一点神经质……那么他们是一行字也读不下去的。

〖新书〗《中华智慧》,中法思想的一泓清泉

2020年初,法国巴黎太平洋通出版社推出了一本颇值收藏的中法双语新书:《中华智慧 :成语一百零八句》(Gemmes de sagesse chinoise : 108 proverbes pour toutes les occasions)。作者是法国资深汉学家 Cyrille J-D JAVARY & NI Jincheng (倪金城),据倪金城先生透露,该书他们俩近十年合作与研究的丰收成果。

【陶嘉 】徒步1750公里,我的法国-西班牙圣地亚哥朝圣之路

2005年春,我在法国西南部的比利牛斯山中旅游,来到一座叫作 Ax-les-Termes 的小镇,那是一座矿泉水疗养胜地,风景如画,那里离安道尔和西班牙已经不远了,在村中漫步,偶然中我发现一块旅游和历史宣传牌,介绍这座村庄就位于前往西班牙的圣地亚哥-孔波斯特拉的朝圣古道上......1750公里,89天的步行,一路上的艰辛,一言难尽;但是一路上的快乐,也永难忘怀。结束朝圣之路的3年后,沉淀下来的我,终于可以总结和分享我的心路历程了。

国防与国家安全委员会(CDSN) ,法国总统抗疫举措的杀手锏

自从新冠状病毒肆虐法国以来,从前鲜为人知的国防委员会,全称国防与国家安全委员(Conseil de Défense et de Sécurité nationale),如今如雷灌耳,家喻户晓,人人皆知。原因十分简单 :大敌新冠状病毒当前,总统马克龙召集抗疫重臣,敞开心扉,坦言权衡事宜左右,拍板决策,国防委员会议之内的所论所定皆为国防机密,一不用负任何法律责任,二不受议会的监督。如此这般,抗疫部长和高官夜夜睡个安稳觉,全力以赴指挥度,少了些许后顾之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