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普京在乌克兰战场使用核武器,法国会动用核威慑吗?马克龙总统胸有成竹,话中有话 !

bombe nucléaire française

若普京在乌克兰战场使用核武器,法国会动用核威慑吗?马克龙总统胸有成竹,话中有话 !

文 / 朱元发博士


前奏曲

普京大帝在乌克兰战场上发飙,使用战术核武器,那么国际社会的反应如何?北约、美国和欧盟作何反应?估计世界上的时政评论家都没有明确肯定的答案。但是,法国的态度经马克龙总统的一席话似乎昭然若揭了。


Macron et nucléaire

2022年10月12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在接受法国电视2台蛮有政治头脑的美女记者Caroline Roux 访谈中,一不小心泄露了天机。

马克龙坦诚道 :“ 法国有一个核威慑理论。我们的理论是基于国家的根本利益 (les intérêts fondamentaux de la nation) 决定的,而且这些利益是非常明确的。…… 比如说,如果在乌克兰或该地区发生核弹道攻击,这根本没有触及到法国的根本利益。"

女记者 Caroline Roux 立即追问道 :"那就不需要作出核反应吗?

克龙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显然,这不符合我们的核威慑理论, 我们有一个相关的框架”。

不知,马克龙总统于2020年2月在法国战争学校(座落于巴黎七区)谈到法国的核威慑理论时肯定道 :“ 我们清楚地认识道 :法国的重大利益现在有了一个欧洲的层面”。

不知,对于芸芸众生来说,所谓的法国根本利 (les intérêts fondamentaux de la nation)或者法国的重大利益(les intérêts vitaux de la France)是一个内涵和外延十分模糊的概念,其具体定义,或者其清单只有历任总统知晓的最高国防机密,另外还得加上在职总统眼观时局和权衡利弊的个人主观判断。


第一节  法国历届总统对使用核威慑的理解和理念

国关于核威慑的主导思想是核武器是一种政治工具。其基本作用是防止战争。核武器不能成为一种胁迫或者使用的武器,它不能与常规武器相提并论。法国拥有核武器的目的皆在国际上不依靠其他任何国家的条件下能够保全法兰西的生存问题。

国核武器的奠基决策者戴高乐将军于1961年12月16日签发总统指令,要求法国的核武器能够摧毁50%的苏联经济命脉。戴高乐在该指令规定 :“ 在十年内,我们将有足够的能力杀死八千万俄罗斯人。不过,我相信有人不会主动攻击有足够能力杀死八千万俄罗斯人的国家和人民。即使他们自己也拥有足够能力杀死8亿法国人,当然是假设有8亿法国人的话。”

国前总统德斯坦在其回忆录里提到类似的数量级打击问题 :核武器“ 作为我们战略打击的目标,摧毁苏联位于乌拉尔山下的40%的经济能力,并使该国的领导机构陷入混乱。 "

80年初,法国核武器最低限度的有效打击能力定为:苏联35%的人口和45%的苏联工业生产力。

1995年6月13日,新当选的法国总统希拉克不顾国际舆论的抗议和国内和平主义的反对,宣布法国重操核试验。2006年1月19日,法国时任总统雅克·希拉克在参观 Île-Longue核潜艇基地时确认可以考虑对 "那些会对我们采取恐怖主义手段的国家领导人 "以及 "那些会考虑使用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人 "使用核武器。然而,他坚持认为,核武器不是常规武器,为了尽可能地限制对平民的影响,法国正在装备更加灵活和精确的导弹,如M51(海对地)和ASMP(空对地)导弹。希拉克总统在演讲中明确指出攻击部队捍卫的国家重要利益尤其包括与法国结盟的国家,从而为欧洲防务开辟了道路。

2008年3月21日,前总统萨科齐在捍卫法国核威慑理论时说 :法国核威慑全方位定位是客观中肯的。法国的核武器不用于预防性打击,是严格的防御性武器,并宣布法国的核武器库存将减少到低于300枚弹头。

2015年,法国时任三军总参谋长Henri Bentégeat 将军在参议院的一次听证会上解释了法国核威慑使用的操作程序 :法国在使用核武器攻击城市,或者说攻击政治、军事和经济等神经中心之前,法国还有可能首先在对民众几乎没有风险的地方进行射击或使用电磁脉冲,这是对对手伤害最小的模式 。这种打击方式被称为 "最后警告 "的方法。此举在于使国家元首在考虑对真正的目标释放核弹之前有一个中间选择方案,并明确告诉敌对国家别忘记法国有核威慑力量,而且法国有诉诸核威慑的决心。如果敌对国家还不明白法国的核威慑可以打击到其重要利益的核心,就必须以这种方式让他们明白这一点,没有什么比最终的警告更能做到这一点。


第二节 法国的核武器力量、装备和作战部署

法国自1960年代年末建立的核威慑力量的原则是持续作战性,充分有效性和灵活使用性。旨在保证国家的生存,并促进法国外交政策的影响,其预算相当于国防装备预算的20%左右。

法国是一个中等核武器威力的国家, 但是其核武器足以保家卫国。


Stat nucléaire

法国的核武器执勤操作方式与法国的核武器主异原则

法国的核武器由潜艇和轰炸机发射的导弹携带。法国有四艘战略远洋部队(FOST)的核动力弹道导弹潜艇(SNLE),以法国西北部的布雷斯特港的半岛Ile Longue为基地。三艘可用的舰艇中的每一艘(第四艘仍在维修中)都可以装备16枚携带数量不等的核弹头的M51导弹。战略空军(SAF)的 "阵风 "战斗轰炸机群中有两个中队承担核任务-,每架都可以携带改进型中程空对地导弹(ASMPA),并配备单一武器。航母可以携带核海军航空兵。


equipement nuclaire en france

 法国的核设施 (本土)


le rédoutable
aire
terre
missile

法国的核威慑力遵循三大执勤原则

第一,持续作战性。核威慑力量执勤持续不停,即使是在和平时期。至少有一艘SSBN在海上巡逻值勤。仅这艘船就可以在任何时候进行核打击,它可以对任何潜在的对手造成巨大损害。

第二,充分有效性。法国的核资源限制在严格必要的范围内。法国从来没有为自己配备 "反武力 "的手段,例如,旨在摧毁对方的核力量。法国还放弃了开发中子炸弹,这种炸弹的爆炸力较小,通过辐射造成伤害,而放射性尘埃很少。到冷战结束时,法国已经拆除了地对地导弹,认为它们的作用不如过去。

第三,灵活使用性。首先,在不断变化的地缘战略环境中,必须能够使威慑性威胁适应国际环境和潜在敌对国家的军事力量。共和国总统可选择的范围早已超越了彻底摧毁对方城市的威胁:目标可以是具体的、军事的或经济的。灵活性还意味着使威慑工具适应技术和军事环境。最重要的问题之一是能够持续地确保这些部队将穿透或饱和对手的防御(反导弹和防空防御)系统。

只有共和国总统可以启动核弹。现有的程序确保总统可以在任何时候启动核武器,而且只有共和国总统可以这样做。


没有结束的结束语 :核威慑、核恐吓,真真假假,真中有假,假中有真

马克龙10月12日关于法国在俄乌战争下使用核武器的声明一时在法国、欧盟和北约引起各种不同的反应。媒体普遍认为马克龙的讲话透露的信息太多,实在不应该等等。

法国《世界报》认为 “ 马克龙先生周三(10月12日)晚间的讲话是在俄乌开战以来核问题言词升级的背景下进行的。在一场复杂的国际博弈中,马克龙首先欲告诉普京,俄国的核恐吓法国做好了准备严阵以待,其次,告慰依赖美国核盾牌的欧洲国家,法国不会袖手旁观,最后与美国总统拜登10月6日提到的“核灾难”相呼应,警告俄罗斯的军事高层。

法国《世界报》提醒道 :若干星期以来,一些军事消息灵通人士透露西方军事参谋部正在制定在俄罗斯冒险使用核武器之后的巨大规模的常规军事反应。

欧盟外交领导人约瑟夫·博雷尔盟 (Josep Borrell) 10月13日星期四表示 :"对乌克兰的任何核攻击将导致回应,不是核回应,而是强大的军事回应,以至于俄罗斯军队将被歼灭。”

北约秘书长 Jens Stoltenberg 的态度则不那么明确 :"北约核威慑的根本目的是维护和平,遏制侵略,防止对北约盟国的胁迫。…… 北约可能不得不使用核武器的情况极为罕见。俄罗斯的核言论是危险的、鲁莽的。而且他们知道,如果他们对乌克兰使用核武器,将会有严重的后果。”

会动用核武器?何时何种情况下使用?估计有权按下核武器电钮的各国领导人也无法准确地回答这个问题。启用核武器是一种自杀性的战争行为!

对历史,面对人民,面对国家的山水,面对自己和亲人的生命安全,任何一位拥有核武器的国家领导人都应该三思而行。

芸芸众生的防核威慑方式只有一个:祈祷 !躲和跑皆无用!


作者简介 朱元发,1983年毕业于武汉大学,同年考取留法博士研究生。1992年以《战后法国社会学发展》博士论文获得巴黎索邦大学社会学博士。1999年考取法国政府
公务员,进入法国里尔地区行政学院深造。2001年毕业后进入法国政府任职,曾任巴黎七大学兼职教师。
著作:《涂尔干社会学引论》,《韦伯恩思想概论》,《五月爱丽舍宫》,《法国闪亮智慧,名人名言800句(中法文对照)》,《丈量巴黎》(主编,2020年),《塞纳丽人行》(主编,2020年)。文章发表于《读书》、《法国研究》和《法国国家科研中心学术杂志》等,最新学术文章:Une transformation socialeinévitablevers une identité commune et un partage de valeurs improbables,in Hermès,C.N.R.S. Editions n°79,2017。


elyseéé en mai
Florilège des sagesses française