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燕的世界】感谢你选择了我!

二十多年前, 我刚怀孕时, 收到我的法国好友,四个孩子妈妈的 德伯嘉夫人的一份特别礼物, 是一本名为【J’ATENDS UN ENFANT等待宝宝出生】的书。这是几十年来, 法国再版多次的畅销书, 也是经典之作,每年更新。谨以此文献给生我养我的母亲, 并携手感恩被选择领受生命的馈赠!

【羽菲梦庄园】金色牧歌

波尔多的葡萄园,一般修剪到1至1.5米的高度,每颗葡萄藤上留下一到两个主干,枝条被引导成横向生长,固定在一排排支撑的架子上,整齐排列着,像极了列队的士兵。当收获的季节来临,葡萄藤约半米高处挂着满满当当的葡萄,葡萄串数不多,但每串都是一大把一大把饱满沉坠的,相当喜人。“壁垒,塔楼,城垛,碉楼,还有成片的葡萄园,舒缓的河流和阴翳的道路。真是奇异无比,浪漫到家了。”法国19世纪现实主义作家梅里美在其散文中如是描写法国的葡萄园景色。

【智子的星空】重返桑多利雅100天

这是一座气势恢宏,精美雅致的大楼,名字叫桑多利雅( Le Centorial),被列为巴黎历史文物,被誉为"银色宫殿",位于意大利人大道上,是曾经辉煌一世的里昂信贷银行总部的延伸。重返桑多利雅100天!这100天里,我每天都在尽情投入自己,去扑捉巴黎的身影,去端详她的美丽,仿佛要和巴黎来了一场恋爱,一场从开始就知道何时结束的恋爱。

【羽菲梦庄园】圣安德烈阿贝尔的雨夜

这是一个没有灯光的雨夜,傍晚的狂风暴雨扫荡过后,留下的一个没有灯光的淅淅沥沥的夜晚。借着微弱的天光,我拿起了著名散文家傅菲老师的散文集《故物永生》随手翻阅,整本书收集了二十六篇有关乡村风土故物的散文,配以朴质的黑白素描画,将乡村的生活景致生动地呈现在读者眼前。

【羽菲梦庄园】壁炉

壁炉的火焰妖娆多姿,给人以温暖,团圆,归宿之感。除此以外,炉火总与食物有着密切的关系,这也许是来自我们远古祖先的基因,围炉而坐,烤点什么来吃吃总是好的。壁炉,作为一个取暖的器具,给人带来的绝不仅仅是身体和内心的温暖,还有一系列的温馨,快乐,热闹,美味,以及生命的原动力。炉火在燃烧,我在火焰的跳跃与柴木的噼啪声中感到安详与宁静……

新西兰杀手“大置换”宣言的摘录与批判

新西兰的恐袭案已经过去一些日子,评论还未消停。杀手塔兰特(Brenton Tarrant)的74页宣言书(以下简称“宣言”)在网上传播。这样的宣言当然会极力传播他的恐袭有理的荒谬理念,广泛传播的确也会有负面影响。但专业或准专业人士可以阅读检视,分析批判应当还是没有疑义。兵家孙子早有言到:“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羽菲梦庄园】巴黎的秋

常住巴黎的人都知道,这座世人瞩目的城市主色调是灰色的,每年十二月到次年四月之间,灰色阴沉的天空,绵绵的细雨总让人压抑得喘不过气来,悲伤的思绪常常缠绕着人们,像藤条绕着树般无法甩开。灰色的屋顶映衬着只剩下了灰色枝干的颓树,灰色的铁塔耸入无尽的灰色天空,像极了卢浮宫里名家笔下萧索的巴黎冬日印象.

【思慧的色彩】光与火的交融 - 法国超现实主义先驱 安德烈·马松

在本世纪所有与光和火擦肩而过的画家中,安德烈·马松(André MASSON, 1896-1987) 是最执着将目光投向太阳的一位。马松把阳光带进了其艺术,太阳照射进了人的面部上,照在树枝上,照在岩石上。他画着秘密的心灵的颤动,可怕的战争烙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